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在会谈中培育良好的情绪”

时间:2014-03-14 09:49   来源:中国台湾网

  毛泽东和周恩来、王若飞到重庆后,毛泽东与蒋介石会谈,和周恩来、王若飞与王世杰、张群、张治中、邵力子会谈,周恩来、王若飞与王世杰等人会谈。最初四天的连续会谈,主要是彼此交换意见,基本为我说你听,你说我听,互相了解、沟通。

  王世杰曾主张10天内解决问题,周恩来则提出先培养谈话的良好情绪。抗战前打了那么多年,抗战期间也摩擦不断,这回见面无论怎样客气,心头那些疙瘩也难解的,不先“培育情绪”行吗?再说之前已经谈了9年,只要能谈出和平,还在乎这几天吗?

  9月4日,开始谈判实际问题,“情绪”就来了。

  重庆中山四路101号、103号,就成了唇枪舌剑的战场。

  重庆出版社出版的《重庆谈判纪实》一书中,有一篇《两党代表谈判的情况》,日记般记录了从8月29日到10月10日的会谈内容,下面是其中两天的部分文字:

  九月四日。

  谈判开始,邵力子说,今天是谈具体问题,抑任意提出问题?周恩来同志说,任意交换意见的四天时间已过,本来昨天即应商谈具体问题,故有毛泽东同志与王雪艇(王世杰)之谈话,我党又提出了十一项具体建议。我们可否以此十一项作为根据,对其已接近者不谈,而对具体事项,不拘形迹的加以讨论?

  国民党代表即以中共三日提案中第九、第十两项使政府为难,要中共重加考虑。 王若飞同志说,昨天周恩来同志所提之十一条,你们即可就此考虑,何者可以同意,何者尚需商量?便可提出讨论。

  张群说:现在时机难得,我们必须拿出诚意,以达成此商谈之目的,然兄等此次所提条件,距离实在太远,由此可知我等商量之基础尚须加强,彼此了解之精神尚须增进。我以为现亟须确定者当是谈判之态度和精神。

  邵力子说,看了各位的方案,觉得成见过重,根本矛盾尚未消除。方案中第一、二两条,态度甚好,不胜赞佩,然亦有数点根本无从讨论,故我以为彼此间之了解与互谅,尚待增进。 周恩来同志指出,具体问题之解决,不免遭遇困难,自在吾人意料之中。为求问题之解决,我等已作了尽可能之让步:第一,认为联合政府现不能作到,故此次并不提出,而只要求各党派参加政府。第二,召开党派会议产生联合政府之方式,国民党既认为有推翻国府之顾虑,故我等此次根本不提党派会议。第三,国民大会代表中共主张普选,但雪艇先生谈话时既认为不可能,中共虽不能放弃主张亦不反对参加,现在亦不在北方另行召开会议。凡此让步皆为此次谈判之政治基础,可保证此次谈判之成功。国民党是第一大党,我等因有上述之让步,政治既可安定,各党派间亦可和平合作,毛泽东同志有此决心,毅然来渝,即在求问题之解决,如果不希望解决问题,何能远来?

  张群说,恩来兄所谈的政治基础,我甚了解。感困难的即为兄等提出的第九、十两条。此两条所涉及的军队改编与解放区处理办法与蒋主席及政府之主张距离甚远。倘如兄等所提承认解放区政权,重划省区而治,则根本与国家政令之统一背道而驰了。势将导致国家领土分裂,人民分裂。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