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不可思议的亚洲

时间:2014-04-17 14:03   来源:中国台湾网

  独一无二的日本

  在中国古代史里,谁最爱吃生鱼片呢?

  这个问题虽然看起来有些脑残,但还是蛮难回答的。鉴真去过日本,但他是和尚,不能吃肉。

  真正的答案一般人恐怕想不到,是孔子。夫子他老人家当然没去过日本,但他爱吃生鱼片是有明文记载的,论语里说孔子“食不厌精,脍不厌细”,这个“脍”其实就是生鱼片。生鱼片是中国标准的传统食物,只是后来不吃了,于是就成了日本特色。

  日本保留了很多中国古代的风俗和文化,这是个常识,然而超乎常识的是,日本保留的特别多。唐代的密宗、宋代的抹茶,还有孔子爱吃的生鱼片,数不清的在中国失传了的东西都在日本留着。民间有个说法叫看唐宋要去日本,这是真的,建筑大师梁思成曾经说过:日本保存的隋唐时代的古建筑,比中国保存的要多得多,所以研究中国古代建筑,不可不去日本。

  中国周围的邻国多如牛毛,但保存了这么多中国古代遗存的,日本是独一无二的一个。这或许和日本的文化传统有关。我们都知道,

  日本是全世界最善于学习的国家,而且从古到今都是如此,因为日本可以做到彻底的拿来主义,只学习技术,完全不考虑技术后面的文化因素。日本派遣唐使的时候,只是想着赶紧学中国,并没有担心他们原有的文明会被消灭,明治维新的时候,也是只想着赶紧学西方,完全不考虑古代传统会变成什么样子。

  实际上,像日本这样的国家,在全世界也是独一无二的。中国就做不到对别人简单照抄,清朝在接受西方文明的时候,总是担心对国家和社会产生的影响。1874年,李鸿章在会见日本大臣的时候说:“贵国眼捷手快,万事运转通畅。而我国,如足下所知,国古而旧弊凝结,改革非易。”

  日本独特的文化传统或许和日本的历史地理条件有关。像日本一样自古以来就在高度发达的文明旁边,但是却被海洋保护起来的国家,在世界上是绝无仅有的。如果日本和中国之间的海域像英吉利海峡一样狭窄,或者像大西洋那样宽阔,日本肯定会有一个完全不同的历史文化脉络。

  日本和中国的距离说近不近,说远不远,正好是古代航海技术凑合能到的范围内。早在两千年前的东汉时期,日本就和中国有交流了,东汉光武帝刘秀曾经赐给日本一个“汉倭奴国王”的金印,意思是承认日本是中国的属国。这个金印现在还在,是日本的国宝,收藏在福冈市博物馆,见证着中日之间那一段美好的历史。

  然而日本和中国之间的距离对于古代的航海技术而言,是有很高风险的,而且就算到了,船队也会四处分散,无法集中。历史上日本政府派了17次遣唐使,没有一次超过4艘船。唐代鉴真和尚6次东渡才成功,阿倍仲麻吕以唐朝官方使者的身份东归日本,还是遭遇海难,让李白写下“明月不归沉碧海,白云愁色满苍梧”的名句,可见这片海不是那么好渡的。

  古代中国不是没想过进攻日本,问题是技术难度过高。元世祖忽必烈曾经要求日本称臣纳贡,但当时日本的国师全是南宋和尚,幕府对他们言听计从。这些中国和尚要求幕府宁死不屈,幕府也就只好宁折不弯。忽必烈为此组织了两次著名的远征,结果大家都知道,全军覆没,台风摧毁了战船,日本人称之为神风。后来朱元璋也想过攻打日本,但是想来想去还是算了,这个岛国太易守难攻了。

  古代文明之间的交流,一般都是和平与战争交错进行的,好比说中国和北方游牧民族之间,没打过一万次也有八千次了。然而中国的先进文化很早就流入日本,却始终没有征服日本,这让日本对拿来主义有一种天生的安全感,反正文化技术的交流不会出什么事情,拿来就是了。

  正是这个特点,让留在日本的唐朝,特别真实。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