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最美的女红

时间:2012-08-01 09:54   来源:中国台湾网

  在这年头说女红是不是很老土?

  总觉得“女红”是和那些执轻罗小扇、着翠色罗裙、笑不露齿的闺中女子连在一起,里面有忧怨而怀春的气氛。

  绣绣花、缝缝衣、做做鞋、织织毛衣,并不是太难的事,但一说“女红”两字,似乎就从手工升华成一种情致、一种艺术了。

  大多数织毛衣的女子想的都是衣成时穿上身的感受,很少会有人心甘情愿地享受织毛衣的过程和悠闲心境;而像我这样抱着一种酸溜溜的小情调且沉迷此间的人,即便算不上孤版,印数也不会太多。

  无幸身在那个年代,无缘在花荫下、绣架前古典成窈窕淑女。好在也就不必在重帘后哀怨、在锦榻上伤春;也就不必偷偷摸摸在女儿墙头看那飞奔长安的快骑;被人负了情也不需要焚稿悲啼,而是把旧日情诗一首首去换了稿费买新衣……

  不过我私心里,其实还是很喜欢做个会点女红的女人。能动动剪子,捏捏针线,给家里添置一点小玩意儿,给自己添一条长裙或在黑布鞋面上绣一朵斗大的红梅,还能偶尔爬爬格子……无论手艺如何,我真的很喜欢这样的自己。

  有你就是好天气

  每一个无你的日子,都是伤口。

  我不知道,我并不辽阔的肌肤上,能安置多少次不会愈合的痛。

  已是春天。你那边吹过来绿绿的风,不猛,刚好把我的窗帘吹动。思念,一朵朵越过门槛,开满梨树。

  青藤的木屋,茶香正浓。一个家的完整,只等你,以小小的门环,把一个良辰扣响。

  独守光阴如四壁的藏书。竹简、线装……很多朝代温柔同眠。随手翻开一页,你都在里面鲜活,从不同的典故里策马扬鞭,向着你的爱。

  很想看看你的眼,那里面住着我深爱的秋天。我所有的谷仓,在你看着我时,一一蓄满。我瘦薄的身躯,悄悄丰盈。即便有雨,亦是好天气。

  太阳为什么还要升起?月亮为什么还要圆?玫瑰花怎么可以开得一如既往的红艳?

  再相见的日子,如那重瓣的花儿。我一瓣瓣地数呵,因为太认真,每次都数错。徒然在花芯里空等,不知道你会从哪一个花瓣后向我靠拢。

  舞曲响成一座空屋。除了你,还有谁,能拥我翩翩,飞扬若一朵盈盈的雪。我端坐如松,心底排箫颤吟。

  好多次你来,书香剑气,穿墙而入。你正要对我说句什么,我却紧张得梦醒。

  想你想得好苦,但我还是满心快乐。我知道,你终会穿越许多屏障,像一片雪白的帆,飘来。在我的屋旁,飘展如酒幡。那里的时光,每一杯都是陈酿。在坛里久腌的思念,就是最好的下酒菜。

  无你的日子,处处有你。我把你的名字,种遍手心手背、白天黑夜、房前屋后,种瘦了我整个烟雨江南。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