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凤钗为盟,东风欲障新暖

时间:2014-05-13 13:08   来源:中国台湾网

  唐婉与务观是夏天头上成的亲。

  他二人原是表亲,自幼相熟相知,感情原本就是好的;如今做了亲,愈发是亲爱异常,新婚之乐自是难描难画,况且又有乌头这等头挑人才相伴。

  普天下的新少奶奶里,唐婉也算是个大方的人了,凭着上一趟做客和乌头产生的情分,如今虽说自己和乌头都改了身份,她也从不肯拿她作丫环看。乌头做了房里人,务观爱美色,对她十分另眼相看,唐婉也断不肯露出拈酸吃醋之态来,务观坐享那古人所言的“齐人之福”,为什么不乐?一屋子少爷奶奶丫环成日一处玩耍,白日里便是看花观柳,倘或天气好时,因唐婉爱水,便叫底下人开楼备船,主仆四五个人坐了船赏荷花采莲蓬去。及至夜里,愈发热闹,开始不过是吟诗作对、赶围棋掷骰子,后来渐渐地便吃酒、观灯,何事不做,何话不说?那唐婉因为自己是新奶奶,婆太太又是个要求严格的,开始并不敢太过于放浪形骸了,不过是哄着务观高兴。只是翡翠,那小姑娘年纪小爱热闹,又喜欢亲近务观,所以玩心大,每日吵着翻花样,这才玩起来的。唐婉也拘束不住他们。后来一则因熟惯了,二则唐婉也是看陆母对自己很好,便也放落了心,无所顾忌起来,日日伴着务观玩耍。

  这日因重阳将至,白日渐短,陆母便命务观从书房回来不必往上房去了,又命唐婉每日伺候罢了晚饭便回房。务观唐婉巴不得一声,仗着乌头娘在厨房里做事,便自在房中另开一桌饭,样样是细菜,叫乌头、珍珠、翡翠等人也都坐下来一处吃饭取乐,自有新买的小丫环服侍。

  务观因道:“这些时日咱们玩得也够了,般般花样玩遍了,真是再也讲不出有啥好玩的。可是今日咱们第一次在房间里开小桌吃夜饭,不玩点什么,也实在是冷清。”

  唐婉便赔笑讲:“往日我在家时,与堂姐妹一处玩耍,时常玩占花名的游戏,珍珠翡翠她们都是看见的。今日除去相公,都是女儿,咱们也玩一回,又有趣,又斯文,省得大呼小叫的,给太太听见了不好。”众人听了自然都有兴致,翡翠便拿了花名签子来,因唐婉请务观做令官,她此时便把签筒子亲递到务观手里,乌头也起身,替大家倒酒。

  一时众人便玩耍起来,原是定了务观做令官,偏翡翠小人儿心思,生怕务观偏心乌头,便自作主张,嚷着叫唐婉先抽签。务观看出她心中所想,所以也不计较,笑嘻嘻便把签筒递与唐婉。

  唐婉因自己是奶奶,不好过于小孩心性的,因此只略晃几下那签筒子,便掉出来一根签,上头绘着一池子芙蓉花,清清爽爽。唐婉原本就爱水,此时见摇出芙蓉花来,甚合我心,自然喜欢,便又把签筒子给了乌头。

  翡翠见唐婉把签筒子给了乌头,便有几分酸溜溜,面上带了三分笑,对着珍珠讲:“原来在家里,小姐们一处玩,咱们家小姐抽好了签子,下一趟一定递到我手里,讲我是宝贝丫头,倒不给那几位表小姐。现在有了乌头,宝贝丫头也降了成色了哦。”

  唐婉听出翡翠吃醋,忍不住夺了珍珠手里的团扇去扑她,笑嘻嘻地讲:“翡翠小姑娘醋劲越发大了嘛!今朝乌头第一次玩这个,你还和她计较,一点也不大方。”

  翡翠被说中心事,便不肯睬唐婉了,贴了珍珠耳朵细声讲:“乌头有啥稀奇,都讲她是大家出身,如今还不是一样做丫环?小姐就偏心她,我看看她能擎出个什么好的来。”唐婉等人分明听见翡翠的话,因她小,便都不肯与她计较,只是好笑。

  一时那乌头便摇出一根牡丹花签子来,绘画逼真,花朵又大又艳丽。众人正要叫好,忽听翡翠惊叹:“这签子怎么是断的?”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