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秘密的秘密

时间:2012-08-01 10:14   来源:中国台湾网

  我家老鼠在去年春天慌里慌张地拖进洞里一根穿着丝线的针,跟个宝似的藏了起来。

  大概是太激动,错把大白天当作月黑风高夜了,办完了事,还回到现场踱了回方步,把我这个大活人都没放在鼠眼里。我又不能跟它计较,索性装没看见,成全了它以为只有自己知道的偷偷甜蜜。   

  夜来无眠,我会揣测老鼠是拿那针在花前绣花呢,还是用它在月下剔牙?这样的想象让花绷般紧绷的夜晚不知不觉地松弛下来,踏梦无痕。

  秘密着老鼠的秘密,也算一秘密吧。

  谁没点自认美好的秘密呢?只不过我们的常被鼠辈掐眼一算后,以舌代步穿行坊间。多少暗香萦怀的快活,都白白消解于旁人无关痛痒的笑谈中了。    

  秘密因为不在人前占平方,在心里就格外舒展、笃定。像心跳,妙不可言。

  有鸟巢的树不怕叶落,因为它有鸟的歌唱站满枝头。有美好的秘密的人,再孤独也不会寂寞。

  秘密不能太大,大了不易收藏,容易暴露目标;也不能太小,太小了极易藏丢了。最好的尺寸是刚好让别人忽略,又正好够自己揣着偷笑。

  深夜散步,意外目睹一树花第一个将春天满怀捧出,那花苞次第打开的声音让所有的乐器都屏息肃立,花香光芒一般照亮了周围的空气和街巷。

  一棵树的随心之举,无意之中给了天地间美仑美奂的画面和音乐,而这从此成了那个散步的人的秘密,但永远无法影音重现的与人分享,也无人能偷走。这样的秘密是美丽而不累人的秘密。

  暗暗喜欢一个人,却不说出。心跳有时如发了疯的响鼓重锤,有时如打盹儿的蜗牛。心情有时想跳舞,有时想跳河。

  这样的秘密是天堂也是地狱,这是一场一个人的战争,输赢都激动人心。

  看上了商店橱窗里的一件东西,喜欢得紧,偏不买回家,而是常常作随意状隔三岔五地去浏览,直到看熟看厌看得呕吐,或者那东西被人买走,终于释然。这样的秘密让人怜惜也让人尊重。

  美好的秘密是一个人的矿藏,虽大多不能见天日,但证明有资源。有秘密的人是有内容的人、有趣的人,可以慢慢发现、品评的人。

  美好的秘密是一个人的熏香,在自己的空间里以香自焚,平方越小,香气越浓。

  看好我们的秘密,如看好我们的存折,或爱人。   

  小夜曲

  近来耳朵突然高贵起来。

  通俗的市声聒噪过后,无伴奏和声从那重重的山间如月升起。两耳似被一汪雪山里涌出来的春水荡涤,清新若雨后新生的嫩草地。

  只是因为,我从市喧深处搬到了草木深森的郊外,与庄稼田园比邻而居了。

  我甚至可以在清早上班去的路上看到露珠。在那随便绿着的屋角路边,小口小口的露珠鼓圆着大腮帮,透明的脸颊上有阳光新画的小小彩虹——这要很仔细很仔细地看,才看得清楚。

  曾经整夜开在枕边般的汽车声为虫的清唱所替代,大交响变作了小夜曲。田园里的小夜曲苍白消瘦,但脆嫩得可掐出绿绿的水来。

  夜莺的情歌在窗外的银杏树上,舒缓悠扬如一把轻轻打开的折扇,优雅而浪漫。让人不禁想起亮丽露肩晚装,艳妆的眉眼,夸张的蓬松的裙摆,以及水晶的高跟鞋和灰姑娘的南瓜马车。我相信鸟的王国里必定也有人间一般的盛宴。

  我从花店买回的玫瑰在窗台上木立,假花般缄默做作而无生气。而我信手在田边采回的一大蓬野菊花却如飘坠的音符,极旺盛地欢唱着书架的空间,那份清新和自然似乎是把竹制的书架当作了它家门口的竹篱笆。

  我的梦里不再有莫名惊惧的追逐,大片大片的花静静地开放着长夜,花香满屋里走动。

  我的睡眠是一本随意摊开的书,每一段都文笔优美可以朗读。

  看蔬菜在畦上自由自在地长,青青的草随意地在空地上溜达。秋分、寒露毫不闪避地以不同的笑容莅临,我满怀诧异和感动,任全新的寂寞、释然和庄稼一道葱茏我城外的日子。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