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生命需要乳汁,更需要温暖

时间:2012-04-26 14:33   来源:中国台湾网

  少年夫妻老来伴、多年父子成兄弟等,说的都是长期的共同生活,双方的互相了解是其他人无可比拟的。因此,彼此的关系达到了不可分割的状态,彼此的互动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即便父母远在天边或已辞世多年,他们仍是孩子精神上的陪伴。只不过,这种陪伴的质量、关系的好坏,因人而异。 

  父母和孩子都是“建设家园”这一工作的合作伙伴。无论孩子的成就如何,无论孩子与父母是否同居一地,这种情感的交流与互动、关系的建设与演变,是伙伴间永不停止、无法切断的联系。 

  两只玩具母猴的启示 

  约翰·鲍尔比(John Bowlby)的依恋理论认为,人具有寻求与某人的亲密,并且当其在场时感觉安全的心理倾向。 

  案例 

  1958年,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动物心理学家哈洛(H?Harlow)做了一系列的幼猴实验,旨在调查成长的需要是否只是由生存等所谓的基本驱力来满足的。把刚出生的小猴子与母猴分离,并在室内放两只玩具母猴。一只玩具母猴是由铁丝网编成的,虽然触感冰冷坚硬,但是能提供奶水;另一只玩具母猴是由毛绒布和泡沫橡胶等柔软温暖的材质做的,但是没有奶水。实验证明,幼猴更愿意与绒布母猴待在一起。与绒布猴子待在一起的幼猴表现得更安静、更好奇、更安心。 

  这个实验打破了“有奶便是娘”的结论,验证了约翰?鲍比尔的依恋理论。从很小很小的时候起,我们活着就不只是为了吃饭,我们吃饭是为了活着、为了有安全感、为了快乐、为了得到爱。 

  依恋的发展 

  多年前我读过一个美国驯马师写的一篇文章。这位驯马师说再烈的野马都会被他驯得俯首帖耳。他在文中写道:“我会在草地上驱赶着一群马嬉戏、玩耍。此时被驯的那匹野马会站得远远的。我不去理它,装作没有看见它,继续指挥着马群游戏。渐渐地,这匹野马开始被吸引,它慢慢地靠近了一些,但仍然心存犹疑,我还是不理它。慢慢地,野马越靠越近,它想加入到马群中来。而我却要阻止它靠近,把它驱赶出去。它显得越来越烦躁,越来越焦虑,被赶走时显得悲哀、恼怒和恐惧。这时我要把握好分寸,如果太快接纳它进入马群,它不会对我心存感激而尊重我的权威,顺从我;如果一直拒绝,它又会放弃加入马群的尝试,彻底走开。” 

  读这篇文章的时候,我脑中出现的是一些现实生活中、古代以及文学作品中的那些孤独的、离群索居的、隐身遁世的人。无论他们表现得多么倔强、多么骄傲、多么孤芳自赏,他们内心的落寞与孤寂、悲伤与渴望、矛盾与扰动……是我们都能感受到的。 

  如何在社会、集体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处理好人际间的情感与互动,既能去爱,也能被爱,依赖于从小与父母的互动中打下的基础。而在与父母的互动中,开始孩子是被动的,主动权掌握在父母手中,尤其是母亲的手里。这就开始了依恋的发展。 

  在0~3岁时,孩子的依恋对象(主要是母亲,也可以是固定的孩子的看护者,如保姆、祖母或外祖母等)是否足够靠近?是否给予了足够的关注?给予的反馈是否及时?根据心理学著名的依恋理论,儿童在0~3岁时与父母,尤其是与母亲的关系,影响到其成人后一生的人际关系模式。 

  足够的靠近 

  足够的靠近是指真实的身体的靠近。对于婴儿来说,就是是否有足够的抱持和抚摸等身体的接触;对于会走路的幼儿来说,就是母亲是否在视线范围内。在母腹中时,胎儿泡在羊水里,被胎盘紧紧地包裹着,听着母亲的心跳。突然降生到这个世界,一切全都极大地改变了,尤其是环境的巨变。为了让婴儿有一个逐渐适应的过程,我们最好能尽量模拟其原来的环境。最好的办法就是裹好,保证一定的温度,紧紧地抱着他。英国米里亚姆?斯托帕德(Miriam Stoppard)博士的《新编孕产指南》里介绍,最新的研究成果证明,暖箱未必是最好的对早产儿的保护,医生建议,最好为早产儿准备一间不那么明亮的房间,母亲只穿宽松的浴衣或睡袍坐在躺椅上,脱去早产儿的衣服,面对面地将他搂抱着放在母亲胸前,然后再裹紧母亲的浴衣或睡袍。这样护理下的早产儿,之后的存活率、神经发育程度与健康程度,都比在暖箱中长大的早产儿要好很多! 

  案例 

  我的三姨来自黑龙江农村,她来帮我带女儿时告诉我,在农村,有经验的接生婆和一些上了年纪的妇女对早产儿或生下来明显虚弱的婴儿有个办法——装裤兜子里。农村的缅裆裤裤腰肥大,提得也靠上。她们会把早产儿脱光,肉贴肉抱在自己的怀里,再挽上裤腰扎紧,披上外衣或棉袄,坐在热炕头上抱上一天一夜,这样早产儿基本上都能存活下来,并健康成长。她们的方法与英国的最新理论竟如出一辙!可见,贴身的拥抱与抚摸对我们的心理和生理产生的作用太大了!即便长大成人,我们也仍然会怀念、渴望并重复拥抱与抚摸。 

编辑:刘承思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