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序 人间四季好时节

时间:2013-01-17 13:43   来源:中国台湾网

  序  人间四季好时节

  又到了白日蜀葵绽放,夜晚燕子啼叫的春分时节。

  静夜独坐佛前沉思,白日里灿烂盛开的蜀葵已沉睡,燕子鸣叫忽远忽近,最终消失在远方的夜幕中。夜,仍微凉、清冷,回想那个“和佛陀一起赏花”,同样微凉、清冷的春夜,竟已匆匆数年。

  佛陀的容颜未曾稍改,佛前,花开花谢无数回,我已虚长几岁。佛堂外,人间岁月流转,日出日落、寒暑春秋,只有佛陀一如往昔,慈眼低垂。而我这痴迷的众生,仍在轮回中,苦苦探索着一丝解脱的消息。

  生命在时间之中延续,修行也在时间之中完成。分分秒秒、时时刻刻、日日月月、岁岁年年、生生世世,时间宛如一条丝线,串起修行点滴的片断。即便那片断微小如沙粒、微尘,脆弱如水珠、花露,时间仍将它们一一收集,串成修行累积的智慧结晶。看似微不足道,但却弥足珍贵。

  我们从时间中确立自己,也在时间中遗忘自己,过去的“我”不断被抛弃,新的“我”又在时间流中诞生。时间无常相续,人的念头也是无常相续,我们既要看清无常,不再执取过去,并有所警觉,把握当下;同时又要找到连贯的相续之处,串联起自己的人生智慧,展望新的明天。

  时间步伐仓促,又静悄无声,贯穿一切,又无形无相。四季的轮转,使静默、无形的时间有了声响、样貌。古人又将四季的特征加以明确纪录,形成中国传统廿四节气,让我们得以进一步听见时间的跫音,一窥它的身影。

  在《和佛陀一起云游四季》中,我记录了自己曾经历的四季,企图串起时间之流里点滴的沙粒、微尘、水珠、花露。借由廿四节气中,古人所观察到大自然的动态,对应佛法的观照,摭拾自己在春、夏、秋、冬流转间,那曾有的足迹与心绪。

  大自然一花一树、一草一叶,变化无常、生灭不已:

  春天—“立春”东风解冻,“雨水”草木萌动,“惊蛰”春雷初响,“春分”燕子飞来,“清明”桐花开放,“谷雨”斑鸠展翅。

  夏天—“立夏”蚯蚓出土,“小满”野菜繁茂,“芒种”月桃盛开,“夏至”蝉儿嘶鸣,“小暑”荷花亭亭,“大暑”夏台风雨。

  秋天—“立秋”凉风徐徐,“处暑”稻谷成熟,“白露”鸿雁归来,“秋分”中秋满月,“寒露”菊花风华,“霜降”草木凋落。

  冬天—“立冬”山茶花开,“小雪”彩虹躲藏,“大雪”白雪纷飞,“冬至”水泉初动,“小寒”喜鹊筑巢,“大寒”四野坚冰。

  大自然从未将自己留驻在某一处,它总是随着时间,展现着“生、住、异、灭”、“成、住、坏、空”,是如此不可思议!四季依序、荣枯有时,谁又能主宰呢?

  在大自然法则中的我们,心念也常在一时片刻中经历四季—有时是满怀希望的春天、意气风发的夏天,有时又是凄凉落寞的秋天、孤寂绝望的冬天,心田四季转换不歇。“如是生、如是灭”,其中并无一个可以主宰的“我”存在。

  佛经说:“色无常,无常故苦,苦故非我,非我非我所,是名真实正观。”时间的无常变化带来了苦迫,苦迫的解除在通达“无我”。若我们不能从无常的观察中,提炼出如实了知“缘起性空”的“无我”智慧,所有对无常的观察,恐怕又成为颠倒梦想,徒增感慨。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四季纵使无常苦短、瞬息万变,一个看穿无常、透视无我的行者,却能随顺因缘,放下苦乐,并以清净的平等心看待世间,而得到平静的喜悦。

  让我们一起和佛陀云游人间四季吧!远离忧悲苦恼,看四时佳景,度日日好日。

  春

  立春 雨水 惊蛰 春分 清明 谷雨

  皈依的心

  我在小山巅上,静静顶礼远方的大佛。

  佛在天阔云深、大地苍茫之间,无言地注视着熙攘尘世、芸芸众生。

  大佛所在的地方,是附近乡镇有名的寺院,想此际正月新春,寺内寺外应是满溢虔诚的来山信众。不会有人知道,在与它遥遥相对的另一座山巅,有位僧人,迎风伫立,默默凝望着无垠苍穹下的大佛。

  太远了,我的视线有些迷茫。空旷的野外,暮霭沉沉,麻雀不时啁啾低飞;被穿越云层的阳光照得发亮的红毛草,于轻风中摇摆着;一棵新翠的绿树,在偌大的田野间,静默无语。

  田边由绿转黄的竹林里,农人们彼此的吆喝声,以及随他们上山,三三两两的家犬吠声,今日皆不复可闻;只剩下灌溉沟渠内的流水,兀自哗哗地流动着。假日里,成群结队骑着脚踏车,与风竞速的骑士们,同样不见踪影;唯有山径上的几只小粉蝶,在昭和草砖红小花前,上下飞舞着。

  远方,泼墨飞白的山峦层峦叠嶂,幽林烟树,一片迷蒙。天地茫茫,人世因缘流转,如今的自己又身在何方?人生的脚步转呀转地,谁能料到何处是起点?何处又是归程?

  我曾经和许多人一样,平凡地生长于美丽的小镇,有着寻常的成长与求学过程,然后在父母难舍的眼泪中出家。经历了十余年的僧团磨炼,最终又选择了静修的修行生活。如今,来到这座小山巅,静静听着远方依稀的尘嚣,注视那尊庄严静默的大佛。

  山下的鞭炮声,此起彼落,从四面八方纷至沓来,打断了我的思绪。新的一年刚刚降临人间,尘世的众生在佛陀慈悲的凝视中,又即将开始一年四季的轮转。

  这会是什么样的一年呢?又会经历什么样的风雨骄阳呢?佛陀即使能预知,也无法告诉我们,这是受众生业力牵引的,非佛力所能翻转。我们还是得依照着过去所造的业力,如实经历人生的每个春、夏、秋、冬,体会日日的喜、怒、哀、乐。

  风,带着几许早春的冰寒,从耳边呼啸而去。大佛依旧端坐在彼处那端,新春的开始,我想在这里皈依佛陀,让自己重新回到原点,再次启程,祈祷菩提路上的每一步踩踏里,步步循佛足迹;无论人生行至何处,都能与佛相随,身安、心安。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