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解脱的秘诀

时间:2012-05-24 10:32   来源:中国台湾网

  为了寻找解脱的秘诀,我们必须熟悉禅的艺术:在问题中寻找答案。加缪(Albert Camus)借着西西弗斯(Sisyphus)的神话说明了这门艺术。根据神话的讲法,西西弗斯是个荒诞英雄,他对众神的轻蔑、对死亡的憎恨以及对生命的热情,为自己制造了一个无法言喻的刑责:他注定终身得从事徒劳无功的苦役——将巨石推到山头,再看着它滚落山下。他的命运就是不停地重复着这项苦役,永无出期。但最有趣的并不是神话故事本身,而是加缪洞彻的评论,他将觉察、苦难与解脱紧紧地扣在一起:

  如果他在推动巨石的每一刻都抱着能够成功的希望,那么他又为何被痛苦所折磨呢?现代工人每天都做着相同的劳役,他们的命运不是一样荒诞吗!这场悲剧只有在我们偶尔能觉察到它的时候,才可能停止下来。西西弗斯这个最低层的神,既无威力又叛逆,却完全清楚自己的惨况:每当他往下坡走的时候,心里都在想着这件事。这份了透的觉察是折磨人的,却也带给了他一种胜利的荣耀。没有一种命运是不能被嘲笑所超越的。

  西西弗斯受到命运的折磨,注定得永无止境地承受痛苦及暂时出现的释怀。这听起来是不是有点像你和我?谁又能逃得了暴烈的毒蛇,它无时无刻不以失望、挫折或疾病的毒液来攻击我们!我们永远坐在情绪的云霄飞车里。也许我们偶尔会感到快乐,但悲伤终究会回头。从这个观点来看,人类的境遇确实是没有希望的。不过,人类的境遇如果就是问题所在,那我们一定可以在其中找到解决的办法。加缪告诉我们如何能办到这一点:

  当快乐的召唤变得无法抗拒时,忧郁就会从心头生起:这便是巨石的胜利……而这些夜晚就如同耶稣在客西马尼园的那一夜(Gethsemane)。不过压倒性的真相一旦被承认,就会消失踪影!

  重点就在承认自己的真相。猛蛇犹如这章一开头所谈到的那幅双重影像图,一旦学会如实地接受它,它的锐牙就掉了。承认真相,即使真相是一场悲剧,也有一种解脱的效果。尼采(Friedrich Nietzsche)认为能够欣赏悲剧是一种力量而不是软弱,希腊悲剧最灿烂的时刻,正好是希腊人最富裕、最有活力的时期。尼采曾经对自己的第一本著作《悲剧的诞生》发表过评论,他说:“希腊人并不是悲观主义者,他们的悲剧就是明证——在这一点上叔本华(Schopenhauer)是错的。”以悖论的观点来看,只有当我们觉察到生命中的悲剧因素,但又能毫不逃避地面对它们,才能将其转化成另一种美。

  基于相同的精神,耶稣要我们举起“人子”,去面对人生的一些不愉悦的事实,并且要不畏艰难地肯定人性。还记得耶稣曾经告诉尼哥德慕说:“除了从天上降下来的人子,从来没有人上过天。”这句话是不需要用超自然的观点去解释的。如果以禅的观点来看,它的意思就是,若是不能先认清我们的无助(“从天上降下来”)我们就得不到解脱(“升上天国”)。天国不该被看成一种超尘出世的境界,因为根据耶稣的逆向逻辑,升天与降世是同一回事。如果我们想上天国,必须先通过地狱的考验。

  困境乃是人生的真相。大多数的人因为没认清自己是受限的凡人,所以会期待安逸的人生,因而制造了更多的痛苦。所以我们才会去做一些能力范围之外的事,去掌控那些不可能被掌控的东西,去逆料那些不可能被料到的事。我们甚至还幻想着,如果够努力的话,也许可以觅得一个毫无问题的人生。我们的痛苦就是由我们的无明及内心的暴力组合而成的。心灵的解脱不是一种成就或努力的结果,它是一种洞见。如同加缪所观察到的:压倒性的真相一旦被承认,就会消失踪影。孔子说:“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论语第二章第四节)。“天命”就等同于命运(也就是我们所不能控制或避免的事)。知道人能做到什么或不能做到什么,是需要极大智慧的,孔子花了五十年才了解什么是命运。但更难做到的就是真诚地接受命运的安排——不对抗、不发牢骚、不呐喊。一直到六十岁,孔子才完全臣服于上天的旨意。除非我们也学会这一点,否则我们的内心是不可能真正平和的。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