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记忆中的幻境

时间:2013-01-17 13:43   来源:中国台湾网

  记忆中的幻境

  那是出家前一年的新春。

  我们坐了老远的车子,黄昏时来到这座深山的寺院。

  来山信众络绎不绝,穿过川流熙攘的人群,只听见拜千佛的梵呗自大殿传出。那庄严虔敬的梵音,透着远古千佛的召唤,与内心深处的向往遥相呼应。

  我们决定挂单一夜,寺里游人如织,欲求一住宿空间而不可得。幸好,在此出家却素未谋面的学姊,安排了一处顶楼加盖的小房间。拥挤得无法翻身的夜里,我在思绪朦胧之际,模糊入睡。

  翌日清晨,一大片早春晨雾自窗外无声飘进,穿梭、流动于身畔。人在雾里,呼吸满是沁凉,连肺腑也清新起来。

  行步至中庭,只见远方山峦氤氲,近处紫雾蒙蒙,宛如仙境,好似那曲“甘露歌”所唱:

  山灵水秀,紫雾蒙蒙,有清音随风吹送。

  晨钟叮当,暮鼓咚咚,敲醒了迷失的梦。

  我暗自咀嚼着:“生有涯,事无穷,好时光须珍重。”不久,阳光现身,云雾散去,我们依依不舍踏上归程。

  这份记忆多年后依旧如新,如今旧地重游,却彻底粉碎。

  看着眼前一切,我不敢相信。我想,山门前嘈杂的摊贩,应是后来才增添的,但记忆中飘逸出尘的深山古刹,为何被硬生生地移往尘嚣充斥的路边?对面飘着山岚的高山,何时变成了平缓无奇的小山丘?那迷蒙的紫雾呢?

  霎时间,恍若置身时空错置的幻境,如梦似真。

  听同行年长的朋友说,此地数十年未曾改变。那么,我当年去的寺院,又在何处?莫非一切都是主观认定所致?我困惑、迷惘着。

  我想起日前回到旧家,那个儿时和奶奶同住过的房间,讶异地发现,它是如此的小。

  记忆中,这里有张可以让我翻来滚去的大木床,床左边挂着奶奶的几件有着旧式衣襟的衣服,在昏暗的夜里,常使我误以为那里有人。

  窗边,还有张高脚方桌,桌上有盏昏黄小灯,正对着木床的,是一个泛着岁月光泽的雕花衣架……

  可是眼前的斗室,看来似乎装不下我记忆里的景物。

  是我身体长大了,所以觉得房间变小了?还是长大后的我,在经历了更多事情后,再也不觉得它有多大了?

  佛法认为“万法唯识”、“唯识无境”,我们对外境的认知,来自于主观心识的投射,并没有绝对客观、永恒不变的外境存在。

  当时所见与现在所见,皆受限于当下的身心,没有真实可得,都是刹那生灭的“幻境”。 

  只能说,一切缘起性空。不是吗?

  无所有的苦楝花香

  过了严寒冷峻的冬天,再到山上的树林,才赫然发现,原本叶片枯落、萧瑟凋残的林间,春在枝头已十分!

  满山的苦楝树,已悄然披上层层淡紫花海,那浓郁的香气,带着甜甜的味道,笼罩林梢,像流云,像晨雾,也像烟霞。抬头望去,成群的蜜蜂飞舞在一簇簇轻柔迷离的紫花前,忙着酿花蜜。

  我在林间流连徘徊,鼻尖追寻着芬芳。花香一阵阵袭来,时近时远、忽隐忽现,又好似那芬芳从未离开鼻尖。当我迎面寻视,它骤然而止;当我转身回望,它又幽幽飘散……

  这馥郁的幽香,是何其美好!缥缈、悠远而灿烂,我们却无法携在身上,带回珍藏。它不属于我也不属于任何人,甚至不属于它自己。

  苦楝花林与苦楝花香,是大自然一个春天的剪影,映现于此时空交会之处。

  当我离开这片苦楝花林,那像流云,像晨雾,也像烟霞的花香,依旧在林间飘动,并不因我的远离而寂然淡去,同样的,也不因我的乍到而热情浓烈。我只是在当下偶然路遇,清香入鼻,在这春天的剪影中,平添一个人影罢了!

  古德说:“秋到任你林落叶,春来从你树开花”,秋天满山的落叶、春天一树的繁花,对于修行者来说只是平常,不因花开而喜,不因叶落而悲。之所以能如此洒脱,不就正因为“无所有”吗?

  在缘起的世间,我们与万物相依互存,又实则互不拥有。佛陀说:“一切法,无所有,毕竟空,不可得。”一切的人、事、物,所有眼、耳、鼻、舌、身、意等六根所对应的境界,都是因缘生灭的幻相—曾经生起,又终归幻灭。世上没有任何一种力量,可以主宰这些生生灭灭的现象—包括一棵苦楝树的花开与花谢。如果在相遇的当下,我们产生一丝一毫想掌控、占有的心,苦,就从贪爱中产生了。

  所以,佛陀教导行者要时时观察一切法的生灭变异,而能通达“无所有”的真理。若我们能真正体悟“无所有”,那么“三界横眠无一事,明月清风是我家”,就不再是远在天边的梦想,而是当下即能了悟的境界。

  至此,心无挂碍,任意悠游,明月为枕,清风为被,是何等自在逍遥呀!

  苦楝花林中,沉醉花香的我,暗暗想着。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