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母亲的爱情故事(4)

时间:2012-11-26 07:38   来源:

  2.母亲的爱情故事(4)

  婚礼,成了黄永年失踪前最后的一个疑点。在呕吐不时陪伴之下的张如清,我的虚弱不堪的母亲,她试图努力地去回忆婚礼前后有关黄永年的一切。可是呕吐让她的记忆出现了阻隔,出现了断裂,她只能记起自己在那个特殊日子里难受的样子,以及呕吐时难闻的气味。隐约她感觉到了一双眼睛的存在,那双眼睛就是她的二哥张武厉。是的,发出邀请的正是A城驻防三营营长张武厉。

  “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也不知道他喝了多少酒,或者没有喝酒。我没有去注意他。他只是婚礼上一个普通的来宾。那天来了太多的人,大厅里很乱,我要维持好秩序,要有那么多的人需要我去注意。即使如此,不还是没有做到善始善终吗?”张武厉这样回答自己妹妹的提问,他显得十分无辜,“总之,这是一次失败的婚礼。只有失意者。”

  “你看到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吗?”

  “没有。”

  二哥的话令母亲将信将疑。

  张武厉接着说:“你不要心存幻想,我对那个年轻人没有什么好印象,他脆弱,冲动,天真得像个孩子。”

  母亲从二哥毫无表情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端倪,无助,虚脱,紧紧地抓着她的心,她能做的只有一点,等待,等待黄永年的突然现身。南门大街是她等待的一个地点。那是三天之后的上午,阴天,树影显得很鬼祟。张如清不停地看表,不停地看着东边的路口,这是一条自东向西的大街,宽约15米。A城主要的商埠都集中在大街两旁,和阳光投射的方向一致,大街会向西延伸,能够来到A城市府门前。以前那是一处前清从三品协领的府宅,如今,张家大少爷A城副市长张武通每天都会从那里进出。快来呀!快来呀!母亲焦急地在内心说道。南门大街,车水马龙,没有丝毫异样。渐渐地,母亲开始怀疑自己的记忆,怀疑记忆中黄永年所说的游行是不是在这一天,这一刻。她盼着游行能够照常进行,那是她唯一能够盼到黄永年的方式。可是,等待有时候是难熬和痛苦的,尤其是没有任何结果。南门大街,如同无数个上午,一切照旧。游行并没有如期而至,一直到中午,焦急的母亲没有等来游行,没有等来黄永年,却看到了自己的二哥张武厉,他坐在一辆军用敞蓬吉普车上,后面是一排荷枪实弹的士兵,他们列队而来,惊扰了南门大街正常的秩序,百姓纷纷躲避。张武厉的汽车来到母亲身边,发出刺耳的声音停了下来,他问道:“你在这里干吗?”

  张如清回答:“买报纸。你呢?”

  “路过。”张武厉说。

  两个似是而非的答案。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