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红酥手下,满城春色

时间:2014-05-13 13:16   来源:中国台湾网

  唐婉自到了陆府上,因陆府人多,况且唐婉已经晓得了与表兄的婚姻之事,所以愈发要赢得人心,日日早起晚睡地应酬家里亲眷,着实费了精神;后来又与陆浈和二位姨奶奶赌气,身子便有几分支持不住,白日里吃不下东西,夜里又睡不稳,才不到一个月工夫便瘦去了一圈,原本玉兰花般娇嫩雪白的面孔,如今也乌涂黯淡了许多,倒叫陆浈等人白看了许多笑话。

  那白姨娘便在自己房里对陆浈讲:“我们家这位表小姐也是个聪明在面孔上、愚昧在肚子里的,她以为你爹爹偏疼沄儿,每日里便巴巴细细地专对着沄儿献殷勤,人家沄儿受惯了宠,眼界高的,她虽说是将来的嫂嫂,沄儿哪里就肯看得上?真正叫做赔了夫人又折兵,倒把自己累得面黄肌瘦。其实她将来嫁过来,你与沄儿一样是小姑,到了那会子,咱们再给她点苦头尝尝也不晚的。”

  陆浈便依偎了白姨娘笑道:“姨娘说得是,啥人会有姨娘这样精明呀。”

  白姨娘便又含恨讲:“那婉儿是个笨的,身边两个丫环一个鲁莽一个懦弱,倒也都没啥,只可恨你娘把乌头给了婉儿。乌头识文断字、又有心眼,想必你娘也晓得婉儿笨,给她一道护身符罢。”

  陆浈听了这话,便不开心了,掩了白姨娘的嘴巴讲:“那个老太婆,嘴巴上热络心里狠,我自己的娘在这里,谁要认她做娘?”说得白姨娘心里喜欢,贴了陆浈耳朵道:“老太婆想叫乌头一心一意提携婉儿,只是以后一妻一妾,争风吃醋也争不过来,乌头又哪能真心对婉儿好呢。”说得母女二人都开心起来,掩面而笑。

  唐婉这些时日,见几位姨奶奶和陆浈都对自己半冷不热,也晓得她们背地里不知怎样讲自己的坏话。幸而她上日得了乌头一番开解,乌头的那一篇话,虽不敢讲是“字字珠玑”,可听在唐婉耳朵里,真正是又动听、又有道理,她倒着实想开了些,睡得也安稳了,白日里便有精神了许多,也脱了前几日恍恍惚惚、面色青白的病态。这日早起给陆夫人请安,那陆母因对周姨娘白姨娘笑道:“我那位表嫂嫂如今大好了,婉儿今儿的气色就好了许多,到底是孝顺女儿,身子虽在我这里,心还在娘身边。”

  周姨娘白姨娘原就与陆夫人不同心,且近日又与唐婉生了罅隙,因也不接话,只站在一旁赔笑。倒是陆沄含笑道:“母亲讲得极是,婉姐姐对母亲和舅母都是一样的孝顺,一个心倒要想着两个人,这一阵子比才来时瘦了许多。幸而如今舅母大好了,婉姐姐才两三日工夫便这样鲜艳起来,也不辜负了母亲素日疼她。”

  陆夫人听了陆沄这话,自然十分喜欢,摩挲着唐婉道:“好孩子,如今你娘病好了,你也暂且回去住几日罢。我已经叫婆子去传话了,过几日你父亲就打发人来接你。”

  唐婉便晓得必然是陆府准备迎娶了,所以先送了自己家去。如今母亲的病大好了,自己和务观表兄的亲事也成了,可谓是双喜临门,且都是非同小可之喜。那唐婉想到这里,不由含羞带笑,低头不语。周姨娘见唐婉这般神态,故意低下头扑哧一笑,幸而陆沄暗暗给她打眼风,她方收敛了些。陆夫人原是个端庄沉重之人,此时见唐婉不说话,面孔却笑成一朵海棠花了,也知道她心里喜欢、面上害羞,便不肯拿她打趣,更不肯睬周姨娘,只淡淡地讲起旁的事体来了。

  又过了三五日光景,果真有唐府的车马来接唐婉回去。乌头因算是陆府上的人,仍旧跟了陆母过去,只待将来唐婉嫁过来了,再回来服侍她。

  这乌头跟了唐婉几个月,唐婉又厚待她,感情十分好,此时倒有几分不舍,唐婉看出她心事,便暗地里对她讲:“倘或将来还有见面之时,我断不会薄待了你的。”乌头暗暗揣度唐婉心意,怕是已经知道了夫人要把自己给了少爷做房里人,她怕自己多了心去,所以对这头事体表示赞同的意思。因此心下对唐婉更多了感激,自此愈发忠心,一心一计只等着将来唐婉来了好服侍她的。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