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切莫与内在的邪魔对抗,学习以慈悲来包容它们

时间:2012-05-24 10:12   来源:中国台湾网

  我称这种达到纯净的方法为“截肢法”。曾几何时,一只眼或一只手臂也能使人犯罪?孰不知真正的问题是出于我们的心,但除非自杀,否则无法将心挖掉。耶稣的这些严厉的声言,只不过是唤起人们注意问题根源的一种戏剧性手法。

  虽然以“截肢法”达到纯净是一种野蛮行为,却仍然有许多人在行使这种方法,而且不只是基督教。在佛陀的时代,有一名僧人经常受性欲困扰而感到苦恼不堪,为了彻底根除这个烦恼,他斩断了自己的性器官。佛陀对他的行为严加斥责,因为他的病是源自于心而非身体上的器官。找人顶罪不是通往真理的路,智慧与明透才是。早期的基督教创始者之一奥勒金(Origen Adamantius)也做过同样的傻事:他把自己阉割了。但是他并未因此而封圣。这些愚蠢的例子显示出,我们不仅快速地将罪过转移到别人身上,同时也喜欢向内寻找替罪羔羊,将罪过转移到自己的器官上。这真是不得了的精神暴力!最根本的问题就在于缺乏完整的视野。

  如果截肢无法使我们达到纯净,那么压抑贪婪、欲望、愤怒、恐惧等“负面”情绪,也一样无法达到。请问压抑这些负面情绪的存有究竟是谁?有一件事是很明显的:欲望只能被更大的欲望所压制,因此这些都只是自我的游戏罢了。这种状况就等于是为了赶走狼而引来了一只虎,虽然被另一种东西取代了,但问题并未解决。事实上,敌对的方式带来的伤害往往比益处多。如果污染是一种幻觉,那么想去除污染的努力,也只会使这个幻觉更逼真。如同耶稣在驱魔的寓言中所论述的,“那个人后来的景况比从前更坏了”。(路加福音十一章二十六节)

  截肢无用,压抑无用,那么要用什么办法来解决呢?显然不是去抗斗。我们必须放下以抗斗来面对生命的方式。耶稣提供了他的禅式忠告:勿与魔斗!抗拒只会增加对手的力量。纯净跟抗斗或压抑都无关,它是一种洞见。我们一旦看见自己像小狗一样追逐着自己的尾巴,并且看见那微不足道的抗争是无法改变我们的,这种疯狂的行为才会停止,心也才会平静下来。觉知能够净化一切。

  以平和的方式对待生命,才能开始疗伤。根据《随心所欲》一书的作者托马斯摩尔所言,最坚困的一步就是去学习“尊重每一个症状,把它当成是心灵的召唤”。就连贪婪、欲望、愤怒、恐惧等,也可以成为我们的老师。如果我们学会尊重它们,它们甚至能引领我们走向内在的真理。摩尔详细述说了听的艺术:

  生理或心理的照应主要是解除痛苦,不过有件事与症状本身攸关,那就是,我们首先必须仔细聆听和观察痛苦到底揭露了什么。治疗的意图可能会阻碍我们的观察,其实做得越少,成效就越大。观察比较像同类疗法而非对抗疗法。它以一种并行不悖的方式与问题交朋友,而不是成为问题的敌人。

  邪魔不断地回来骚扰我们。它们不停地敲门,因为有重要的讯息想要告诉我们,但是我们却不肯听。著名的静坐老师杰克?康菲尔德(Jack Kornfield)建议我们把邪魔当成道途的一部分:

  修行时,选择一个最常出现、最难对治的邪魔,譬如烦恼、恐惧、厌烦、渴望、疑惑或焦燥不安。在一周中的每日静坐活动里,你特别要留意这种状态的生起。仔细地为它加上标签。留意它是怎么生起的,在它之前有些什么东西;是否有什么特别的思想或意象引发了这个状况;留意这个状况会持续多久、何时停止;留意继之而起的是什么状况;观察它生得的是不是很缓慢、很温和;看看它会变得多么吵闹、多么强烈。即使是抗拒的反应,也要温柔地接受。最后,静静坐着并觉知你的呼吸,留意等待这个邪魔,允许它自由来去,如同见老友一样地欢迎它。

  切莫与内在的邪魔抗斗。学习以慈悲包容它们,因为它们就是你的一部分!记住耶稣的话:爱你的仇敌。爱指的就是尊重、陪伴、随时准备响应及了解。灵修最困难的部分就是对我们的敌人敞开心扉。这话听起来好像在投降,不过这的确是很重要的一步。也许我们应该学习把内在的邪魔当成是天花;它虽然是可怕的生物,却能教会我们许多东西。

  表面上看来,佛教徒对内在敌人的态度似乎太不整全了。在佛法里,贪、瞋、痴一向被称为三毒。但佛法也说过毒素可以当成良药。六祖慧能说过烦恼即菩提。我们无须为烦恼而担忧,反而应该学习如何利用它们。

  不要抗拒邪恶!这是耶稣最伟大的禅式教诲之一,虽然多数人并不赞同。一般人所以很难理解或接受,是因为它违反了常识及传统道德观。心是一个斗士,所以它一定会问:“如果这是邪恶,为何不战胜它?”不久前,我跟一群基督教徒一同上《圣经》课。我们研读《传道书》中的一句话,“你用不着行善过度,也不要自作聪明”(传道书七章十六节)。没人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其实这是《圣经》里的一句伟大的禅语。

  “不要抗拒邪恶”是一则很深的教诲。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它意味着真诚地接受自己所有的负面情绪,不论它们表面上看起来多么凶狠恶毒。要做到这点是非常困难的,需要极高的心灵成熟度。只有当一个人真的了解了自我的本质之后,才可能真诚地接受这些毒素,而不再被自我的游戏所愚弄。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