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小胡同飞出了“金凤凰”

时间:2013-02-05 09:14   来源:中国台湾网

  三、小胡同飞出了“金凤凰”

  尽管早年叶赫那拉家族先后涌现出了几位在大清朝历史上举足轻重的女人,但其先祖们在叶赫部被灭之际肯定不会想到,时隔两百年后,本家族中竟会走出一位牢牢掌控清王朝近半个世纪之久的女人。她就是后来赫赫有名的慈禧太后。

  令人惊奇的是,一百多年来,虽然无数人对慈禧这个名字耳熟能详,但在人们的心目中,她的出生地和早年生活经历却是一本糊涂账。

  关于慈禧,后人编纂的《清宫档案》这样写道:慈禧,叶赫那拉氏,生于1835年,死于1908年,满洲镶黄旗人,安徽宁池太广道惠征之女。咸丰元年(1851年)大选秀女,叶赫那拉氏中选;二年五月九日入宫,时年17岁,封为兰贵人。四年十一月封那拉氏为懿嫔。咸丰六年三月二十三日未时,叶赫那拉氏生穆宗同治于储秀宫,第二天便晋封为懿妃。七年正月封为懿贵妃。咸丰帝驾崩,懿贵妃27岁,同治帝尊她为圣母皇太后,徽号慈禧。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十月二十二日,慈禧太后因疾病去世,享年73岁。宣统元年(1909年)十一月十五日,葬入清东陵的普陀峪定东陵内。

  一百多年来,围绕慈禧的家世和生平有种种传说,而关于她的出生地问题,更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前后出现了六种说法:安徽芜湖说、山西绥远说(即内蒙说)、甘肃兰州说、浙江乍浦说、山西长治说以及北京说。其中前四种说法都因存在明显的纰漏而被学术界相继推翻,目前争论的焦点集中在长治说和北京说上。其中长治说充满了众多不可思议的元素,从而更增添了慈禧这个历史人物的神秘感。

  “长治说”认为:慈禧原本是长治县西坡村汉族农民王增昌之女,名叫王小慊,4岁那年,因家贫,母亲又病死,被卖给上秦村宋四元家,改名宋龄娥。龄娥天资聪明,爱唱小曲,宋家夫妇把她视为掌上明珠,7岁时送书房上学,9岁时就会双手写字。不料她11岁时,宋家又遭灾难,因而她被转卖给潞安府知府惠征家做丫头。一次,惠征夫人富察氏发现龄娥双脚的脚底均有一个瘊子,视为福相而收作养女,改姓叶赫那拉,更名玉兰。惠征请人教她填词作赋,玉兰出落得越发灵敏可爱。后来参加皇帝三年一次的秀女大选,被选中入宫,从妃嫔一步步走来,最后成了皇太后。尽管坚持这种观点的人举出了不少证据,不过在学术界一直争议很大。

  按照传统的官方说法:慈禧,姓叶赫那拉,小名兰儿,生于道光十五年(1835年)十月初十日,属满洲镶蓝旗(后抬入镶黄旗),兄妹共四人。父亲惠征,由道光十一年的八品笔帖式,历迁吏部文选司主事、吏部验封司员外郎、山西归绥道道员、安徽宁池太广道道员,为官17年。母亲佟佳氏。根据对清宫档案的查证,研究者发现了清朝皇帝挑选秀女的名单、记载惠征任职年代和生平的有关档案、有关慈禧的祖父和外祖父的档案,以及其他宫廷生活档案,从而得出慈禧出生于北京的结论。

  另据记载,慈禧娘家先后住过三个地方:西四牌楼劈柴胡同、西直门内新街口二条胡同和芳嘉园。而参照慈禧胞妹参加选秀女时的材料可以认定,慈禧的出生地应该是西四牌楼劈柴胡同。

  在如今的北京地图上,我们已无法找到劈柴胡同这个地名。从繁华的北京西单商场往北走不远,就会看到一条刚刚扩建的东西走向宽约40多米的街道。这条大街从西直门外大街一直向西延伸到太平桥大街。在未扩建前,它只是一条4米多宽的小胡同——辟才胡同。而这个辟才胡同之前的名字就叫劈柴胡同。1905年5月,当天津人臧佑宸在这一带开办新式学校时,才正式将劈柴胡同改为辟才胡同。关于这个劈柴胡同还有不少趣闻。传说在很久之前,这条胡同西头有一个大院,两位被奸臣所害的大官将财产藏于此,派人看管,等后人长大后再将财产平分,并因此取名劈柴胡同(劈柴与劈财谐音)。实际上在整个明代直至清朝中期,劈柴胡同都是贫穷的劈柴人聚居的地区,很少有地位高的官宦之家居住于此。

  关于慈禧的出身,叶赫那拉家族后人那根正说:“所以我们家的家谱上写得非常清楚:慈禧出生在1835年,阴历十月初十,阳历是11月29日,卯时出生在北京西四牌楼劈柴胡同。”

  那么慈禧的早年生活又是怎样的呢?很显然,她的家庭并非达官显贵,否则也不会居住在劈柴胡同。而从一个普普通通的满族少女被选入皇宫,其间定有一些酸甜苦辣。但是由于后来她的地位发生了巨变,因此关于慈禧的早年经历也变得很模糊。据熟悉清宫内幕的美国传教士I.T.赫德兰(1859-1942)回忆:“有一天,有位格格到我们在北京的寓所造访,我问她慈禧太后出生在什么地方。她看了我好一会儿,双眉紧锁,脸上带着一种奇怪的神情,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她告诉我:‘我们从不谈论太后先前的生活。’我笑了笑,然后又说:‘有人告诉我她出生在一间小屋里,在鞑靼城东门里一条小巷里。’……几天以后,几位受过良好教育的中国贵妇以及北京城里最为显赫的学者的女儿们来拜访我的妻子。我又问起了同样的问题。‘你们有谁知道慈禧太后早年的一些情况?’我问那个年龄最大的小姐,她迟疑了一会儿,脸上茫然的表情和先前那位格格一模一样,然后她十分谨慎地回答道:‘呵,人人都知道,但没有人谈论这些。’毫无疑问,这就是为什么这位满族最了不起的女人的早期经历鲜为人知的原因。正如那些深知她的人所言,她是19世纪最了不起的女性之一,但她的早期生活经历却一直笼罩在一团迷雾之中。”

  可以肯定的是,不管那些传言是否属实,但少女时代的慈禧的确经历了不少坎坷。据那根正先生口述:“很多人都说慈禧的乳名叫‘玉兰’,这完全是不知情的人们从一些历史资料上看到的。其实慈禧的乳名只有我们家人知道,并不叫玉兰……慈禧的小名叫杏儿,学名叫杏贞,贞洁的贞。那么慈禧为什么叫作‘杏儿’呢?父亲说我们家有这样的说法:她出生的时候,她的爷爷叶赫那拉?景瑞正在家里掌门,他当时在河南任职司郎中,55岁,正好回京休假。据说当时家里种了几棵白杏树。在满族人看来,红杏没有白杏好,所以家里就种了这么几棵。这样,爷爷就给她取名叫杏儿。从此小名就叫杏儿,大名叫作杏贞,取贞洁之意。” 另据披露,慈禧还有翠儿、翠妞儿等小名,这些称呼只有她的家里人才知道。坊间传言,正是由于这层缘故,慈禧当政时期,所有文士试卷、大臣奏折和文人诗文之中,都避讳这“翠”字。

  至于慈禧的童年生活,最初可能还是很幸福的,甚至有机会接受一定程度的文化教育。据考证,慈禧的曾祖父吉郎阿,字蔼堂,其生年、出身及其入仕时间和途径均不详,档案记载可以确认的只是他官至五品刑部员外郎,最后死在刑部任上。慈禧的祖父景瑞,生于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监生出身,官至五品刑部郎中。慈禧的父亲惠征,约出生于嘉庆十年(1805年),监生出身,官至四品道员。虽然惠征的仕途看似要比父祖辈顺利些,但说到底也只能算是中层干部。当然,中产阶级的出身也足以让幼年时的慈禧过上不错的日子了。据那根正先生回忆,慈禧出生的时候,她的母亲没有奶水,家里就请了两个嬷嬷。这两位嬷嬷承担的是乳母的工作,她们一个是唐嬷嬷,一个是关嬷嬷。值得一提的是,关嬷嬷后来又照看隔一条胡同的荣禄,因而才有了后来慈禧与荣禄的结缘。少年时的慈禧很早就显露出不同寻常之处,她兴趣广泛,读书用功,在书法、绘画等方面打下了不错的基础。然而在那个重男轻女的年代,家中父辈们对这个女孩并未给予多少厚望。在慈禧12岁那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灾祸降临到叶赫那拉家族头上,而这个女孩儿非凡的表现给族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那是在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三月,京城揭露了一桩特大银库亏空案,直接牵连了慈禧的曾祖父吉郎阿,给这个家庭带来了一场灾难。原来在前一年,万泰银号的老板张亨智想给他的两个儿子捐官,但银子还没交纳,托付一个叫周二的人代为上缴。张亨智嘱托在户部银库当库丁的弟弟张诚保予以照应,早点上库。十一月初二那天,周二带了几个人的捐款共计11474两,分成11个口袋,进库过秤报数。因为交银的人很多,张诚保匆忙间把第二秤报成了第三秤,当时查库的御史和库官也糊里糊涂地记了第三秤,张诚保一看有机可乘,又在报第七秤时,故意谎报为第11秤,御史和库官又没发觉,但在场的其他库丁看在眼里,心照不宣,默不作声。张诚保将剩下的四个口袋的银子,偷运到了库丁的宿舍,后来库丁之间因为分赃不均,事情泄露了出去。外面的人知道后,借机敲诈库丁,因勒索不成,就到南城吏部衙门告发了此事。案件马上又被上报到刑部审讯,甚至惊动了道光皇帝。

  得知此事后,正苦于国库空虚的道光立即下令彻查案件。经过清查,户部国库库银的亏空竟达925万两之多,占当时朝廷年收入的四分之一。接到报告后,道光皇帝极其愤怒,他指示办案人员必须查明真相,明确责任,不惜一切代价追回所有赃款,并要求对嘉庆五年以来历任库管官员和库房管理人员,不管死活,一律赔付亏空巨款,死去的由其子孙代为赔付。根据当时的处罚方案,历任管库大臣中,现任职者27员,应罚326000两;已故的81员,减半罚赔391850两;历任银库司员共160员,应罚1346000两,已故80员,减半罚赔779680两。不幸的是,慈禧的曾祖父吉郎阿就是已故管库司员中的一个,共连任3年,应赔43200两,减半为21600两,这对吉郎阿的儿子景瑞一家来说,无异于飞来横祸。按照追赔期限章程规定,景瑞必须在两年内偿清这笔款子,否则就要革职入狱,继续追赔。由于在规定的期限内没有拿出这么多银子,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五月初六,景瑞果然被革职入狱。

  慈禧的祖父景瑞入狱后,这一大家子顿时陷入绝境,他的儿子惠征一时也六神无主。眼看父亲终日愁眉不展、郁郁寡欢,时年仅12岁的慈禧居然挺身而出。她镇定地为父亲出主意,认为当务之急是变卖家产,向亲友告贷,全力以赴筹措赔款,尽快把祖父从牢中赎出来。听了女儿的建议后,惠征又惊又喜,随后便连忙筹借银两赎人。惠征一面加紧利用职权搜刮外快,一面通过向亲友告贷、变卖物产、动用积累的家私等办法,在一年里陆续缴纳了9000两银子,到了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又缴了2800两,总算达到了应赔总数的60%。眼看此景,一些官员也因为同情而替惠征家说话。最终道光皇帝同意,其余40%的赔款,可以通过扣薪、田产折赔来解决。就这样,景瑞在入狱一年多以后总算被保释出狱,重新恢复了自由。

  这场变故,使整个叶赫那拉家族都对慈禧刮目相看。她的壮举也在家族中代代相传。因此当慈禧在咸丰二年(1852年)的皇家选秀中脱颖而出、顺利成为皇帝的嫔妃时,叶赫那拉家族的老少爷们一定是对她充满了信心的。在他们眼里,从劈柴胡同走向紫禁城的杏儿姑娘有朝一日必将成为“金凤凰”。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