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在明朝,感情的表达是那么优雅,那么大胆

时间:2012-12-11 10:24   来源:中国台湾网

  在明朝,感情的表达是那么优雅,那么大胆

  高晓春:我们曾听过由您制作的青春版《牡丹亭》。那唱腔之美、舞蹈之美、服装之美、情愫之美——真真切切地触动了我们的古典文化意识,打动了我们的心。我想问的是:您为什么要叫它青春版《牡丹亭》?

  白先勇:第一,《牡丹亭》是一部爱情神话,女主角杜丽娘16岁,男主角柳梦梅也只有20岁,它本来就是歌颂青春、歌颂爱情的一部戏。第二,昆曲本身可能有衰落的时候,但是它有坚韧的生命力,它不会死亡。青春版《牡丹亭》演出的空前盛况可以印证这一点。第三,我们不能让昆曲的观众老化,我们希望更多的年轻人走进戏院看我们的《牡丹亭》。尤其是大学生,他们吸收精美文化的能力强,如果昆曲没有他们的关注,昆曲的前途将会是暗淡的。青春版《牡丹亭》经两岸三地演下来,的确也达到了这个目的。所以我想我们定位青春版《牡丹亭》,可能是正确的方向。

  高晓春:《牡丹亭》演了几百年了,青春版的《牡丹亭》与之有些什么不同?

  白先勇:我们有个大的原则,就是一定要遵从昆曲的古典美学。昆曲已有500年的历史,曾经一度成为我们的国剧。从明朝万历年间到清朝,有大量的文人、音乐家、表演艺术家投入创作,它的表演方式和音乐等在各方面都达到了高度的精确、精美、精致,这种风格一直传承下来——这就决定了我们做青春版《牡丹亭》的时候,应该是把传统的、精髓的表演方面的东西留下来,但是,若要留住观众,还要赋予它现代的、青春的面貌。比如说,我们的服装,大家都说它美,美得不得了,我们是怎么做的呢?除了尊重传统外,我们在色调的搭配上、刺绣的设计上非常讲究,讲究一个“雅”字。美的东西是大家都喜欢的,不是吗?

  昆曲的美是抒情、诗画的。我们按照这个原则去设计一切,所以我们的物体是抽象的,舞台是写意的——你也看到了,我们用一个背幕的投影,将写意、淡雅的画片放在上面,换句话说,我们把一个传统的戏剧放在现代舞台上,让它的生命焕发起来。

  高晓春:昆曲是您一生的最爱。您说,为让全世界看到中国最美的艺术,您甘愿做传播中国文化的终生义工。是否有人问过您:都E时代了,E时代的青年还能够欣赏昆曲、欣赏《牡丹亭》吗?

  白先勇:E时代青年的心中也有美丽的爱情神话啊!不是吗?无论过去还是现在,我们都渴望能有那种天长地久的情感,尽管有的时候它遥不可及,尽管对有的人来说它永远无法实现。青春版《牡丹亭》的演出场场爆满,而且70%左右的观众是青年,这说明了什么?至少说明E时代的青年看懂了那个生生死死的爱情故事。

  青年们会看到——在明朝,感情的表达是那么优雅,那么缠绵,那么细致,那么大胆。你看看那些戏词,比现代作家写的大胆多了,却又是那么美,所以现在的青年才听得如痴如醉。有一个比较,比如说,我们看电影,电影里的爱情很多时候是速成爱情,而昆曲《牡丹亭》里的杜丽娘和柳梦梅,眉来眼去20分钟,就这么样一来一往——这就够美了,昆曲里有一个词儿,叫做“无歌不舞”,就是唱一句,一定会跟着一个优美的动作,所以,它不像其他剧种,唱着的时候可以半天不动,它是小生唱,旦角要配;旦角唱,小生要配,他们是一起舞。那种缠绵让你看是那样过瘾。演出结束时,那么多人冲到前台来,拍手、喝彩,就是不肯离去,为什么?我想,是古典的美,是爱情打动了年轻的心。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