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五、头号强国,中国人准备好了没有?

时间:2013-05-13 10:10   来源:中国台湾网

  五、头号强国,中国人准备好了没有?

  中国崛起速度太快,崛起规模太大,崛起环境太复杂,崛起模式太独特,崛起的影响太深刻,不仅外部世界感到突然和错愕,就是中国人自己也没有准备好。做好冲刺“世界第一”的准备,在中国经济总量超越日本时,显得更为迫切。

  五个标志,“中国第一”的世界意义:“认识”准备

  “世界第一”的价值是什么?中国成为世界第一的意义是什么?当代中国人值不值得为这个“世界第一”去奋斗?人们对于这些问题的认识并不一致。而在这个问题上形成共识,是需要首先做好的“认识准备”。有人认为,中国目前这么多的现实问题没有解决,怎么去争世界第一。有人认为,去争世界第一是好大喜功,离老百姓太远。有人认为,把那些倒数世界第一的中国问题好好解决,是更实际的。听起来都很有道理,而统一认识的关键在于,中国成为世界第一,恰恰能够在更高的起点和层次上,为解决诸多具体的中国问题创造更好的战略环境和条件。

  中国第一,作为中国和美国战略竞争的结局,将具有五个标志性的意义。

  1. 中国成为世界第一,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与最大的发达国家之间长期竞争的结果,说明发展中国家可以成为发达国家甚至超过发达国家。

  2. 中国成为世界第一,是世界上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与世界上最大的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竞争结果,说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优越性。这是社会主义国家第一次在生产力总量上超过资本主义国家,社会主义的政治优势第一次建立在社会主义经济优势的基础之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模式,由于创造了“世界第一”的奇迹,也将成为世界第一模式而大放异彩。在近代世界,创造和占有财富最多的国家,一直是西方国家。二战后苏联的崛起,呈现出赶超美国的强劲势头。但是即使是处在巅峰时期的苏联,也仅占有美国生产总值60%的经济力量。在美国称霸之前的100年中,欧洲列强曾经轮流坐庄。在西方国家领先世界财富总量两个世纪后,出现了历史性的转折,在经济规模上,西方正在逐渐被发展中国家赶超。到2030年左右,中国经济总量将超越美国。2050年,世界三大经济体的排序将是中国、美国、印度。西方老牌大国将甘拜下风。

  3. 中国成为世界第一,赋予东方文明和西方文明之间“文明的比较”以新的意义,说明不仅西方文明能够给世界带来福音,东方文化也能够引领世界,而且东方文化具有更大的魅力、更强的生命力和创造力。在世界近代历史上,主要是英语民族领跑世界,而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将开启汉语民族领跑世界的新阶段。

  4. 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将打破西方的“人种歧视”。1924年在,孙中山《三民主义》中说到:“用亚洲人和欧洲人比,从前以为世界上有聪明才智的只有白人,无论什么事都被白人垄断。”“到了近来忽然兴起一个日本,由此便可知,白人所能做的事,日本人也可以做。世界上的人种虽然有颜色不同,但是讲到聪明才智,便不能说有什么分别。”日本虽然是发达国家,但从来没有成为“世界第一”国家。迄今为止,近代的“世界第一”国家,都是由白种人建立的。中国成为“世界第一”,说明黄种人也是世界的优秀种族,并不是白种人独优。白种人能做的事,黄种人也能做,而且会做得更好。

  5. 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将改变西方长期形成的地缘优越感。近代“世界第一”国家,都产生在欧美地区。亚洲是世界上最大的洲,亚洲理所应当出一个“世界第一”国家。中国成为世界第一,是亚洲的光荣。

  可见,中国成为世界第一,是在进行一个伟大的事业。它不仅具有经济意义,而且具有政治意义、文化意义,将给中国带来巨大的政治资源、道义资源。其世界意义也必将转化为每个中国人的切身利益。可以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中国第一,匹夫有利”。

  大国崛起,必有“大志”:“志向”准备

  中国人冲刺世界第一的另一个不可缺少的重要准备,是“志向”准备。

  大国崛起,必有“大志”,这是一个重要的特点和规律。有“大志”,才能成为“大国”。凡是“大国崛起”的国家,都是具有“世界第一”理想和志向的国家,都是竞争过世界第一的国家。冲刺世界第一,这是世界大国的共同特征、共同性格。正是“要把自己的国家造就成为世界第一”的志向、追求、激情、信仰和信心,才成为一个民族兴旺、一个国家崛起的动力源泉。缺乏追求世界第一的雄心壮志的民族与国家,很难成为世界的优秀民族和优秀国家。世界上的优秀民族,都是敢于和善于争第一的民族,都是在竞争世界第一的比赛中有过出色成绩和不俗表现的民族。

  葡萄牙在“大国崛起”的时候,只有100万人口,中国现在一个“大县”的人口都要比它多。今天的葡萄牙依然是一个欧洲小国,国土面积九万两千多平方公里,人口刚过1000万。但是环顾当今世界,除了大洋洲之外,地球上的各个大陆都有以葡萄牙语为第一语言或者第二语言的国家或者地区。葡萄牙帝国曾经像巨人一样站立在地球上,横跨140个经度,纵贯70个纬度,印度洋、阿拉伯海、南海一带几乎成为葡萄牙的“内海”。当时的葡萄牙诗人骄傲地宣称:“我就是葡萄牙,我比整个世界都大!”正是这种“我比整个世界都大”的气概,使葡萄牙成为近代国际舞台上第一个“世界第一”。

  “小国创大业”的荷兰人有一幅画:《阿姆斯特丹女神》。在这幅画中,阿姆斯特丹女神的手放在地球仪的上面。它预示着小国荷兰把世界装在自己的心中,玩地球于自己的股掌之中。荷兰作为大国崛起的时候,全国人口只有大约170万,却在17世纪的世界舞台独领风骚,创造了一个黄金时代。

  俄国著名作家陀斯妥耶夫斯基说过:“真正伟大的民族永远不屑于在人类当中扮演一个次要角色,甚至也不屑于扮演头等角色,而一定要扮演独一无二的角色。” 

  戴高乐的名言是:“法国如果不伟大,就不成其为法国。”他认为法国的特点就是伟大,法国的性格就是伟大,法国的目标就是伟大。伟大,是法国的“国家信仰”和“国家志向”。

  美国建国二百多年来,一直是在“世界楷模”、“领袖国家”、“美国世纪”的呼声中前进的。

  竞争是人类的天性,国家之间的竞争也是国家的天性。而竞争最需要的是自信,自信才能够自强。实力最强的国家要有自信,而实力不足的国家,更需要自信。实际上那些崛起的大国,它们在崛起的时候,没有一个比中国大,在国土面积、人口、财富方面都无法与中国相比。在近代世界崛起的国家中,绝大多数是属于小国崛起,有的是从国土不足10万、国民只有百万的微型小国崛起为世界第一大国。

  一部大国崛起的历史证明:大国之大,不在于国土之大,不在于国民之众,而在于志向远大、目标远大。大国无大志,必然衰落;小国有大志,也能崛起。

  如果说,20世纪是一个战争与对抗的世纪,那么21世纪就是一个竞争与淘汰的世纪。新世纪的国际舞台群雄逐鹿。美国人说,21世纪仍然是美国世纪。而印度前总理瓦杰帕伊宣称:“21世纪将是印度的世纪。”在21世纪的世界赛场上,具有夺冠之志的国家岂止一二!21世纪的中国,如果不能成为世界第一,不能成为头号强国,就必然是一个落伍的国家,是一个被淘汰的国家。

  战略机遇,依靠“战略”收获:“战略准备”

  机遇偏爱有准备的头脑。战略机遇厚待有战略准备的国家。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在发展和崛起的过程中,会幸遇难得的战略机遇期,在这一时期所能得到的收获,取决于该国战略准备的质量和程度。

  新中国建立以后,对于国家发展的战略机遇期,曾有过两次错失的遗憾。第一次遗憾是在20世纪50年代初期,中国胜利地进行了抗美援朝战争,中国被国际公认为军事大国,国家安全环境大为改善,经济建设具有了良好发展的战略机遇。但是这次宝贵的战略机遇仅仅被有效利用了4年,就被整风反右以及随后进行的大跃进、人民公社、共产风结束和断送了。而此时日本却利用其有利的国际环境,将战略机遇期有效利用、持续发展,迅速实现经济崛起。新中国的第二次遗憾,是在20世纪70年代初的中、美、苏三国的三角斗争中,在苏联的战略威胁下,促使中美关系在1971年朝着正常化的方向迈进,使中国的战略环境得到很大改善。在1971—1976年的6年中,与中国建交的国家多达51个;在1949—1970年的22年中,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总共只有54个。如此良好的战略机遇,却由于文化大革命的持续进行,没有得到有效的利用。而在改革开放以后,由于中国的战略指导正确、战略准备充分,才能够在苏联解体、日本经济停滞不前、东南亚金融危机、美国深陷伊拉克战争泥潭、2008年世界经济危机等情况下,正确应对,抓住机遇发展自己,迅速走上世界经济大国的地位。

  中国的实践证明,战略机遇的价值,取决于战略准备的质量。中国现在所处时期不仅是一般大国崛起的“战略机遇期”,而且是摘取世界第一的“战略冲刺期”,必须做出更充分的战略准备,具备优质的战略创新、战略设计和战略指导。

  腾飞的中国,需要储备足够的“清醒”:“心理准备”

  成为世界第一,做头号强国,是中国21世纪的大目标。为这个大目标奋斗,需要充满激情。世界第一,本来就是中国的传统;头号强国,本来就是中国的历史。但是这个国家和民族的优良传统一度被丢失。丢失的原因,是中国人“集体睡着了”。正如孙中山于1924年所说,中国国家地位在近代世界“一落千丈”,“此中最大的原因”就是“从前失去民族精神,好比是睡着觉;现在要恢复民族精神,就要唤醒起来”。觉醒的中国巨龙,要再立中国第一的志向,再做中国第一的贡献,再尽中国第一的责任,再圆中国第一的梦想。

  伟大的中华民族一旦被“唤醒起来”,在激情澎湃的同时,还必须保持冷静和清醒。无论是在中国革命还是在中国建设的过程中,我们都患过急性的“激情病”,受过挫折,吃过大亏。而在当今全国沸腾、全民浮躁的情况下,保持一份冷静,储备一些清醒,显得特别迫切和重要。2007年中国GDP已经超过德国,居世界第三。但是中国人口有13亿人,德国有8000万人,2007年中国人均GDP是2604美元,德国是40162美元,是中国的15.4倍。差距是巨大的。2010年,中国经济总量超越了日本,成为世界第二,而中国的人均水平与日本的差距仍然是很大的。中国需要有赶超的冲动,同样需要有高度的理性和冷静。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