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一章 1

时间:2012-07-24 11:00   来源:中国台湾网

  如果那个雪国是你的

  那条小径一定是我的

  你所看见的山是我的海

  你所看见的路是我夜以继日建筑的海底秘密隧道

  假如疾病可以自愈,那理论上时间应是最好的良药。不过这样的理论一般只对一部分人有效,对另外一部分人则完全无能为力。最可怕的是,疾病具有某种超能级记忆力,被寄居者以为它痊愈了,它却不时再度发作,百折不挠地变换面目骚扰并折磨它的主人。

  眼下,真是难以置信,她,一个有着体面工作的职业女性,正在苦苦哀求一个既没有工作又没有固定住址的男人留下来。

  “我知道你惯于欺骗撒谎,擅长花言巧语,你其实从来没有爱过任何人,唯一爱的就是你自己!我当然清楚你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浪子,但我爱你,为此我可以假装不知道你在离开我时做了些什么,即使你和我的大学同学田桑子有染,害得她为你流产,我也可以不在乎……不要再离开我,因为我迷恋那些甜言蜜语,甚至迷恋你对我的精神绑架……”罗敷语无伦次的抱怨显得又软弱又虚张声势,左思的突然出现让她的狂喜战胜所有理智,留住他,虽然不一定可以成功,但她总得为自己努力争取点儿什么。

  “宝贝儿,我现在就可以承诺:我永远不离开你,我爱你比任何时候都更多,我比你自己想象的还要多一百倍地爱你,除了爱你,我没有别的选择!”左思的言辞犹如舞台剧台词般动人,几乎和以往任何一次一样无懈可击地征服了她。他的眼睛似笑非笑,他的牙齿在她眼前明晃晃地闪耀着贝壳一样的光泽,她本想闭得紧紧的双唇,在他的进攻下,快速地缴械投降,她的身体,先从一个细胞开始陷落,再是大片组织地失守。

  每当她以为自己对左思有了抗体的时候,只要他出现,这种抗体就会立即销声匿迹。在苍茫无边的大海里,她并没有成长为风雨中翱翔的海燕,而仍旧是一只见到食物就马上落下的麻雀。房间很奇怪,如同黑暗中的洞穴,可以把羞耻和荣耀暂时统统抛进去。她清醒地意识到自己不过是一个浅薄得不能再浅薄的女人,又忍不住再一次为自己辩解,“我也许可以原谅自己,我不过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对爱有着异乎寻常饥渴期盼的女人,任何女人换作我都会这么做,田桑子的事情,可能是假的,左思不可能和田桑子在一起,一定不可能……”

  她在他的身下出了一身的汗,瞬间的身体失重后,一种因为藐视自己而突然生发的挫败感,令她的喉咙“咕咕”地发出了响声。很快,胃肠里的食物一下子挤到了嗓子眼儿,罗敷飞快地跳下了床冲到洗手间开始了剧烈的呕吐。

  离开她的身体之后,他似乎成为了另外一个人。房间里所有的灯都亮着,他潜心于眼前的电脑,但并非在写作,他在打一款她根本叫不上名的游戏。当然,他平日几乎不跟她提他的游戏世界,那个世界的巨大吸引力,她还不得而知。

  对于她刚才的呕吐,他完全无动于衷,仿佛眼前的这个女人,从来不曾和自己有过关联。

  罗敷吐出了一大团苦涩的胆汁,灼热的胃酸似乎将她的内脏烧掉了一部分。她坐在另一张椅子上,默默盘起双腿,注视着他。有时他夸夸其谈口若悬河,有时则变身为沉默的雕塑,谁也别想听到他的一句话。她想从这个男人的脸上发现一点儿什么秘密。然而,他的眼睛茫然无神,于游离中深深划出了一道和这个世界的鸿沟,根本没有注意身边还有个女人。她忽然明白,她从来不曾了解过他,两人中间,不是隔着一湾浅浅的峡,而是横亘着喜马拉雅山。

  罗敷从梦乡中醒来时,房间散发出一种奇异的香味,这让她的味蕾蠢蠢欲动,没错,是莲子的清芬、银耳的软糯、红枣的微甜混合的针对饥饿女人的风情诱惑之香。而左思正在餐桌前笑意浓浓地等待着她,那是她永远无法抗拒的笑容,“早上好,我的宝贝儿,你坐在这里,不要动,我去打水为你洗脸。”

  她听话地坐了下来,任由他拿起毛巾为她擦拭脸庞,之后他还不忘仔细地为她抹上了面霜。一切做完,他才盛上了一碗散发着热气的莲子银耳红枣汤,小心翼翼端放在她面前:“告诉你一个秘密,我爱你,你知道吗?要是你死了,我也绝活不成,你是这个世上唯一不计成败利弊对我好的人,你知道你对我有多重要吗?”

  她的眼睛湿润了,即使他是个疯子,但唯有她见识过这个疯子的柔情似水。没错,他是一件凶器,尖锐虽不曾置她于死地,但他收起尖锐展示柔软之时,这份柔软,却可以杀死她一千次。

  在他反反复复上演的冷漠与热情交织的二重奏里,她坠入深渊,不得自拔。

  忽然感觉自己的口腔咸咸的,她无意识地吐了出来,竟然是一颗一颗的牙齿。这些牙齿冷峻地对视着她,她惊恐万状,刚才的一切无疑是个噩梦。

  她终于醒了过来。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