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困在躯体内的痛苦灵魂——精神分裂

时间:2012-07-26 08:42   来源:中国台湾网

  这是一个实验,同时向正常人和精神分裂症患者展示两种非常相近的颜色,要求他们做出微妙的联想来说出两种颜色的不同之处。

  正常组:

  A:上帝!这有点难,它们几乎一样,这个似乎更红一些。

  B:它们也许是臭豆腐的颜色,也许是粘土的颜色。其中一个比另一个更偏红一些。

  精神分裂症组:

  A:这愚蠢的颜色是一碗鲅鱼的颜色,加入蛋黄酱后,就会更有味儿,把它放在一边,吐满一地。把鱼吐出来!

  B:化妆品,这是海藻泥的颜色。你把它涂在脸上,就会有人认为有家伙在追你。等一下!我可没把它涂在脸上,也就没人会追我。女孩会涂它。

  作者:嘿,你好!这位戴帽子的先生请留步,我听说你总是在帽子里藏片铝箔,为什么啊?

  帽子先生:嘘,小点声,不要被它们听到!

  作者:谁?

  帽子先生:火星人哦,我装上铝箔是为了不让他们破译我的想法!

  ……

  作者:嗨,坐在那边的女士你好!干吗哭丧个脸?

  静坐女士:Bitch(婊子)!

  作者:哦,说脏话可不好。

  静坐女士:我刚才听到上帝的声音,他说我是个婊子!难道你没听到? 

  ……

  作者:你好这位男同学,能和你聊两句吗?

  男同学:什么事不能放到以后再说?什么事不能?

  作者:你很忙吗?

  男同学:我现在正在杀掉我的父亲……

  作者:呃,现在吗?为什么要这么做?

  男同学:我才是这个世界的统治者,他不经我允许就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 

  ……

  各位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现在正身处本市最有名的“精神病大乐园”中,为大家做现场报道,以上就是我随机采访的几位“园友”,下面我将与“园长”做进一步的沟通。

  园长:你好啊!

  作者:你好你好,真是身临其境才能真切体会到你这里的不同凡响啊!敢问园长你这“精神病大乐园”里都是精神病人吗?

  园长:没错,确切地说,我这里是清一色的精神分裂症患者。

  作者:哦,队伍很整齐划一啊。那入园标准是怎样的呢?

  园长:我这里门槛高着呢,一般人可进不来,最起码你得具备一些精神分裂症的基本症状才行。

  作者:哦,这么说我现在想来这里还不行了。

  园长:你指日可待。

  作者:……呃好吧,不说这个。我想问问,咱们这儿的入园标准,就是你说的那些症状到底是什么样的?

  园长:这个好办,为了回答你这个问题,我专门指派了人手出面供你采访,你看怎么样?

  作者:园长够义气!

  园长:呵呵,这没什么。来啊,给我放出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

  作者:呵呵,这么多?太有场面了。

  园长:当然没有这么多,假装一下不可以吗?

  好的,下面有请天魁星——呼保义宋江隆重出场!

  作者:大哥好!

  宋江:你怎么在这儿?

  作者:……

  宋江:你来得正好,孙二娘,帮我盯着点周围。

  作者:呃……好吧,孙二娘就孙二娘,但我想问,宋师傅大热天的你怎么穿成这样?

  宋江:你说的是我这军大衣、羊绒帽、棉坎肩、大围脖?

  作者:嗯,还有你那副御寒大耳罩。

  宋江:耳罩不算,耳罩是雷达,帮我提防跟踪我和要谋害我的人用的,其他的都是避弹用的。

  作者:什么情况?

  宋江:我不跟你说那么多了,我不会待在一个地方超过三分钟的,那样风险太大!太大了!

  作者:宋师傅,先别急,你先冷静一下。

  宋江:啊啊啊,我的耳罩有反应了,啊啊啊,不好啦,杀我的人来了!

  作者:宋师傅,你等等我! 

  ……

  园长:别追了,人都跑没影了。

  作者:哎,你这位宋江兄弟怎么了?

  园长:你不是要看精神分裂症的症状吗?他就是典型的精神分裂症症状之妄想之迫害妄想。

  作者:什么是妄想?什么是迫害妄想?

  园长:妄想就是极其不现实而且通常根本就不可能的想法,但拥有它的人却相信那是真的。大多数人偶尔会持有错误的观点,比如咱们相信自己买彩票就一定会中大奖。而这只是一种自欺欺人,不是妄想。

  自我欺骗和妄想的不同之处有三点,首先,自我欺骗并不是完全不可能实现的,而妄想是。比如说,买彩票中大奖并不是不可能的,只是概率非常小而已,但是如果你认为自己的身体汽化了飘浮在空中,这是不可能的,这就是种妄想。

  其次,正常人只是偶尔会有自我欺骗的想法,而妄想却占据了精神病人的全部。妄想者还会不断搜集证据来支持自己的这些想法,并且根据想法采取实际的行动。例如,他们会真的起诉他们认为企图谋害自己的人。

  第三,自我欺骗的人能承认他们的想法可能是错误的,但是妄想者不但不认为自己的观点是错误的,还会拼命抵制那些拆穿否定他们观点的人。说我是错的?我跟你玩命!

  迫害妄想,就是妄想的一种。顾名思义,迫害妄想就是患者想象有他人正在跟踪、监视或暗中谋害自己或自己所爱的人。宋江的表现就很明显啊,他总以为有人伺机要杀掉自己。还有的妄想者的情况是,认为中央情报局和联邦调查局正在进行一次代号为“食人者”的行动,密谋抓获自己。这里我再给你看一位女园友写给我的“私信”:

  如果有人进入我的房间,我就会被枪击中的。这是老鹰告诉我的,因为老鹰在移动工作,它和我每月用移动通话有关。什么?让我换成联通的?没用的,老鹰也在联通工作。当你把钟调到 25的时候,这就意味着你每个小时的第 25分离开家出门倒垃圾,这样他们就能检查你……然后就能知道你这会儿在哪儿。那就是无所不能的老鹰……如果你不听从他们的吩咐,大罗金仙就会让手枪出声。所以我不接电话,不应门铃,因为那会被手枪击中的,那是老鹰干的。

  怎么样,好文采吧?除了迫害妄想外,妄想有很多其他类型:夸大妄想、关系妄想、被控制妄想、思维传出、思维插入、思维抽离、身体妄想……

  我该有请下一位出场了,天雄星——豹子头林冲。

  作者:豹子你好!

  林冲:保安!保安!

  作者:……

  林冲:谁把你放进来的 ?!

  作者:我就是保安。

  林冲:你是保安?那请你立刻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别让傻子随便乱闯!

  作者:……

  林冲:听不懂我说话?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是谁 ?!

  作者:我是新来的。

  林冲:难怪,那我就简单介绍一下自己,我是来地球维护世界和平的,姓名就不跟你透露了,你没有资格知道!莫扎特和梵高诞生在我的慧光里,圣雄甘地和马丁?路德?金是我的朝拜者,耶稣和观音是我的门徒。我每天的日程安排得很满,因为各个星球的元首都竭力要求觐见我,只有得到我的开示后他们才能统治好星球。不过我现在没心思再理这些鸡毛蒜皮花花草草的,你知道我最近在忙什么吗?

  作者:不知道。

  林冲:你傻啊你不知道!地球现在有没有贫穷?有没有饥饿?有没有人活得不幸福?

  作者:有。

  林冲:你傻啊,你才知道!我随便在宇宙中选了一块地,就月球了。我喜欢它是因为我也满脸是坑,嘿嘿。我在月球已经快要建好一个社会了,到时候把这些穷着饿着和不幸福的人一起带过去。你去不去?看你这样,估计你也得去!你去了继续给我当保安,怎么样?

  作者:呃,我现在马上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去!不用送了不用送。

  作者:园长!园长!你在哪儿?

  园长:来了来了,怎么啦?

  作者:再跑慢一点我就要去月球当保安了!

  园长:他逮到谁都让对方去月球当保安,估计现在月球上全是保安,哈哈哈,开个玩笑!

  林冲这种表现是妄想中的“夸大妄想”。夸大妄想者认为自己具有强大的能力、知识或才智,或认为自己是某个著名人物或有权势的人,还有的人则认为自己是神灵转世。给你看一段有趣的对话,来自三个“佛祖”,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从入园时他们三个就都把自己当成佛祖。

  “佛祖”一号:我说你俩,我现在知道你们心里在想什么,知道你们经历过什么,还知道你们的前世今生,你们俩上辈子都是畜生,一个是猪,一个是狗。看穿众生是我的本职工作,信不信我还能收了你们!

  “佛祖”二号:在我发言之前,我要声明,早在时间存在之前,我就是第一个拥有佛祖化身的人。

  “佛祖”三号:你们俩只是凡胎肉眼,仅此而已,我诞生之日起就创造了人类,就是这样!

  园长:“佛祖”三号,“佛祖”一号和二号也是你创造的吗?

  “佛祖”三号:开玩笑,怎么能不是?连你也是我创造的!

  这时“佛祖”一号对“佛祖”三号:收了你!(手里举起一个碗……)

  ……

  夸大妄想咱们就说到这儿吧,这会儿该下一个了,天闲星——入云龙公孙胜!

  公孙胜:你是哪家报社的?

  作者:《月球保安报》。

  公孙胜:没听说过,发行量大不?

  作者:别的地方不知道,在你们园里发行量估计不小。

  公孙胜:那就没跑了,你拿最新的一期来好了,看看头版头条是谁?没有别人了,准是我!

  作者:……

  公孙胜:怎么,你不信?那你现在上个网好了,看看各大网站现在都在报道什么——你和我在这儿约会啊!

  作者:哦,你这么红?

  公孙胜:我不明白为什么哈,为什么每个人都在谈论我,昨晚我看电视的时候看到美国总统奥巴马从电视里给我投来意味深长的一瞥,还向我竖起了大拇指,意思是说我好样的,各国人民都在关注我!

  作者:呃,好样的……

  公孙胜:你也这么觉得?别了,我太烦了,你回去跟你们总编说说,把我的头版给撤了行吗?当我求你们了还不行吗?

  作者:行行,我这就回去给你说一声去。 

  …… 

  园长:当我们附近有人小声说话大声笑时,我们可能会停下来想想他们是否在议论或者嘲笑自己,不管事实上他们的笑声是否与我们有关,我们这样做都是正常的。而精神分裂症患者不仅仅是这样,他们倾向夸大与他们有关的评论、眼神和姿势,甚至认为媒体上的新闻一直都在报道和影射自己。这就是一种“关系妄想”,如公孙胜这样总认为偶然事件是针对自己的,感觉电视和网络中报道的人正是自己。

  继续下一个吧,天暗星——青面兽杨志。

  杨志:我不应该待在这里。

  作者:嗯?

  杨志:因为我不是个疯子。

  作者:那你是怎么来的?

  杨志:上帝让我这样做。他让我装成一个喜欢人类的疯子,而不是那种会被别人视为危险的疯子。

  作者:上帝为什么要这么做?

  杨志:因为我有一个你们都没有的能力,现在看看你自己的脚下。

  作者:(低头)有什么?

  杨志:我散步的时候会看到地上都是血迹,是你们每一个人留下的,我会跟踪你们脚下的血迹。知道吗?谁的血迹越来越少就说明他快要死了,而那也正是我要动手的时候,我需要赶在血迹完全消失前杀掉他们。这是上帝的意愿,我这样做上帝会很高兴。

  作者:我脚下还有血吗?

  杨志:呵呵,不太多了。

  作者:那个什么,你们园长现在找我有事,告辞了。 

  ……

  作者: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上帝要让他装成一个喜欢人类的疯子了。

  园长:“控制妄想”就是这样的,病人认为他们能够控制他人或世界,或者他们正在被别人的思想所控制。因此,像杨志这样,有些精神分裂症患者把自己看做“傀儡”或者“机器”,并拒绝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下一个该谁了?天伤星——行者武松!

  作者:诶?你不就是我一开始采访的那个帽子先生吗?

  武松:嘿嘿,没错,我们又见面了。

  作者:你帽子里还放着铝箔吗?

  武松:当然,外星人已经监视我 12年了,从我 23岁就开始这样做了,我一直用金属片阻断他们的信号。但是最近一阵不行了,我发现他们的信号越来越强,并且试图绕过铝箔,他们狡猾啊!

  作者:他们对你做过什么没有?

  武松:如果我不戴帽子的话,他们会把“指令”直接传入我的听觉中枢,在我的大脑中形成深刻的印象。这些“指令”有时是好听的音乐,有时又是一些人的惨叫和怒吼声。他们这样做就跟《盗梦空间》一样,让这些“指令”进入我的潜意识来控制我的感觉,或者使我的大脑混乱,从而下意识地改变我的性格!

  作者:听上去还挺有意思的。

  武松:有什么意思有意思,光是强加给我信息就算了,有时他们还会偷走我的想法,等我第二天醒来发现前一个礼拜思考过的东西竟然都忘了。过阵子我再上网一看,给我气得啊!你猜怎么着?他们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把我的那些想法都传到网上了!

  作者:那你最近的情况怎么样?

  武松: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嘿嘿,我改进了我的装置。我用了点保鲜膜还放了些铅涂料,这些确实都挺管用的。只是当洗澡摘下帽子时,我还是会遭到他们的洗脑攻击。

  作者:我想问一个问题,帽子先生你们家是不是住在景阳冈?

  武松:嗯?你说什么?

  作者:没什么,看来“外星人”猛于虎啊。 

  ……

  园长:武松的故事里,同时有三种妄想存在, “思维插入”,“思维传出”和“思维抽离”。

  “思维插入”是说,认为另一个人或者物体正在将思维插入自己的脑子。如我们园里有一位女士曾跟我说道:“当我站在家中往窗外看时,看到花园很漂亮,草坪很酷。突然间一个男人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他开始把我的大脑当成屏幕,就像放幻灯片一样,一遍一遍地在我脑中放映他的思想……”

  “思维传出”是说,认为自己脑中的想法被传播给其他人听。如我们园里一个 21岁的学生说:“当我思考时,我的想法以思维光盘的形式离开了我的大脑。周围的人只需要在大脑中播放此光盘,就能知道我的思想了。”

  “思维抽离”是说,认为另一个人或物正在把思维从自己的脑中抽离。如我们园里一个 22岁的女生所描述:“我正在想我的妈妈,突然我的思想被一个颅脑真空提取器吸走了,我的大脑里什么也没有了,一片空白。”

  就是这样。

  下边我们继续,地阴星——母大虫顾大嫂!

  作者:大嫂你哭什么?

  顾大嫂:我害怕,呜呜呜。

  作者:你怎么了?

  顾大嫂:我的子宫都烂了,从肚子里翻了出来。后背痛得要命,我已经没有自己的脊椎了,现在放在里面的是一根钢管,钢管里灌满了冰水……我的肠道也被人换掉了,那里现在是一条条大蛇在盘旋蠕动……好难受……

  作者:大嫂你哭吧,我不拦你了…… 

  ……

  作者:有点瘆人。

  园长:顾大嫂的表现是一种“身体妄想”,认为自己的外表或某个身体部位患病或者被改变。“妄想”的类型其实还有好多,如妄想自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或者患上一种可怕的疾病身体正在腐烂掉,又或者认为这个世界或者自己根本就不存在,再或者像下面这位一样,迫切地想要帮助别人。

  园友:我必须离开这里。

  园长:你为什么要离开呢?

  园友:我的医院,我必须回到我的医院去。

  园长:哪个医院?

  园友:我有一个医院,全是白色的,我们在那里找到了治疗所有疾病的方法。

  园长:你的医院在哪儿啊?

  园友:在北极。

  园长:你打算怎么到那儿呢?

  园友:暂时还没想好,确切地说我还不知道怎么去,我只知道那里需要我,我要做我的工作,我要去帮助我的病人,你打算什么时候放我走呢? 

  ……

  园长:关于妄想症状我们已经说了这么多,下面看一个综合型的吧,然后你从中猜猜这些症状都分别属于什么妄想好吗?以下是来自天孤星——花和尚鲁智深的自述。

  鲁智深:两年的时间我在这个城市变得无家可归,住在火车站或者桥洞下,经常饿肚子。

  一个抗战的老兵想要伤害我,因为我认为战争是 1937年的流行感冒引起的。十年来我一贫如洗,没有任何朋友。起初我感觉我自己是佛教圣徒,然后我又成为一场决定人类命运的有性人和反有性人之间秘密战争的棋子,最后我觉得我和未来的外星人有联系。地球上将会发生一场核浩劫,大陆板块将会断裂,海水在熔岩的作用下蒸发,外星人选择了我和另一个女人。所有的生命都将被毁灭,我未来的妻子和我都将成为外星人,拥有永恒的生命。

  但是,我担心我的敌人们会把我变成同性恋者,我一直与我未来的老婆利用心灵感应通话,业余时间就听外星人传来的摇滚音乐。一天晚上,我因为外星人不把我的思想传递到另一个身体而狂怒,一气之下打了它们。结果它们都抛下我离我而去了。 

  …… 

  作者:哇,他的妄想种类真多!我看出来了,有被害妄想、关系妄想、夸大妄想、思维插入……至于哪个是哪个,各位观众们,你们帮我对号入座吧!

  园长:你够懒的。OK,“妄想”我们就讲到这里了可以吗?下面我们该介绍另一个精神分裂症的症状了——幻觉!你以前是否遇到过听见有人叫你的名字,但周围却没有人的情况?你有没有看到自己已经将一个物体移动,而实际上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我们其实都有过这种短暂的经历,觉得自己看到或者听到了并不存在的东西。但是对于精神分裂症患者来说,这种不是由真实存在的事物引起的感知会非常非常的真实,并且有规律地发生。

  还是老样子,下面有请天巧星——浪子燕青现身为我们说法。

  燕青:我注视同事的时候,感觉他们的脸是扭曲的。他们的牙齿就像随时会吞食我的獠牙。大部分时间里,我不敢去看其他人,唯恐自己被吞食掉。疾病的折磨从来没有停止过。不管是在清醒的时候,还是在熟睡的时候,我都感觉自己正被吞吃,被魔鬼吞吃。

  更糟糕的是我常常在夜里被凄厉的鬼叫声惊醒,我便开始在屋子里四处寻找它们。后来,这种声音越来越大,就像有人调高了音量。慢慢地我发现这些鬼叫声不再单一,里面夹带着低沉混浊的呼吸声和沙哑的低语。后来我终于捉住了它们,触摸了它们,发现那些家伙竟然是扁的,是一个个平面…… 

  ……

  园长:幻觉可分为“视幻觉”、“听幻觉”和“触幻觉”等。

  燕青看到同事面孔扭曲是种视幻觉,而视幻觉也经常会同时伴随着听幻觉。例如,某人可能看到撒旦就站在她的床边,对她说她被诅咒了,必须死掉。

  听幻觉是最普通的幻觉,人们会听到控诉他们不道德的行为或威胁他们的声音,这些声音也可能唆使他们去伤害自己。而精神分裂症患者还可能会回答这些声音,甚至会与这些不存在的声音对话。燕青的听幻觉体现在半夜听到魔鬼的惨叫声等。

  后来燕青说他捉到了鬼,而那些鬼摸上去是平的,这是种触幻觉。还有的例如感觉虫子在背上爬,蛇吃掉了自己的肚子等,都是触幻觉。这些幻觉通常令人毛骨悚然。

  下面的人还是由你继续采访,天罡星——玉麒麟卢俊义。

  卢俊义:我的叔叔是个好人,他对我很好。

  作者:哦,是吗?你好啊,初次见面,先跟我说说你自己好吗?

  卢俊义:你知道吗?我叔叔凭一把刀就能捉鱼,当你跳下河的时候,思维中的任何东西都能变得非常锋利。我赤手空拳就能杀死你,是的,赤手空拳……我知道你知道的!

  他没有理会我的问题,答非所问。这个时候,他说话很快,而且越说越激动。于是在继续谈话前,我去看了他的档案:卢俊义今年 25岁了,他小的时候是由自己的婶婶和叔叔带大的,因为父亲早逝,母亲患有精神发育迟滞。在叔叔死的那一年,他的老师第一次报告了他的异常行为,他经常在课堂上旁若无人地与他已故的叔叔对话。

  作者:俊义,你为什么会待在这里?

  卢俊义:我实在不想待在这里。我有其他事情要做,现在正是时候,你知道,当机会来临的时候……

  作者:听说你的叔叔几年前去世了,我很遗憾。你现在是怎么看待这件事的?

  卢俊义:我叔叔怎么会死了呢?是他送我来这儿的,他喜欢和我一起去钓鱼,就在那条河里。他要带我去打猎。我有枪,我会向你开枪的,马上要你的命!

  作者:你叔叔现在常和你聊天吗?

  卢俊义:聊。有时他叫我把电视机关掉,因为它太响了。其他的时候他同我谈钓鱼的事,说真是个钓鱼的好天气,咱们钓鱼去。

  卢俊义表现出的是幻听,幻听的内容来自他叔叔的声音。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你会发现他在什么时候出现了幻听:那时他往往很空闲,坐在那里微笑着,似乎在聆听旁边的人说话,但实际上根本没有人在那儿。

  园长:幻觉这块我们就到这里了,好吗?下面继续进入精神分裂症的下一个症状——思维和言语混乱。

  作者:你先来介绍一下它们好了。

  园长:首先说思维混乱,在精神分裂症中最常见的思维混乱的方式是患者从一个话题转移到另一个完全不相干的、丝毫没有关联性的话题,这里可以叫做“联想松散”和“话题出轨”。来看看下一位出场人物的情况你就明白了,有请天英星——小李广花荣。

  花荣:你知道,我是一个医生……虽然我没有毕业文凭,但我的确是医生。我很乐意做一个精神病患者,因为这能教我如何变得谦逊。我爱吃没洗过的葡萄。奥巴马已经到这儿拜访我了……《疯狂》杂志是在此地出版的。法拉利一家将金属进行了抛光。当我还是个小男孩时,我常常坐着讲故事给自己听。长大后,我就关掉电视的声音,为我看的电视节目编制对话……我有一个星期的身孕了。我有精神分裂症——一种精神癌症。神经充斥着我的身体,这将使我赢得诺贝尔医学奖。我从不认为自己是精神分裂症患者。只有传心术,而没有像精神分裂症这类东西……我在家养了只狗。我喜欢速食燕麦片。当你信仰耶稣,你就不需要进餐了。张曼玉想和我结婚。我想走出旋转门。和观音在一起时,任何事都有了可能。我过去常常打我的母亲。它是我吃的所有甜品中最干燥的…… 

  ……

  作者:好嘛,果然是够无序,够荒诞,够迅速地转变话题!

  园长:是啊,虽然我们也有做白日梦及走神的时候,但是我们的思维还是紧密交织在一起的。我们思维之间的联系是有逻辑的,也是连贯的,而精神分裂症患者的思维则是混乱,不合逻辑的。他们思维的形式和结构以及内容都是混乱的。再给你看一个人的,天微星——九纹龙史进。

  史进:事情都是相互联系的,如昆仑、蓬莱、归墟、天柱、南京大屠杀、水门事件、郑和下西洋、辛亥革命,以及更多类似事件之间都存在着联系。例如,仅仅在过去 7年间,超过 23名研究星球战争的科学家在没有明显原因的情况下自杀。1987年在南美洲举行的一次关于艾滋病的会议上,超过 10000名科学家宣称昆虫可以传播艾滋病毒。在本人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读取其想法或者在其脑中植入某种想法的实验已经完成。认识是生物电磁波控制下的现实,它是思维传递和情绪控制,记录个体的思想、感觉和情绪的脑波频率。 

  ……

  园长:从史进的话中你能看出他自己勾勒出的很多事物之间的“联系”,然而我们是很难看出其中的关联的。精神分裂症患者对问题的回答可能与问题之间的联系非常小或者根本无关。比如,当询问患者为什么在医院里,他可能会回答:“方便面看起来像虫子,我认为它真的是虫子。地鼠会挖洞而田鼠会筑巢……”

  到底问题出在哪里呢?是因为精神分裂症患者围绕一个话题进行联想时,他们就会跑偏,无法按照中心主题进行下去;而正常人不仅可以围绕一个话题进行讨论,并且还会以这个话题为中心搜寻更合适的联想。

  比如下面这个实验,同时向正常人和精神分裂症患者展示两种非常相近的颜色,要求他们做出微妙的联想来说出两种颜色的不同之处。来看看他们的表现吧。

  正常组:

  A:上帝!这有点难,它们几乎一样,这个似乎更红一些。

  B:它们也许是臭豆腐的颜色,也许是粘土的颜色。其中一个比另一个更偏红一些。

  精神分裂症组:

  A:这愚蠢的颜色是一碗鲅鱼的颜色,加入蛋黄酱后,就会更有味儿,把它放在一边,吐满一地。把鱼吐出来!

  B:化妆品,这是海藻泥的颜色。你把它涂在脸上,就会有人认为有家伙在追你。等一下!我可没把它涂在脸上,也就没人会追我。女孩会涂它。

  作者:果然是知识大爆炸啊,谁和谁也不挨着。这些都是思维混乱?那言语混乱是什么样子呢? 

  园长:思维混乱直接导致了言语的混乱,正是因为精神分裂症患者的联想无逻辑,太发散,所以会导致一个问题,就是语言内容的贫乏,来看看“天损星——浪里白条张顺”写给他妈妈的信就知道了。

  张顺:亲爱的妈妈,我正在写信,我用的笔是一个名叫“海绵宝宝”的厂子生产的,我猜这个厂在英格兰。在海绵宝宝公司名字的后面,笔上还刻有伦敦的字样,但这不是一个城市。伦敦在英格兰,这是我上学时知道的。那时,我一直喜欢地理。教我的最后一位地理老师是撒气尔教授。他有一双黑色的眼睛。我也喜欢黑色的眼睛。还有蓝色、灰色和其他颜色的眼睛。我听说蛇的眼睛是绿色的。所有人都有眼睛,也有一些人他们的眼睛瞎了。这些盲人可以由男孩做他们的向导。看不见一定很糟。有人既看不见也听不着。我认识一些人他们的听力就不错。一个人是能有良好的听力的。 

  ……

  作者:他想表达什么?

  园长:依你看呢?

  作者:没看懂他要说什么,但是我看出了他联想的轨迹了:伦敦——地理课——地理老师——他黑色的眼睛——灰色的眼睛——绿色眼睛的蛇;眼睛——人;眼睛——瞎;人——聋子——等等。

  园长:就是这样的,虽然他信写了很多,也算规范,但他传达的信息却很少,让你搞不清他到底要表达什么,就是因为除了联想之间的必要连接外,他的表述缺少一个统一的主题,因此说内容很贫乏!

  作者:哦,难怪我看不懂,言语混乱就是这样子啊。

  园长:是的,还有一种言语混乱的情况是“语词新作”。除了在表述方面没有中心主题没有逻辑以外,患者还无法提取通常被公认的言语符号,他们就会自己造些“新词”或发明专属于自己的表达方式。来看下我与“天杀星——黑旋风李逵”的一段对话。

  其中括号里是他可能真正想表达的意思。

  园长:逵逵,你今天没吃晚饭,怎么回事?

  李逵:我的肚子很不幸,它是那么的恶劣而且残酷(我胃疼,感觉不舒服)。我支付了所有工作的钱(我付钱吃饭)。我在这里工作,不同的是我要工作五天,当时就是这样用的词(当时我被告知要工作)。但是我有逃避(我也会没有工作任务)。我为老板工作,他指定工作计划让我工作,他也帮我工作,他得到了所有的钱。他是我关系上的父亲(一个亲戚),除了血缘关系和家庭成员身份(家庭成员间的关系)……他奉献了很多爱。自从老时光起(很早以前),我就能适应他人的生活。我在一帮人中长大(由他人抚养)……某段时期,还在我很小的年代里(当我还是个孩子)……她说她关心一个人的双胞胎(我双胞胎姐姐)。她用程度轻微的词责骂一些人(她责备他人),但是她做得有技巧(做得好)。我遭遇了很多事,我在外国做了很长时间。我期望有很多事,但我应该知道它们是什么,特别是不良的罪行(不好的事)。 

  ……

  园长:言语和思维混乱这块我就想说到这儿了。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说过了“妄想”、“幻觉”和“言语和思维的混乱”,下面我想说最后一个症状——“行为混乱和紧张症行为”!

  像我们熟知的,精神分裂症患者的行为常常会出现不可预测、无原因的激动,如突然大喊大叫,破口咒骂,或者在街上忽快忽慢地走。有时候还会做出一些不被社会认可的行为,如在公共场所手淫。一些人头发凌乱,身体肮脏,在寒冷的天气里衣着单薄,在天气炎热时却层层包裹。除此之外,他们很多人经常生活不能自理,例如不会洗澡,不会选择合适的穿着,吃饭有一顿没一顿的。这些就是“行为混乱”。

  给你看一组我们园里人平时活动的画面:

  在一个白天的活动室里,

  A沉默无语地一直站了好几个小时,只是用手掌一圈圈地揉着头顶;

  B一天都在用手揉着胃部,同时围着一根杆跑步;

  C低着头来来回回地走,咕哝着敌人正过来抓她;

  D在一角面露苦相地咯咯笑着;

  E站在正中,用力地用手搓着裤子,咂着嘴发出一种有韵律的声音,因为是不知疲倦地重复,所以没人注意;

  F纹丝不动地坐着,盯着地板看;

  G扯碎杂志,将一小片纸放入嘴中再吐出来;

  H在长沙发上安静地手淫;

  I跟在一个查房的年轻护士助手后面,当助手靠着床整理床铺时,他就会找机会向上看她的裙子;

  J在读佛经;

  K在看电视;

  L在努力地擦地板……

  那么何为“紧张症行为”呢?先让你采访下一位园友再说,有请天贵星——小旋风柴进。

  几位园工抬着柴进进来。待放到地上时我才明白为什么他需要被抬进来:他以一种叉着腿、两脚外侧着地的奇怪方式走路,并且他一落地就脱掉拖鞋,大声唱着国歌,然后大喊两声:“God! My God!”

  作者:你好,柴进同学,请问你知道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吗?

  柴进:这你们也想知道?让我告诉你谁正在被考验,谁将被考验。这些我都知道,我可以告诉你们,但我不想这样做!

  回答问题时,他的声音一开始很小,然后逐渐变大,喊叫,直到尖叫。

  作者:你可以安静一下吗?

  柴进:你叫什么名字?他闭上了什么?他闭上了眼睛。他听到了什么?他不懂,懂不他,如何?谁?哪里?什么时候?他什么意思?当我让他看的时候,他不会好好地看。你,看就行了。那是什么?为什么你不回答我?你又开始放肆了吗?你怎么可以这样放肆?我要发火了!我要给你点颜色看看!你不跟我妥协。你肯定也不聪明;你是个放肆、吵闹的家伙,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样放肆、吵闹的家伙。他又开始而来吗?你什么都不知道,全都不;他什么也不知道。如果你现在跟上,他不会跟上,不会跟上。你还要变得更加放肆吗?你还要变得更加放肆吗?他们怎么注意的,他们确实注意了。你们怎么注意了,你们……

  作者:……我服了,还是我安静一下好了。

  (在我走了以后,他继续用模糊不清的语言咒骂。) 

  ……

  园长:你还想让他安静一下?你真不自量力!

  作者:我知道我错了……

  园长:这个就是紧张症发作时的兴奋时期,患者会在没有明显原因的情况下变得非常激动,而且难以平息。但是紧张症不仅有手舞足蹈的兴奋时期,它还有另一个极端——患者将自己固定在某种姿势一动不动,就好像时间静止了一样。这种情况又被称为“木僵”,意思是像木头一样僵硬难以变形。有时他们还会变成“活木偶”,任人摆动和固定自己的四肢。

  园长:关于精神分裂症的症状:“妄想”,“幻觉”,“言语和思维混乱”,“行为混乱或紧张症行为”,到这儿我们就全部说完了!

  作者:全部症状说完了吗?

  园长:是的,阳性的症状就全部说完了。

  作者:什么意思,难道还有阴性的?“阴性症状”就是不重要的意思吧,那咱就不用讲了,往下继续。

  园长:大错特错,“阳性症状”和“阴性症状”的关系就像“凸”和“凹”。

  阳性症状是精神分裂症患者较常人来说多出来的异常情况,而阴性症状就是他们较常人来说缺少的正常情况。你听说过“三阴乳腺癌”吗?

  作者:没听说过,名字听起来挺奇怪的。

  园长:三阴乳腺癌是指雌激素受体、孕激素受体及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均呈阴性的乳腺癌患者。较其他亚型来说三阴乳腺癌的死亡率高,平均存活时间短,5年内生存率不到15%,内脏转移、脑转移几率较高。

  作者:这和精神分裂症有关系?

  园长:没有,我是想说,可不要小瞧了这个阴性症状,它绝对不是阳性症状的附属品。相反,与阳性症状比起来,它对药物的反应更小,而且更不容易恢复。

  作者:那咱们下面赶紧来说说这个阴性症状吧。

  园长:假设现在你们家着火了,你会有什么反应?

  作者:上蹿下跳,呼天抢地,赶紧救火啊!

  园长:有一位患者最近点燃了自己的房子,然后坐下来看电视。当后来注意到房子正在燃烧时,他很平静地站起来,走到了外面。

  作者:这位是神人!

  园长:精神分裂症患者的这种对环境的情感反应严重减少或完全丧失的表现,就是我们阴性症状中的一种:情感淡漠。不管发生什么,病人在大多数时间里都面无表情,甚至对周围发生的事情连身体的反应都没有。有的时候他们是体验到了强烈的情绪但不能表达出来而已,还有的时候他们是彻底丧失了体验情绪的能力,无论发生什么事,既不会感到开心也不会感到悲伤,可以说他们的情绪是空白的。

  作者,说实话,你觉得自己是话痨吗?

  作者:是又怎么了?

  园长:和你表现截然相反的就是下一个阴性症状:贫语症。这种患者和其他人在一起的时候不会发起谈话,当被问到直接的问题时,他们的回答也是简单、空洞的。

  比如问到“你有孩子吗”这样的问题,大多数的家长都可能这样回答:“是的,我有两个漂亮的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我的儿子今年 6岁,女儿 12岁。”而面对同样的问题,贫语症的患者则会来这样回答。

  问:你有孩子吗?

  答:有。

  问:你有几个孩子?

  答:2。

  问:他们多大了?

  答:6和12。

  贫语症患者这个样子是因为它们往往很难找到合适的词来表达他们的想法,有时候他们的表现不仅仅是回答问题的简单,还有延迟对问题的反应,表现得很迟钝。同贫语症患者谈话会让你感到非常不爽,觉得他们像便秘一样,好不容易才蹦出几个字。

  作者:所以说话痨还是挺好的,嘿嘿。

  园长:已经说了两个阴性症状了,我们再说说最后一个,那么所有的阳性和阴性症状就全部完结了,最后一个就是“无动机”!

  石秀:我现在一点也弄不清楚自己的动作了,这种感觉很难描述,但是我连简单的动作,比如坐下也弄不清楚了。这并不太像是让你去思考该做什么,是做这个动作本身让我绞尽脑汁……最近我发现在做某件事之前,我一直在思考我自己,甚至可以看到自己正在做这件事的样子。比如:我在坐下之前,我一直在思考我自己,甚至可以看到自己正在坐下的图像。其他的事情也是这样,比如洗衣、吃饭,甚至是穿衣服——这些事我以前一瞬间就可以完成,根本不需要思考……所有这些让我现在的动作越来越慢了。我需要花更长的时间去做一件事,因为我总是在想我正在做什么。如果能停止思考我正在做什么这个问题,我做事情的速度一定会更快。

  园长:我还没叫到你呢,天慧星——拼命三郎石秀。

  石秀:没叫到吗? Sorry,我总是在思考我正在做什么,我正在做什么…… 

  ……

  园长:石秀的症状便是“无动机”,是患者对一般的、目标明确的活动缺乏坚持下去的能力,患者总是在患得患失,并且表现出混乱和粗心。严重时,他们可能整天坐着什么也不做。

  到这里,为所有的“入园资格”,即精神分裂症的症状做一个总结吧。

  阳性症状:妄想、幻觉、思维和言语混乱、行为混乱或紧张症行为。

  阴性症状:情感淡漠、贫语症、无动机。

  由此,作者你现在应该十分清楚到底什么是精神分裂症了吧?

  精神分裂症就是这样一种复杂的综合征,它不可避免地会对患者及其家属的生活造成毁灭性的影响。

  作者:我突然想起了《沉默的羔羊》中的汉尼拔。严重的精神病患者都是危险的,有暴力倾向的吧?

  园长:哎哟,你接触了我那么多“园友”后怎么还会这么想啊?

  作者:呃……

  园长:不过也不奇怪你会这么想,因为报纸上也经常报道诸如“精神病人残杀家人”的新闻。媒体的报道确实对这一误解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让大家以为精神分裂症患者都是非常危险,有暴力倾向的。

  实际上,精神分裂症患者并不比任何社会上的其他人更具有暴力倾向,但是很多电视剧和电影都把精神分裂症患者塑造成一个暴徒,就像人们常常误把精神分裂症当做“人格分裂”一样。

  因为这个病,精神分裂症患者常常会遭到别人的辱骂和殴打,还因为这个病,他们对自己的生活不能自理。那么一旦受家里人排挤,往往就会四处流浪无家可归,终日孤独地承受着各种痛苦与折磨。因此说,绝大多数精神分裂症患者不仅不是暴徒,相反,他们才真正是一群弱势群体。

  作者:原来是这样。

  园长:你懂了吧?

  作者:我懂了。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