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一章 鹿角解 [5]

时间:2014-07-10 13:27   来源:中国台湾网
  在别人眼里,升上高中后的我,仍然被划分为“不一样”的那一类人。

  跟阿泽见过最后一次面的那一年,爸爸跟妈妈离婚了,不久之后,我跟爸爸就搬到了这座城市,带着鲸鱼先生还有海龟先生。

  鲸鱼先生是我的一只玻璃杯,海龟先生是我的布偶。

  因为性格开始变得孤僻,只有它们能跟自己相伴。

  我的家在市区残留的颇有些年代的居民楼里,每天傍晚放学站在楼下眺望那枚破旧的窗台,总是显得非常落魄。

  不过好在,没有朋友可以带回家,这是最后可以感到欣慰的事情了。

  在上初中前,我的家只是在一个南部城镇而已,每天早晨出门都能睹见对面的阿姨在油条摊前支着大长筷发呆,然后叮铃铃响的自行车会从街道上穿过。可是妈妈向往繁奢的大城市生活,三番两次跟爸爸吵架,富有诗意地骂爸爸就像一只囚鸟。

  “你这只鸟!”现在想起来,总是有点略带色情的好笑。

  印象里妈妈的性格很刚烈,喜欢穿着大红色的高跟鞋,十厘米那么高的鞋跟。每次在看见妈妈回家把高跟鞋脱掉的那些动作里,总幻想妈妈随时会抄起那双红色的高跟鞋向我砸过来,重重地磕在我的脑门上。

  老会幻想。因为小的时候偷穿了妈妈的高跟鞋,咯嗒咯嗒地来回走着,还抹了妈妈的紫红色唇膏,胳膊差点被妈妈掐出血来。

  出生之后妈妈就不喜欢我,因为我长得不够漂亮。“鼻子那么塌,一点都不像我。”妈妈总是抱怨。妈妈也不喜欢爸爸不喜欢这个家不喜欢小城镇,最后妈妈跟爸爸离婚,跟一个城里男人跑了——

  我和爸爸一点都不恨妈妈,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追求。只是,从此以后我的心里就落下了阴影,妈妈在骂了我几百次“克星”后就走了,还没有疼惜地跟我说“阿绿才不是克星,阿绿跟大家一样”,就走了。

  给我留下了阴影,也给爸爸留下了羞耻感。爸爸觉得不能再让人瞧不起,硬把家搬到了大城市。

  就这样住进来了。

  长期以来,吃饭睡觉逛街看电影这些事情都由自己一个人完成,时间一久,又会觉得自己是妖怪。

  直到上了高中,性格上的缺陷仍然没有得到弥补。

  自卑,不爱说话,不喜欢交际,跟其他男生说话就会结巴冒冷汗根本无法正常交流,一紧张就会胡言乱语语出惊人。时间一久,从别人的口中得知,自己的外表似乎阴郁可怕,行为也常常无法预测——

  好比我选择搬进了灵异学姐的寝室

  摘自《与雨日肇事的爱》

编辑:昝晶萍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