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为了自我存活起见,对手不该失去全部的力量

时间:2012-05-24 10:15   来源:中国台湾网

  历史上最恐怖的连续杀人犯已经于1993年12月31日执行死刑。虽然被告并没有提出缓刑的要求,但死刑仍未如期执行。原因是:凶手或许可以提供治愈艾滋病极有价值的信息。凶手的名字是:天花。

  这是《纽约时报周刊》于1994年8月21日以醒目的标题“拯救天花”,所报导的一则故事。死刑延缓是因为科学家发现天花中的某种蛋白质,或许可以提供细胞如何在病毒侵袭时自动封闭起来的线索。这是很讽刺的一件事,因为若是能学会去尊重敌人,往往可以从他们身上学到比朋友还多的东西。

  西方的文明史也许可以缩简为一连串的争战:与自然、与他人、与自己的战争。或许我们都是天生的斗士,所以对生命总是采取敌对态度。我们为生存、为权利、为自由、为一切而战。难怪我们是全世界最好诉讼的社会之一。

  前几年中国有一组医疗人员访问纽约大学的医学院,学校当局邀请我的一位朋友当翻译。我的朋友非常热衷于整合美国的医术与中国的医疗艺术。但是跟访问团的团员谈过话之后,他却发现这种合作的机会非常渺茫。基本上,中国与美国的研究员走的是不同的路子。美国的研究小组致力于根绝艾滋病病毒,而中国的研究小组却想找到一个方法来增强抗体,还假设艾滋病的病毒会继续存在。从某方面来看,这显示出了东、西方思想的差异。

  当个斗士不一定是坏事。但如果只忙着和敌人作战而无法向他们学到任何东西,就未免太可惜了一点。如果我们对敌人所抱持的态度是仇恨、愤怒或恐惧,那么我们的反应不是战斗便是逃亡,在这种情况之下,几乎不可能充分去留意敌人。这也许会造成不可挽救的错误。对那些以好战为傲的基督圣战士而言,登山宝训的这一章节或许能帮助他们了解这一点:

  你们听见有话说:“当爱你的邻舍,恨你的仇敌。”只是我告诉你们,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这样就可以作你们天父的儿子;因为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马太福音五章四十三至四十五节)

  你们可曾遇到过任何一个能为敌人祈祷,能够爱自己仇敌的人?爱我们的仇敌听起来像是一件令人赞叹的事,但重点是到底该怎么去做呢?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们爱自己的仇敌,又不至于变成道德上的超级英雄?在有关《圣经》的评论中,我还没找到任何实际的建言,不过尼采以下的洞见或许可以提供我们一些帮助:

  另外有一种胜利就是将敌对看成是一种属灵的行为,也就是对敌人的存在价值有一份深刻的激赏:简而言之,就是以对方的模式来思考及采取行动……即使在政治的领域里,敌对行为也可以变得更属灵、更明智、更周全、更审慎。几乎每一个政党都已经体认到,只有对手不失去所有的力量,自己才能存活下去。

  虔诚信徒显然可以从政客那儿学到一点东西。只要我们能看到对手的价值,那么去爱我们的敌人就不是困难的事了。如果不想继续活在一连串的战争中,我们就必须彻底改变我们对世界的看法,也就是以整全的心去看待世界。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