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碗里有肉,心中无码

时间:2014-03-10 10:33   来源:中国台湾网

  2米,这是我和苍井空最近的距离。

  她一袭白裙,坐在对面,吃沙拉,吃雕爷牛腩,又吃下一碗鲍鱼骨汤拉面;我坐在这边,把三种米饭倒进特制的大碗里,用牛腩混合着一点汤汁,搅拌一下,慢慢吃,有点微辣,是重口味。时不时地用眼角的余光扫一眼传说中的苍老师。

  据说与苍老师共进晚餐,是每一个宅男的梦想,我不算宅男,更像是饭局串子,但依然觉得跟苍井空一起吃饭是件不错的事。我事先想了一些话题,可以聊聊苍老师入行11年的辛酸,可以聊聊苍老师的现状,我可能会给苍老师推荐几家我觉得不错的馆子,实在没有可聊的,可以聊聊中日关系,以及世界和平,实在再没有聊的,也可以说说北京风很大。

  在雕爷给我打电话告诉我要跟苍老师共进晚餐的时候,我还是有点紧张,看了硬盘里的一些苍老师主演的动作片,情绪才得到一些缓解。我想告诉她,我一直以不快进的方式支持她。我在赴宴的路上,已经设想这顿饭的最高境界是:碗里有肉,心中无码。如果苍老师饭后心情好,摆弄一下书法,我也会跟着凑个热闹,显摆一下自己的书法水平,挥毫写下事先想好的句子:“与君一席饭岛爱,不及半晌苍井空”。

  事实上,这些想法都落空了,我们并没有在一张桌子上吃饭,而是相邻的两张桌子,苍老师吃饭的时候,也不允许别人拍照,我也没有机会跟苍老师对话,只是隔着一张桌子,隔着两米的距离,遥遥相望,2米,如同柏林墙。

  我能理解苍老师以及其经纪人的想法,苍老师为了一家餐馆的开业捧场,微博上抽出几个粉丝,吃个饭,拍个照,发个微博,就算完成任务,这不是事先约好的专访,也不打算请媒体采访,苍老师在中国是重点保护对象,吃完饭从特殊通道遁形即可。

  几个粉丝很是兴奋,他们带来大堆照片请苍井空签名,合影之后转瞬发到微博。其中一个小伙子从重庆远道而来,飞机因为北京风大,迫降天津,又乘坐高铁,辗转而至。他们应该和我一样,没有见苍老师之前,就熟悉她的一笑一颦,能从所有人喘息的声音中准确辨别出她这一款,关注她的微博,不因为她AV出身而觉得异样,而是赞赏她的努力,喜欢她的调皮,也承认她简直就是中日友好的民间亲善大使。雕爷牛腩给各位粉丝准备的小礼物也意味深长:一块硬盘,以及一小包大米,大米寓意着“种子”。

  据说有许多人高价想邀请苍井空一起吃饭,被她一一拒绝,她想换个面貌示人。我这里倒是不想再提苍老师的这顿晚餐,我想说的其实是“饭局”。

  饭局是中国特色,注重局,胜过饭。但是要说“拍卖饭局”这个概念,玩得最大的却是巴菲特。在中国,饭局拍卖往往是潜规则,在网上流传着一份女星档案,不同级别的女星陪吃饭的价码,从几十万到上百万不等,都未被证实,也不可能被证实。最近一次的巴菲特饭局价码是346万美元。按照规则,竞标获胜者可以邀请7名朋友与巴菲特在位于曼哈顿中区的Smith&Wollensky牛排馆共进午餐。在此前的12年里,12次午餐拍卖总计筹得超过1150万美元的善款,收益全部捐给Glide基金。2008年饭局参与者是个中国人:赵丹阳。证券股票界传奇人物。

  跟巴菲特吃一顿饭,据说可以聊出一些人生指南,这个我真心不信。后来也有模仿者,比如中国的史玉柱,一顿饭局拍出190万,也是以公益的名义;马拉多纳来北京,也拍卖出自己的午餐;世界传奇厨师费兰?阿德里亚在他的斗牛犬餐厅关门时的一顿饭,也拍卖了将近3万美元,买主是一个神秘的亚洲人。

  最近微博上的肉唐僧组织送饭,也有不少参与者拍卖饭局,一个大胸脯的姑娘叫“好火药”,胸部美妙如同TNT,一顿饭拍了上万元。支持肉唐僧的人越来越多,不少知名学者也加入其中,拍卖自己的饭局,用来筹款。我有心也在其中参与一把,但是一想我的那本《100元吃遍北京》,觉得自己的饭局不会超过100元,遂断了念想。

  饭局与权力,饭局与经济,饭局与诱惑,可以做成这个时代微小的注脚,它们不能解释这个时代,但是连缀起来,却能给这个时代的天空掀开一点缝隙,泄露出一点星空。当然也可以想象成为吹过玛丽莲梦露的那股风,可以掀开她美妙的白裙子。

  苍井空老师也穿着白裙子,坐在我对面2米远的地方。我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个消息:如果你和苍井空一起晚餐,你想问她什么?等她开始吃雕爷牛腩的时候,已经有许多条回复,那时苍老师吃得开心,发出一阵阵我们熟悉无比的笑声。问得最多的问题是:你真的是处女吗?

  当然没有机会问,我愿意试着代为回答:苍老师的身体和我们一样,布满辛酸,然而在心内中,宛若新生,灵魂犹如处女。

  摘自《汁吃诗》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