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我们民族的文化太博大了,走进她,就像走进了一望无垠的戈壁滩

时间:2012-12-11 10:13   来源:中国台湾网

  我们民族的文化太博大了,走进她,就像走进了一望无垠的戈壁滩

  高晓春:不是都这样说吗,有钱容易有文化难,那么,要使一个人有文化情感就更难了。

  冯骥才:我们这一代知识分子正处于这么一个历史时期,如果我们不站起来捍卫自己祖国的文化的话,她就会丢失。刚才你也谈到,这些年来,国外的五彩缤纷的东西涌入国门,让我们来不及整理自己原本的那套东西。它们的突然出现,使我们产生一种错觉——我们的东西太陈腐了,于是我们开始了对自己文化的反思,这是必然的。回过头来看看我们最近的几百年吧。我认为,我们的文化似乎越来越粗糙了。可以举一个例子:妈祖神。妈祖在清前期主要是保佑渔民水师出海安全的,到了清末,妈祖神不仅要管出海安全,还要管发财、求福、治病、生男育女了,于是妈祖变成了万应之神,于是渐渐地变得不那么细致、不那么专注了。这时候列强打入中国,带着他们强势的武力、经济、科学技术、城市设施……我们受到了强大的冲击。

  我认为受冲击最厉害的就是文化了。然而,在这个时期,我们的知识分子却很少有人对整个民族的传统文化进行一次比较精致的梳理。还须提到的是“文革”,“文革”后期文化领域里几乎只剩下了三个内容:批《红楼》、批《水浒》、批克己复礼。这时候,历史文化几乎成了一个空架子——在我们的生活中,她被抽空了。不巧的是,西方的彩电、录音机、冰箱这个时候进来了,它们是那么新鲜。麦当劳、超级市场也随之而来。之后是西方的哲学、美学、经济学、科学、电影、现代艺术,全部进来了……我们的文化几乎被拆散了。更不巧的是,这个时候,我们的文化市场却要由卖方来挑选卖点,什么好卖就卖什么,古代妓女的书好卖、关于太监的书好卖,那么,好吧,都拿来卖吧,而谁又能来整理一下我们民族文化的经典?

  高晓春:我们坐“奔驰”、开“宝马”,我们进入WTO,我们成功举办了奥运会,我们这样快速融入世界,就像是汽车突然加速……

  冯骥才:车子开得太快了,什么东西能让它平稳呢?那只能是一个由文化凝成的民族的凝聚力。一个民族如果没有自己的文化,如果这个文化还处于松散的状态,那么,就很容易在国际化背景下失去自己,就很难形成真正的凝聚力。

  我们这一代知识分子呼吁重视文化应该有当年鲁迅呼吁中国教育的那种精神。敦煌藏经洞发现100周年的那一年,我写了一本书叫《敦煌痛史》,敦煌莫高窟的文物被盗走了,是那样令人痛心。当时的中国出现了一批知识分子,他们是罗振玉、向达、陈寅恪、刘半农,等等,他们到法国的国立图书馆、大英博物馆,把那些被盗走了的经书、历史文书用毛笔抄下来。他们吃便宜的面包,住便宜的小旅馆,为的是省下一些钱抄录更多的文字运回国内去。而在大漠深处的敦煌,张大千去了,常书鸿去了,去拯救中国的古文化。中国文化保护的历史便是从那儿开始了。如果说境界,这才是最高尚的文化人的境界,因为这不是追求现实功利的人能够做到的。我们民族的文化太深了,太博大了,走进她,就像走进一望无垠的戈壁滩一样,我愿穷尽一生沿着一条线路走,我渴望走到她的腹地,走入她的中心。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