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一章 鹿角解 [3]

时间:2014-07-10 13:32   来源:中国台湾网
  早上的第三节课是物理课,电磁感应与交变电流,一如既往地沉闷。

  前桌的两个女生还在小声地议论着校园里的雨日传说,身旁的猫田自习完便翻起了服装设计杂志,把油光纸揩得哗啦响。

  而我正低着头,一整个上午,几乎都在翻着从早餐店那里取来的报纸,盯着里头的兼职广告暗暗盘算着接下来的挣钱计划,周密地在报纸上面涂画着——

  最近我总是在担忧生活费的问题。

  自从被迫搬出寝室住进了学校附近的出租屋后,每个周末都要抽出很多时间去打工添家用,可是现在手头仍然非常紧。真叫人头疼。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像我们伟大的科学家物理学家霍金,他就在经过实践后推翻了自己原先的黑洞理论。所以任何事情没有经过验证,只凭想象后来就有可能发现都是假的。”

  正在对着笔记本泄气发呆的时候,物理老师的讲课内容扑闪扑闪地蹿进耳朵,忽然觉得他说得很妙。

  “对呀,都是假的。”

  就是这样,很多事情等到经历后才发现根本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个样子。好比漂亮的晚礼服穿到身上才知道内里粗糙到硌人,曾经期盼着搬出寝室之后的生活能有所好转,如今却落得这种窘迫的境地,真的很该死。

  “报告!”

  教室门口响起了一声嘹亮的报告声,大概是转校生来报到了。稍后就听到了物理老师的一声“你怎么还不进来”。

  我没有抬起头,水费单以及下个月的房租数字还在我的笔记上跑来跑去。可有那么一瞬间,我听着物理老师的那句话,眼睛里有画面一闪,稍纵即逝。

  我感到莫名其妙,有一种预感越来越强烈,很奇怪。就在我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教室外又响起了一句——

  “因为您没有正声答应我进来呢。”

  “进来,你就是转校生吧?跟大家问声好吧。”

  我抬起了头,身体在那一刻不由自主地打了个激灵,脑袋嗡的一声就闷响起来。

  眼前有一名高挑的男生背着书包走了进来,站定在讲台上。他咧着嘴灿烂地笑,然后开始自我介绍。

  可是突然我耳朵失聪般,错愕着,什么都听不见。

  都听不见。

  “阿绿?”

  “阿绿?!”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旁的猫田死命地摇晃着我僵硬的手臂,语气紧张:“喂,你怎么了?你在哭?”

  身体在那一刻不听使唤,像是失去了魂魄,泪水猝不及防地布满了我的脸颊,感觉已经失去所有意识了。

  “你没事吧?”

  似曾相识的场景在脑海里聚拢,终于汇集成曾经第一次跟阿泽相遇时,一模一样的画面。

  那个人笑起来灿烂得整个人都在发亮。大概180公分的身高,宽阔的肩膀,温柔立体的脸庞,脸部表情看上去很懒。头发两鬓是剃掉的,但是眉毛却被厚实的头发隐隐约约盖住了。呼,那么一下,他鼓起嘴巴把额前的头发一吹,然后微笑地看着大家。

  时间就停滞了。

  ……

  是阿泽。

  眼睛失去了所有的焦点,一股又一股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控制不住自己。

  今天是第2100只纸鹤,那是阿泽,他回来了。

  摘自《与雨日肇事的爱》

编辑:昝晶萍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