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听说爱情曾来过

时间:2012-08-01 09:40   来源:中国台湾网

  美好的爱情像隔窗的雨声。听见的耳朵是最幸福的收集者。

  雨点落在身上,是浪漫的;雨声踮脚入耳,是美的。淋雨的人有身临其境的沉醉,听雨的人有情同身受的投入。一身干衣服是淋雨的人最想要的守候,一块干手帕是听雨的人可有可无的慰藉。    

  每个梅雨季节都以为雨会一直下下去,我们会因见不了天日终于成为菌类。而雨总会适时躺下,将站立的机会交给阳光。

  好事坏事都会换脚稍息或回家打盹儿。听说爱情也是如此。

  初坠情网时,不知天高地厚,只觉自己的爱情是惊天巨制,而别人的不过是家常小品。旁人的异议和提醒都被算作亵渎,整个过程弥漫着悲壮的意味。

  因为太珍视,往往为了沙粒般的瑕疵而玉碎。后来,水晶似的生活被擦拭成了毛玻璃。经的事多了,就懂事了,就觉得别人的爱情才是值得仰望的绚目旗帜,自己的不过是灶台桌案上面目普通的抹布。

  虽然不甘,大多因无奈而瓦全。

  再后来,就不说爱,而宁愿在别人的爱情里流自己的泪了。一个爱字,多么奇怪,多么丰富,也多么简单。

  爱情真的与他人无关,它是自己对自己的不断征服和放弃,它是一个人的梦想和执著,甚至是错觉。只有两个人的错觉同时出现,爱情才有可能圆满。

  可总有人像早上赶车,不是起得太早就是睡过了头,错过了一生最想拥有的电光火石般的璀璨瞬间。

  手机、网络看似让世界热闹非凡,可人们对它们的依赖,正映照出人心的寂寞。去喧哗奢靡的声色场所看看,有多少人在理直气壮地零售情爱,又有多少人以应酬的名义或孤独的借口半晌偷欢。在美丽腰身和货币的斡旋中,许多人视为珍宝紧握的不过是情感的荒凉和虚幻。

  但是,总有人无论是清贫还是富有,也无论是身在都市还是乡村,始终对爱情满怀憧憬。即便独自风雪夜行,内心也明媚丰盛,如春日花开。

  到如今,好几十岁了,再说为情而生,恐有弱智之嫌,但是,我喜欢。

  喜欢一颗被岁月彩绘的心,入水后,仍可还原出本来的洁白。

  虽然,这很难。

  活着,得爱着。就算这爱小得仅如一根稻草,无关饱暖,也不能救人于水火,但是,握在手中,终是个念想。对于无助的人来说,手中紧攥的一根稻草可以让心无所畏惧。

  或者,想象爱,欣赏爱。如果不能在雨中酣畅地奔跑,就在屋内听雨。微笑,闭眼,伸出手,宛如接住一片雨声。       

  人的一辈子,好像二胡演奏的民乐,无论多么欢乐的主题,终是无法掩饰那弦上与生俱来的苍凉和忧伤。好在有宗教说,世间万事万物都是如此。

  不妨在无边的春阳里,歇一歇,看春花,看该来的,络绎行来。   

  灯灰

  火让芯子成灰/光让黑暗成灰//一个人对一个人的惦记/让所有的亮和不亮都成灯灰//我是灯灰的灯灰/却不能说出是为了谁

  观,世间的温暖

  照亮

  写一朵烟花给你/画一盏灯笼给你 //慢慢写/细细画 /一辈子//看天上/走地上/从此你都会有亮……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