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袁世凯,我看行

时间:2012-11-13 04:02   来源:中国台湾网

  袁世凯真正置身军界,是从朝鲜壬午之变的时候开始的。壬午之变发生的根源在于日清两国政府之间的争端,所以要了解袁世凯的事情,就必须先知道日本和清政府的交涉情况以及朝鲜变乱产生的原因。在日本的明治初年,朝鲜一味依赖清朝,坚持闭关自守的政策,不与其他国家互相往来。我日本国的君臣见东亚局势艰辛,担忧唇亡齿寒的事情发生,于是劝朝鲜变法自强,不要光有依赖的心理。清朝却把朝鲜当做自己的藩属国,对朝鲜的内政进行干涉,但凡朝鲜朝廷的一举一动,都必须和身在远方的李鸿章商量。假使清政府真的能够做到奋发图强,加强军事以抵御外敌入侵,那么清朝以上的做法还有说得过去的地方。然而清朝自己内政不修,边境缺少防备,自己国家的事都顾不过来,还夜郎自大,这就造成了日本和清朝政府在朝鲜问题上的意见大相径庭。朝鲜一些有识之士感恩于日本的忠告,有了独立自强的志向。而那些朝鲜的顽固者受到清朝的笼络,仍然想依赖清朝,以小国侍奉大国为宗旨,两个党派的争端也因此而产生。感恩于日本的忠告而省悟的是独立派,奉行依赖清朝政策的是事大派。

  日本明治十五年,也就是光绪五年( 1879 ),美国派海军中将拉斐尔为全权大臣,驾着军舰来到朝鲜,要求和朝鲜缔结条约,开始通商。因为朝鲜的内政外交都受到清朝的干涉,拉斐尔于是先到清朝拜见了李鸿章。这正是美国人的外交手腕。李鸿章没有明白美国人的用意,误以为美国要和朝鲜缔结条约,先来通知他,这表明美国承认朝鲜是清朝的藩属国,于是答应了美国通商的要求,并请拉斐尔在天津议订草案。李鸿章一面嘱咐朝鲜国王派遣大臣金允植到天津,一面为两国拟订条约草案,他满以为清朝可以成为此次缔结条约的主导者,于是在条约草案的第一条就写上了朝鲜是清朝的藩属国。美国大臣见到这份草案后严词拒绝,李鸿章也无可奈何。等美国大臣到朝鲜时,清朝派遣水师提督丁汝昌来到朝鲜,强迫朝鲜在条约内声明朝鲜是清朝的藩属国。

  朝鲜迫于形势压迫,在条约之外另给美国大臣一个照会,声明自己是清朝的藩属国。美朝签订的这个条约对朝鲜极为不利,条约订立之后,朝鲜人心里都非常痛恨清朝,都知道清朝不足以依靠,想脱离清朝的束缚而争取国家独立的人越来越多。但是朝鲜的大王昏庸懦弱,王后闵氏专横淫乱,控制着朝政大权。朝鲜大王的父亲大院君叫李昰应,他极为不平,想清君侧,整朝纲。加上朝鲜受清朝逼迫,和美国缔结了屈辱的条约,群情激愤,大院君便在暗地里对民众进行煽动。此时恰好碰上朝鲜京城因为合并军营,造成士兵缺少粮饷,给军士发了一些无法食用的粮食。于是,七月二十三日,士兵高喊着聚集在一起,直奔长官府邸,大肆屠戮,闵氏一族被杀者尤其多,此次事件逐渐蔓延到日本的使馆。日本的花房公使差点被杀,日本商人和民众的财产也受到很大损害。幸亏公使逃到了济屋浦,被英国船只救起,才得以将此消息报告给日本政府。当时清政府的北洋大臣李鸿章因为母亲去世回到了老家,代替李鸿章处理事务的是张树声。张树声听到朝鲜的急报后,立即命令吴长庆带军队到朝鲜平定变乱。这是袁世凯在军界初露端倪的一个大好时机。

  袁世凯在吴长庆军中磨砺了许久,但是一直没有找到可以一试身手的机会。他听说有军情,于是自告奋勇要求报名参战。吴长庆的军队由于长久驻扎,没有操练,军队战斗力非常衰弱。现在军队整装待发,可是军官借故躲避,士兵到处逃窜,营务处以及各营的武官都纷纷请假。正当吴长庆痛恨手下退缩不前的时候,袁世凯却请战,吴长庆欣喜异常,对袁世凯大加表扬,并派遣他为援朝鲜的先锋委员,率领二百名亲兵先行开赴朝鲜。袁世凯得到军权后,他的党徒也都得到了委任。袁世凯带领军队长驱直入,到达朝鲜后随即大肆杀戮。当得知变乱的起因是由大院君煽起之后,袁世凯表面上派兵保护大院君,实则暗地里将大院君囚禁起来,静等吴长庆的军队和丁汝昌的水师军舰到朝鲜后,再对大院君进行发落。此时,我日本国的花房公使也带领海陆军队进入朝鲜京城,向朝鲜兴师问罪。朝鲜答应给日本赔款五十万元,并同意我日本国派驻二中队的守备部队,保护日本使馆的安全。当日本公使和朝鲜朝廷谈判时,袁世凯经多方侦探,打听到日本和朝鲜的协议已经达成,日本还获得了一定数量的赔款,他对此忿忿不平。当时袁世凯的权力还不能直达清廷,只能鼓动吴长庆、丁汝昌等人,立即将日本向朝鲜索要赔款的事情上报给清政府,想通过一些手段对赔款一事进行干涉。清政府于是命令驻东京的清政府公使和丁汝昌出来调停此事,而日本则坚决不同意。袁世凯于是向吴长庆建议,可先将大院君擒拿审问。于是清军在八月二十六日将大院君拿下,交给了丁汝昌,送到天津交给李鸿章审讯。作为国君的父亲,无缘无故被逮到别的国家,已属天下奇闻,而现在又交由李鸿章进行审讯,只有暴虐荒诞的清朝,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如果不是因为韩王昏庸懦弱,此事岂能善罢甘休。清军驻扎在朝鲜名义上是为了肃清朝鲜的内乱,而实际上则是到处制造事端,加上袁世凯所带的亲兵,多是他家乡的一些无赖之徒,这些人穷困多年,自认为这次出征来到的是清朝的藩属国,所以肆行暴虐,无所不为,朝鲜几乎没有一寸干净的土地了。当时各种新闻报纸都纷纷登载吴长庆军队的种种暴行,就连清朝的御史张幼樵( 按:张爱玲祖父,李鸿章的女婿,字幼樵 )也上书弹劾吴长庆。清政府命令李鸿章责罚吴长庆治兵不严,并查办军中的闲散人员,将他们遣送回国。吴长庆本是个谨慎的人,在清朝的军界颇负盛名。这次不仅受到各家报纸的负面报道,还受到清政府的训斥,于是他将全军的武官都集中起来大力进行整顿。当时军中有个跟随吴长庆多年的参将叫黄仕林,战功卓著。他手下的人曾抢到一名相貌漂亮的民女,打算献给黄仕林,但却被袁世凯手下的人抢走了。黄仕林到袁世凯处索要,袁世凯置之不理( 另一种说法是此女已被袁世凯占有 ),黄仕林因此嫉恨袁世凯。此时正好吴长庆把大家召集在一起进行会商,黄仕林趁机向吴长庆汇报说:“所有这些坏事都是袁世凯带的亲兵小队干的,我看到后曾告诉过袁世凯,但他竟然置之不理。”袁世凯听说后,强忍着没有发作,等到第二天出去巡查的时候,恰好碰上黄仕林的手下闯入朝鲜民宅强奸民女,袁世凯将其就地正法示众,随后才向黄仕林禀报此事。不料想,袁世凯所杀之人正好是黄仕林最为亲信的人,黄仕林痛恨之极,拿着手枪径直来到袁世凯的住处。此时袁世凯去向吴长庆通报此事尚未回来,黄仕林愤怒之余将袁世凯的房间破坏了一番才离去。袁世凯的手下到吴长庆营中去禀报此事时,黄仕林也杀到了吴长庆营中。吴长庆见黄仕林来者不善,就令袁世凯暂且躲避一下。黄仕林到后,气得说不出一句话,只有要了袁世凯的性命才能甘心,即使是在长官面前也毫不顾忌。之后不久,吴长庆把黄仕林调到别的地方,将他与袁世凯隔绝起来,才解了此围。几天后,袁世凯的马夫随着袁世凯出巡,怀里揣了一件女人的衣服,被袁世凯发觉,袁世凯盘问他衣服的由来,马夫支支吾吾,没说出个由头,袁随即将他就地处斩。庆军在袁两次重罚之后,军纪陡然严明,即使是袁世凯的亲信和爪牙也都大为恐惧,朝鲜的全境也因此稍稍有所安定,吴长庆大力表扬袁世凯能治军。

  明治十六年,也就是光绪九年( 1883 ),中法战争一触即发,清朝需要筹备海防,想调吴长庆的全部军队回国。但因日本驻朝鲜公使馆有两个中队的护卫部队,为了与日本在朝鲜相持抗衡,清廷只调吴军的大半回去驻守海防,在金州大连湾等要害部位留下了1500人驻守朝鲜。这1500人需要有个统领,于是吴长庆向李鸿章推荐了袁世凯,称袁世凯的才能和智谋可以胜任。李鸿章批准了吴长庆的建议,派袁世凯担任庆军营务处,袁世凯终于有了统辖三军的权力。“袁世凯”这三个字也终于传到了李鸿章的耳朵里。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