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一部分:独立

时间:2014-09-22 14:20   来源:中国台湾网

  第一章 堂吉诃德

  待命

  兹夫·巴拉克从特拉维夫滨海区一座昏暗的淡红色房子中钻出来,走进正午刺眼的阳光和酷热的风中。被打穿的胳膊肘做完手术已经一个月了,现在仍然打着石膏。那次与五个阿拉伯国家的战斗连续激烈地打了十天,战场上的一切都糟透了,而最让人受不了的是不时刮起的哈姆辛风——一种来自沙漠的热风!新七旅是临时拼凑而成的,混编了移民和一些哈格纳连队,战斗进行到第十天时,这支杂牌部队奉命在拂晓前向拉特伦要塞进发,他们的悲剧也由此到来。为生存而战斗,不到两个星期的时间里,各种坏消息从其他前线纷纷传来,唯独拉特伦那边一片安静,这是一种真正的恶兆,但迄今为止最草率的一次攻击还是开始了,“不惜一切代价拿下拉特伦!”这完全是新任总理戴维·本-古里安的失误。

  在这令人窒息的酷热中该干些什么呢?再给妻子打电话?通信系统、邮政、电力等变得一团混乱,毫无疑问,这是英国人搞的鬼。有多少付出才有多少回报,犹太人要想建立自己的国家,那就得流汗。

  巴拉克顺着一条小巷大步走到本耶胡达大道,到处倾倒的垃圾发出阵阵恶臭,他不禁皱起鼻子。埃及军队现在已经推进到距离特拉维夫南边仅二十英里的地方,外约旦的几支阿拉伯军团也已到达东郊的吕大和拉姆拉,叙利亚军队则沿着北部的定居点一路南下。尽管市民们看上去神情焦虑,但仍在忙着他们各自关心的事,不管怎样,生活还得继续!那所红房子作战室中悬挂着战斗态势图,其上显示的信息要比市民们知道的更加严重,从特拉维夫沿着海岸线往上到海法的中间地段,在内坦亚附近,伊拉克海军已经开到了距离海岸线不到十英里的洋面,整个伊休夫有被一分为二的危险,而此时,在耶路撒冷犹太人控制区外,还有约旦阿拉伯军团大炮的猛烈轰击,该城十万多犹太人的饮水已经开始定量供应,粮食则基本上被吃光了。什么时候才能解开这个围啊?有限的几家希伯来文报纸上有大量渲染英雄与胜利的新闻,这些故事倒确实是真实的,但很多负面新闻都没有报道,比如贪生怕死、逃亡、乘机渔利等。当然,在特殊的困难时期这些事情也不能报道。巴拉克尽量按照客观情况去理解事物,这是他在战场上养成的思维习惯。尽管局面如此,但既然戴维·本-古里安已升起国旗创造历史,那么现在除了坚持和战斗没什么可做。En brera(别无选择)!

  巴拉克觉得胳膊上的石膏实在是讨厌,自从打上后就一直痒得令他发疯,可也没办法,只有手肘痊愈后他才能拿枪。为打通到耶路撒冷的公路的战役已在拉特伦打响,不管它是好是坏,那里才是他和他的部队应该待的地方,可是戴维·本-古里安总理却指派他做联络官,在红房子作战室和尚在组建中的拉马特甘陆军司令部之间来回跑动联络。说白了他现在就是一个文职军官,开着吉普为总理传递秘密指令和消息,干的是一份远离前线的很安全的工作。作为总理儿子童年时期的伙伴,也不知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编辑:杨旋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