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一章 (04)心理上的平静能顶住最坏的境遇

时间:2013-03-27 15:46   来源:中国台湾网

  你是否想得到一个迅速而有效地清除忧虑的办法?

  如果你对消除忧虑无能为力,那么请让我介绍威利·卡瑞尔发明的这个办法。卡尔是名工程师,聪明开朗。他开创了空调制造行业,现在是世界著名的卡瑞尔公司的负责人。以下的方法是我们在纽约的工程师俱乐部共进午餐时,他亲口告诉我的。

  年轻的时候,他在一家钢铁公司做事,有一次曾去集团的下属工厂安装一种清洗器。因为该机器是新型的,在测试时,性能总是无法达到预期的目标。他为此焦虑不安。

  他说:“我对自己的失败深感惊诧,仿佛挨了当头一棒,竟然犯了肚子疼,好长时间没法睡觉。

  “最后,我觉得忧虑并不能解决问题,便琢磨出一个办法,结果非常有效,这个办法我一用就是30年。其实很简单,任何人都可以使用。其中有三个步骤:

  “第一步,我坦然地分析我面对的最坏的结局。如果失败的话,老板会损失20000美元,我很可能会丢掉差事,但没人会把我关起来或枪毙掉。这是肯定的。

  “第二步,我鼓励自己接受这个最坏的结果。我告诫自己,我的人生履历上会出现一个污点,但我还可能找到新的工作。至于我的老板,20000美元他还付得起,权作交了实验费。

  “接受了最坏的结果以后,我反而轻松下来了,感受到许多天来不曾有过的平静。

  “第三步,我就开始把自己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改善最坏结果的努力中去。

  “我后来想有没有什么补救措施,以减少损失。经过几次试验,我发现如果再用5000元买些辅助设备,问题就可以解决。果然,这样做了以后,公司不但没损失那么多,反而赚了15000元。

  “如果当时我的日子过得忧虑不安,恐怕也不可能做到这一点了。忧虑的最大坏处,就是让你的能力无法发挥,使人思维混乱。当我们强迫自己接受最坏的结局时,我们就能把自己放在主动地位,这有利于问题的解决。

  “这件事过去很久了,由于那种办法十分有效,我多年来一直使用它。结果,我的生活里几乎很难再有烦恼了。”

  为什么卡瑞尔的办法如此有效呢?从心理学上讲,它能够把我们从那个灰色云层中拉下来,使我们的双脚扎根大地。假如我们的脚下没有结实的土地,问题又怎么能迎刃而解呢?

  应用心理学之父威廉·詹姆斯教授去世已经有38年了,假如他还活着,今天听到了这番话也一定会深为赞赏的。因为他曾说过:“接受既成的事实,是克服随之而来的任何不幸的第一步。”

  林语堂在他那本深受欢迎的著作《生活的艺术》里也说过同样的话。这位中国著名的哲人说:“心理上的平静能顶住最坏的境遇,能让你的精神状态焕然一新。”

  这话说得非常正确。接受了最坏的结果后,我们就不会再损失什么了。这就意味着失去的一切都有希望回来了。

  可是我们身边还有成千上万的人,因为愤怒而亲手毁了自己的生活,因为他们拒绝接受最坏的境况,不肯从灾难中尽可能地救出点儿东西。他们不但不重新建造新的美好生活,反而成了忧郁症的牺牲品。

  你是否想看看别人对卡瑞尔公式的运用案例?下面这个例子是我班上的一名学生,目前他是纽约的一名油商。

  他说:“我被人敲诈了!我对此感到不可思议,这简直是电影里的镜头!事情是这样的:我主管的石油公司里有些运油司机把应该给顾客的定量的油偷偷克扣下来卖掉。一天,一个自称是政府调查人员的人来找我,向我要好处。他说他掌握了我们的运货员违规的证据。他威胁说,如果我不答应的话,他就把证据转交给地方检察官。我是在听他说后,才知道公司存在这种违规操作的事情。

  “当然我个人与这件事情没有什么关系,但我知道法律有规定,公司必须为自己职工的行为负责。而且,万一官司打到法院,上了报纸,必然会影响到我们公司的声誉。我一直为自己的生意骄傲——那是我父亲在24年前打下的基础。

  “当时我急得身体出了毛病,整整三天三夜吃不下、睡不着。我一直在这件事里打转转。我是该付那笔被敲诈的钱——5000美金——还是该对那个人说‘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我一直拿不定主意,每天都做噩梦。

  “星期天晚上,我随手拿起《如何不再忧虑》这本书,这是我去听卡耐基公开讲演课时拿到的。我读到威利·卡瑞尔的故事时看到这样一句话:‘直面最坏的情况。’于是我问自己:‘如果我不给钱,那些勒索者自然会把证据交给地检处,如果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可能发生的最坏情况是什么呢?’

  “最大的可能是:‘我的生意会就此毁掉了——仅此而已。我不会被抓起来,仅仅是我的声誉受损。’

  “于是,我对自己说:‘好了,生意即使没了,但我在心理上可以接受这一点,那么这又如何呢?’

  “嗯,生意没了以后,也许我得另找份工作。这也不难,我对石油行业很熟悉——几家大公司也许会雇用我……这样想让我的心情没有那么糟糕了。三天来的那种忧虑也开始逐渐消散。

  “我的情绪基本稳定下来,当然也能开始思考了。

  “我知道自己下一步应该怎么做——改善不利的处境。我思考解决办法的时候,一个崭新的世界展现在我的面前。如果我把整个情况告诉我的律师,他也许能找到一条我没有想到的新路。我过去一直没有想到这一点,这完全是因为我只是一直在担心而没有好好地思考。我立即打定主意——第二天一早就去见我的律师——然后我就很坦然地上床睡觉了,而且那晚睡得特别安稳。

  “第二天早上,我的律师让我去拜会地方检察官,把整个情况全部告诉他。我照他的话做了。当我说出原委后,出乎意料地听到地方检察官说,这种勒索已经发生好多次了,那个自称是‘政府官员’的人,其实是个警方的通缉犯。在我为无法决定是否该把5000元美元交给那个诈骗犯而担心了三天三夜之后,听到他的这番话,不禁长嘘了一口气,感觉整个人都放松了。

  “这次经历给我上了终生难忘的一课。现在,每当我面临会使我忧虑的难题时,‘威利·卡瑞尔的老公式’就会派上用场。”

编辑:杨旋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