图书

驾崩

时间:2013-01-29 09:55   来源:中国台湾网

  驾崩

  孟皇后不为丈夫所喜,偏偏宣仁太皇太后又死了,赵煦亲政之后大权在手,赏罚由心。失了靠山的皇后渐渐受到了冷落。朝中众文武大臣也在为他们当初冷落和轻忽天子买单,大家自顾不暇,对此事更是爱莫能助了。她只好暗中垂泪,为当年的行为后悔不已。

  这时候宫中一个姓刘的妃子因为受到宠爱,慢慢地竟生起了上位夺宫的心思。刘妃初时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宫女。在机遇来敲门的时候,她没有像孟后那样不把皇帝当回事。她长相甜美,且多才多艺,最重要的是把皇帝侍候得十分舒畅,一个是尽心的奉迎,一个是淡然面对。强烈的反差之下,谁都会喜欢前者。赵官家也是凡人,他当然会专宠刘妃而冷落孟后了。

  哲宗每看到孟后那张脸,总是会想起她与自己争道和大婚择日的往事。而且孟后是宣仁太皇太后所立,哲宗心里的阴霾挥之不去。尽管不想再见到她,但因为孟后母仪天下,为天下臣民尽知,而且并无失德之事,一时没有办法往七出上靠,因此只是尽量躲避,眼不见心不烦。

  家和万事兴的道理,孟后也明白,她尽量低调,维系着自己可怜的尊严。绍圣三年,孟皇后亲率后宫众妃嫔朝拜景灵宫(此为祭祀历代帝后神主之位的所在,按四时祭祀)。礼毕,孟后就座。诸妃嫔都规规矩矩地立于皇后身后,只有刘妃站在帘下,背对着皇后等人。

  孟皇后的侍女迎儿心中不平,看到刘妃不敬主子,她一时忍不住,就出声呵责刘妃。

  刘妃不把孟后放在眼中,对于迎儿这个下人的呵斥更是充耳不闻。皇后与众妃嫔心中虽说不满,但是知道刘妃是官家的宠爱之人,也只能装聋作哑。

  转眼到了冬至之日,这天孟后又亲率后宫诸人去拜见向太后。按照宫中礼制,皇后所坐的椅子是朱漆金饰有别于其他人等。随从猜测刘妃心思,为讨好她,也为她搬来一把这样的椅子。

  有人看到了心怀不满,就故意喊道:“皇太后驾到!”孟皇后率众人起身相迎,刘妃不知是计也起身迎接。谁知道等了一会儿也不见向太后出来,众人只得落座,哪料得只听到扑通一声,刘妃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原来有人趁她起身的时候把椅子偷偷拿走了。

  对于恃宠而骄的刘妃来说,这可是大大地出丑。她恼羞成怒,顾不得失礼,扭身怒气冲冲地找到哲宗皇帝,添油加醋告了孟后一黑状。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哭得梨花带雨,哲宗柔声安慰之余,心中对孟后的不满又增了数分。

  刘妃的随身太监郝随劝主子不必伤心,只要多吃点安胎和受孕的药物,为皇帝诞下一个龙儿,皇后的椅子迟早有一天会摆在刘妃的面前。

  这奴才只是一心想着哄主子开心,他的工作就算尽职了。却不知道官家与他的母亲何尝不是坐了多年的冷板凳才会有今天。皇帝大婚数年,后宫这时候虽然妃嫔无数,但子嗣艰难。

  赵官家虽是做了父亲,却只有孟后为他生了个丫头福庆公主。哲宗皇帝这些年来虽然辛苦耕种,无奈是广种薄收,千顷地只有此一根苗。

  还好他并未有重男轻女的思想。政务闲睱之余喜欢到孟后这里,却不是为了看自己的正妻,而是为了逗弄小女以解政事烦扰、舒缓郁闷心情。

  作为天下之母的孟后,首先的美德就是无妒,刘妃可以公开地恃宠而骄,挑战她的权威与她争风吃醋,她却只能隐忍不发,身份和地位不允许她那样做。

  唯其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每到哲宗来看孩子的时候,倒也夫妇相敬如宾,一派祥和。可惜这样的好日子也并不长久,忽一日年幼的福庆公主生起病来,吃了药不见有所好转。

  若能从太医院找一个好的御医慢慢用医药调理,相信小丫头会好起来的。偏偏这个时候孟皇后的姐姐知道了此事,她并不是寻思如何用药等事,却偏偏去请了几道符箓和治病用的符水给小公主喝。

  孟皇后一见大惊,在宫中对这种事特别的忌讳。孟皇后急忙把这些东西收了起来,正好哲宗知道孩子病了,关切地前来探病。孟皇后不敢隐瞒,把这事和丈夫说了后,并当着哲宗的面把那些符箓烧为灰烬。

  哲宗对于大姨子的行为并未深究,只是笑着表示理解。此事虽然过去了,可是没过几天,宫中就有了厌魅之事的传言。原来这件事被刘妃贴身太监郝随侦知了,于是经过别有用心的一番演绎,立即在宫中谣言四起。

  不久,孟后的养母燕氏、尼姑法端和供奉官王坚为皇后祈祷神祠。这几位是嫌乱子还不够多,尼姑不好生地诵她的佛,跑到宫中趟浑水也是想要自度度人。刘妃和郝随听说后,立即在哲宗面前诋毁孟后。哲宗本来不是个耳根子软的男人,但是他在众人一番撺掇之下,心中对孟后的积怨重新喷发。他命人从重从快从严地审查,重刑之下,必有冤假错案。何况受刑的全是些柔弱的宫女和小宦官,于是冤案办成了铁案。

  绍圣三年九月,燕氏、尼姑法端与王坚几人被处以极刑。哲宗废掉孟皇后,令她居瑶华宫,号华阳教主、玉清净妙仙师、法名冲真。

  而看到孟后被废,朝中一些大臣上表章反对和提出异议。哲宗更是以为这是宣仁老太太阴魂不散,跳将出来挑战自己的权威。直到那些上疏的臣子贬的贬、谪的谪,哲宗的一腔怒火才渐渐平息下去。

  在孟皇后被废的次年,刘妃进位为贤妃。看到距皇后的宝座更近了,刘妃鼓足干劲,为了实现理想尽心竭力努力奋斗。

  天道酬勤,付出总有回报。元符二年八月,刘妃撞到了大运,她中了特等奖,生了儿子,哲宗从此后继有人。

  作为报答,哲宗也出手豪奢。等到刘妃出了月子,便荣升为“皇后”。令人深感人生无常的是——这个被取名为“赵茂”的孩子不到三个月就龙游大海了。他的到来为母亲带来了盼望已久的尊崇地位,同时也为自己的父亲送来了勾魂索。在他早夭后的三个月之后,赵煦也一病不起,驾鹤西游。

  在哲宗短暂的一生中,后宫女子为他生有四女一子,可惜多数早夭。

  哲宗亲政的数年乏善可陈,并未有所建树,与西夏作战也只能用惨胜形容,可是他却是承上启下之人,靖康之难的最终发生,责任不能完全推在他的继任者身上,他也有份。

  第二章新君登基一语成谶

  哲宗的突然驾崩,使朝野上下吃惊之余又手足无措。哲宗死时年方二十五,却并未曾留有子嗣。宋帝国政权顿时出现真空状态。国不可一日无君,谁承继大统的重要问题摆在了众人面前。关键时刻,神宗的向皇后挺身而出。

  本来向皇后无意留心政事,但是在非常时期,这个女人不得不走到前台,下旨传唤诸王与众大臣入宫。神宗共有十四个儿子,如今健在的五子依次是申王赵佖、端王赵佶、莘王赵俣、简王赵似、睦王赵偲。

  几名宰辅重臣见向太后一反淡泊政事的常态传唤他们入宫,没有来得及相商就进宫见驾。向太后开门见山地征询章惇等:“先帝无子,应当立何人为帝?”

  几个大臣面面相觑,一时都不敢贸然开口。要知废立之事非比寻常,站对了队就会有拥立之功,从此尽享尊荣。如果胡乱说话非但身败名裂,更可能会祸及子孙。几人都是久经政治风波的冲浪高手,哪会在这个事态极不明朗的时候乱说话呢!

  殿上顿时出现冷场,见所有人沉默无语,一人越众而出。众人看时,正是章惇。这位名列《宋史》的大奸臣,放在今天绝对是一个特立独行的大好男儿。

  章惇当年在考功名之时,其名次在他侄儿章衡之下。他深以为耻,竟重新去考了一次。考功名之竞争的激烈程度远超今日考公务员。试问有哪一人敢于在考取公务员暗呼侥幸之余,胆敢再去做一番尝试呢?从此事就可以知道章惇年轻时就是有一种不服输的好胜心理。

  这种脾性说得好听点就是执著,说得难听点就是一根筋。观章惇一生,这种一根筋的精神贯穿始终,且老而弥坚。

  神宗时因为与西夏用兵失利,宋神宗心中的愤怒无处发泄。此番领军之人便有宣仁太皇太后的叔叔高遵裕。神宗最后迁怒于一名漕官,下令立斩。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