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六章

时间:2012-05-24 16:20   来源:中国台湾网

  在布兰蒂这颗行星上,宇宙是由复杂的男女神祇体系来运转,有的是恶神,有的则是超级善良的神祇,譬如玛丽莲?梦露。另外还有南希?里根以及温莎公爵夫人等。有些神已经死了,也有些还活着,其中有不少是整形外科医生。

  这套体系不断变化,神明来来去去,并轮流替换彼此的地位。

  天堂某处的林肯总统使我们这台车散发着新车气息,驾驶起来就如广告般平稳顺畅。根据布兰蒂的说法,这几天控制天气的是玛琳?黛德丽,我们处于忧郁的秋天,坐在租来的林肯城市汽车蓝色外壳的内部,行驶在灰色天空下的五号州际公路上。开车的是瑟斯,布兰蒂总是坐在前方,而我总是坐在后方。车子在温哥华和西雅图之间美丽的风景中行驶了三个小时。柏油路和内燃引擎引领我们与汽车向南前进。

  这样的旅行其实很像在电视上看世界景观,所有的车窗都紧闭,使得布兰蒂行星带着温暖、寂静的蓝色气氛,平均气温是华氏七十度。在弯曲的窗玻璃外,树木和岩石组成的迷你世界不断往后卷动,就像卫星转播。我们处于布兰蒂的小小世界中,飞速穿过周遭的一切。

  瑟斯边驾驶边问:“你们有没有想过,生命就像是电视的隐喻?”

  依照我们的规矩,瑟斯开车时不能听收音机,因为上次当收音机播放狄昂?华薇克的歌时,他突然开始大哭,流下大颗的雌激素眼泪,并因黄体激素的啜泣而剧烈颤抖。如果狄昂?华薇克唱的是波特?巴克拉克的歌,那么我们就得停下车,否则一定会死于车祸。

  瑟斯之所以容易掉眼泪,之所以变成圆脸,之所以失去眉毛底下与脸颊的阴影,之所以不时把手伸到衬衫底下抓自己的乳头,之所以张大嘴巴还翻动眼睛露出白眼,全都是加在他健怡可乐里的荷尔蒙搞的鬼。其中包括复合雌激素、普力马林、雌二醇、口服避孕药等。以他目前每天服用的剂量来看,很有可能会导致肝脏损害。事实上,现场要是有个医生,大概会诊断他的肝脏已经受损,或得了癌症、血液凝块或血栓。但我还是想要尝试,而这当然纯粹是为了取乐。看着他的乳房逐渐变大,全身肌肉变成脂肪,并且在下午打瞌睡,这些都很有趣。不过他要是死了,我就得寻找其他乐趣了。

  瑟斯边开车边说:“你们会不会觉得,电视让我们变得好像上帝?”

  这倒是个新点子。他的胡子变得稀少,想必是抗雄激素抑制了他的睾丸素分泌。他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水肿现象或是忧郁心情,不过我却从后视镜看到泪水从他的眼睛滑到脸颊上。

  “难道只有我在意这种问题吗?”他说,“这台车里只有我具备真实的感情吗?”

  布兰蒂在读一本平装书。她平常大多在看整形外科的强力宣传单,上面有完整的阴部彩色照片,以图解方式说明尿道该如何配置以确保尿液能够向下流,另一张图片则说明阴核如何装上去。这些阴部的价位是五位数,从一万到两万美金不等,据说比真的还棒。布兰蒂几乎每天都会拿这些照片给我们看。

  剧情跳到三个礼拜前,我们在华盛顿州斯波坎市的豪宅中。这里是南丘一座花岗岩城堡,从浴室窗户可以俯瞰整座斯波坎市。我摇动着棕色的波可丹止痛剂药瓶,将药丸收到我专放波可丹的皮包口袋里。布兰蒂在洗手台底下搜刮干净的磨指甲纸,结果找到了这本平装书。

  所有的男女神祇都相形失色,让位给新的神明。

  剧情跳回瑟斯在后视镜中看着我的胸部。“电视的确让我们成了上帝。”他说。

  给我容忍的表情。

  闪光灯。

  给我理解的表情。

  闪光灯。

  即使我们这几个礼拜一直在一起旅行,瑟斯动人而易受伤害的蓝眼睛仍旧不敢直接注视我的眼睛。他没有发觉自己突然陷入忧郁内省的心境。口服避孕药对他的眼睛造成副作用,使眼角膜弧度变得更凸,一戴上隐形眼镜就会掉出来。这或许是他每天早上喝的柳橙汁中加入的复合雌激素造成的影响,然而他却没有注意到这些征兆。

  这或许是他在午餐喝的冰茶中加入的环丙氯地孕酮造成的影响。但他永远不会猜到,也永远不会发现是我搞的鬼。

  布兰蒂将包在塑料丝袜中的双腿放在仪表板上,继续读她那本平装书。

  “打开电视看午间剧场,就可以偷窥任何人。每个频道都有不同的生活,而这些生活几乎每个小时都在变动,就像在看网络上的真人视讯一样,你可以偷窥全世界而不被发现。”瑟斯对我说。

  布兰蒂已经连续三个星期都在读那本书。

  “看电视甚至还可以偷窥人们的性生活,你懂我的意思吗?”

  也许吧,条件是你要每天服用五百毫克的黄体激素细粉,才有可能产生这种想法。

  窗外又晃过了几分钟的风景画面,全都是些高耸的山峦、古老的死火山等常在户外看到的景象。永恒的天然自然主题。原始的材料处在最原始的状态。未经雕琢。未经改善的河流。维护不良的山峦。污秽。生长于泥土中的植物。天气。

  “只要你相信自己拥有自由意志,就了解上帝无法真正控制我们。”瑟斯边说边将双手从方向盘放开,比手画脚加以说明,“既然上帝不能控制我们,他所能做的就是在觉得无聊时换台。”

  在天堂某处,我们的生活就像上帝在浏览的在线真人视频。

  布兰蒂摄影机。

  布兰蒂脱下夹脚高跟鞋,舔了舔食指,缓缓翻开书页。

  窗外匆匆闪过古老的原住民岩石壁画及垃圾。

  “我的意思是也许电视也让我们成了上帝。而我们很有可能都是上帝的电视。”瑟斯说。

  站在碎石砾山肩上的或许是北美麋鹿,也可能是任何用四只脚走路的动物。

  “别忘了圣诞老人。”布兰蒂边看着书边说,“圣诞老人也能看到一切。”

  “圣诞老人只是童话罢了。”瑟斯说,“他只是替上帝暖场的乐团。圣诞老人根本不存在。”

  剧情跳到三个礼拜前,我们在华盛顿州的斯波坎市搜刮药物,布兰蒂躺在主卧房开始看书。我拿了三十二颗宁比泰。三十二颗宁比泰落入我的皮包口袋里,但我自己并不吃这些产品。布兰蒂仍旧在看书。我在手背上试了所有的唇膏颜色,布兰蒂仍旧躺在超大尺寸的水床上,靠在有数千亿小孔的蕾丝枕头上看书。

  我将过期的雌二醇及半条蓝茉莉色唇膏放入袋子里。不动产经纪人朝着楼上喊:“有什么问题吗?”

  剧情跳到五号州际公路,路上有块招牌:

  前方是喀佛舞台休息站,以低廉价格提供干净食物

  剧情跳到斯波坎市。这里没有燃烧蓝莓,没有生锈玫瑰,没有茄色梦幻。

  不动产经纪人朝着楼上对我们喊。他无心催促我们,不过他想知道我们是否需要知道任何事情,是否有任何问题要问。

  我探头张望主卧房,看到布兰蒂躺在水床白色的被单上,要不是她还在呼吸,否则真的就像是死掉了一般。

  哦!紫色锦缎加上珍珠蕾丝边的裙子!

  哦!黄玉宝石装饰的琥珀色开司米多层毛衣!

  哦!带钢圈的光滑貂皮短上衣!

  我们该走了!

  布兰蒂将那本平装书放在她丰过胸的一对大乳房上,生锈玫瑰色的脸颊躺在红褐色的头发和蕾丝枕头套上,茄色的眼睛睁大,看起来就像刚服用了过量的氯丙嗪。

  我首先想知道的就是她吃了什么药。

  平装书的封面是一个骨瘦如柴的漂亮女孩,脸上带着美丽而淡泊的微笑。女孩的一头金发宛若飓风,刚离开她脸部的西海岸,脸孔则宛若希腊女神般,有着长长的睫毛及画了眼线的大眼睛,就如阿奇漫画中的贝蒂、维洛尼卡或里佛岱尔高中其他任何女孩子。白色的珍珠环绕在她的手臂和脖子上,身上处处闪烁着钻石光芒。

  这本书叫做《萝娜小姐》。

  布兰蒂的夹脚高跟鞋把水床的白色被单踩脏了。她说:“我终于找到真正的上帝。”

  不动产经纪人距离我们只有十秒之遥。

  剧情跳到神奇的大自然不断从我们眼前飞逝。兔子、松鼠、汹涌的瀑布。这是最糟糕的部分。金花鼠在地底下挖地洞。鸟儿在鸟巢里休憩。

  “布兰蒂公主就是上帝。”瑟斯对着后视镜告诉我。

  剧情跳到斯波坎的不动产经纪人边大声说话边走到楼上,这栋花岗岩城堡的屋主已经快要抵达停车场。

  布兰蒂睁大眼睛躺在水床上,几乎没有呼吸。她说:“萝娜?巴瑞特。萝娜?巴瑞特是我最新的超级偶像。”

  剧情跳到布兰蒂在林肯城市汽车内说:“萝娜?巴瑞特是上帝。”

  在我们周围,侵蚀力与昆虫正吞噬着这个世界。人类制造的污染根本不算什么,生物递降分解的脚步不论人类是否参与,都会持续进行。我检查皮包,找到足够的安体舒通给瑟斯当下午的点心。路边出现另一块招牌:

  美味魔术米糠──提供最棒的食物

  布兰蒂宣称:“这本《萝娜小姐》是她的自传,由班坦丛书出版,加州洛杉矶日落大道的纳什出版公司编辑……”布兰蒂一口气说到这里,深深吸入一口充满新车气味的空气后,又说:“……一九七四年出版。萝娜小姐宣称她生长在皇后区,小时候是个肥胖的犹太女孩,鼻子很大,还得了特殊的肌肉疾病。”

  布兰蒂说:“这名棕发的胖女孩重新塑造自己,成为著名的金发超级明星,还吸引当时的性感偶像乞求她,希望让自己把阴茎插入她体内一英寸也好。”

  看来我们都失去了自己的母语。

  另一块招牌写着:

  下个星期日,来享受酒鬼冰牛奶!

  布兰蒂说:“她的经历真的很惊人,在一百二十五页,她几乎被自己的鲜血淹死!当时萝娜刚动了鼻子的整形手术。她写一则故事只赚五十美金,但她却存到一千美金来支付整形手术。这是她第一个奇迹。萝娜在医院里刚动完鼻子手术,头部包得像木乃伊一样,她的朋友来看她,说好莱坞传言她是同性恋。萝娜小姐怎么可能是个同性恋?这当然是谎言!她是女神!所以她一直尖叫一直尖叫一直尖叫,直到最后脖子上的一条动脉破裂。”

  “哈利路亚。”瑟斯边说又边掉下眼泪。

  “后来……”布兰蒂舔了舔巨大的食指,翻过几页,“到了两百二十二页,萝娜再次被交往十一年的烂男人拒绝。当时她已经连续咳嗽好几个礼拜,所以服了一大把药,陷入半昏迷状态,几乎要送命,就连救护车……”

  “赞美上帝。”瑟斯说。

  车窗外的原生植物生长在各自喜好的地方。

  布兰蒂说:“亲爱的瑟斯,别抢我的台词。”蓝茉莉色的嘴唇继续说:“就连救护车司机,也以为萝娜小姐在抵达医院前就会死亡。”

  水蒸气构成的白云飘浮在上方的──你也知道──天空。

  布兰蒂说:“就是现在,瑟斯。”

  瑟斯便说:“哈利路亚!”

  野生雏菊及印第安画笔花从我们眼前飞逝,它们只是另一种生物形态的性器官。

  瑟斯问:“你想说什么?”

  “根据这本一九七四年出版的《萝娜小姐》,萝娜?巴瑞特九岁的时候胸部就很大,她当时甚至想要拿剪刀剪掉自己的乳房。她在书中的前言提到,自己就像是被开肠剖肚的动物,所有闪闪发亮的重要器官都在颤抖,像是肝脏或大肠之类的。每一样东西都湿淋淋地脉动。她希望有人能来替她把自己缝合成原状,但是她也知道没有人会替她这么做,所以她只好拿起针线自己来缝。”

  “真恶心。”瑟斯说。

  “萝娜小姐说,没有一件东西是恶心的。”布兰蒂说,“萝娜小姐说,找到幸福的唯一方式,就是要有勇气被完全剖开。”

  一群小小的原生鸟类正忙着啄取食物。

  布兰蒂拉扯后照镜,直到看见我的倒影才问:“布芭?乔安妮,你觉得呢?”

  那些原生小鸟将细小的枝叶堆在一起,显然是要利用当地素材来建筑自己的窝。

  “布芭?乔安妮,你为什么不也说说自己的故事呢?”布兰蒂说。

  瑟斯说:“你们记得在密苏里的时候,公主疯到吃下包在金箔纸里的栓剂,因为她以为那是杏仁巧克力?那时她也陷入昏迷,差点在送到医院前就死了。”

  车窗外的松树生产松果,所有性别的松鼠和哺乳类动物成天忙着找交配对象,或当场生产,或舔舐幼子。

  布兰蒂说:“亲爱的瑟斯。”

  “什么事,母亲?”

  秃鹰喂食幼鸟的景象让人联想到暴食症。

  布兰蒂说:“你为什么想要引诱所有你看到的生物?”

  另一块招牌写着:

  纳比烤肉店,提供香喷喷的美味鸡翅

  另一块招牌写着:

  牛奶口香糖──低脂美味的真正起司口味

  瑟斯咯咯发笑,红着脸用手指卷着自己的头发说:“你别把我说得好像性强迫症患者。”

  天啊,跟他处在一起,连我都觉得自己太有男人味了。

  “宝贝,”布兰蒂说,“你根本不记得自己交往过的一半对象。”她说,“噢,真希望我能忘记。”

  瑟斯从后视镜看着我的胸部说:“人们之所以要问其他人如何度过周末,就是因为想要谈论自己的周末。”

  我猜只要再让瑟斯多吃几天增强剂量的黄体激素粉末,他就会长出一对完美的乳房了。我必须留意的副作用包括恶心、呕吐、黄疸、偏头痛、腹痛以及昏眩。我试着记住精确的有害剂量,但又觉得太麻烦了。

  刚经过的招牌上写着:西雅图,一百三十英里。

  “来吧,布芭?乔安妮!露出你体内发亮、颤抖的内脏!”布兰蒂,我们的上帝与母亲,下达命令,“告诉我们一则赤裸裸的个人故事。”

  她说:“剖开你自己,再把它缝起来。”并将处方笺和一支茄色梦幻眉笔递给后座的我。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