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序言

时间:2013-04-17 13:45   来源:中国台湾网

  吉光片羽、白驹过隙,岁月匆匆之时常会忆起年轻的往事,寻找那些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又或者追思那些身外的浮尘俗物。大千世界,你是一个角色、一份宿命、一场酣畅淋漓,还是寂寥的剧目?

  死亡促使人沉思,为人们思考一生中所发生的一切提供了一个原生点,这就有了哲学。德国伟大的哲学家黑格尔这样写道:“哲学家们论证了人的尊严,人民将学会享有这种尊严,并且把他们被践踏的权利夺回来,不是去诉求,而是把它牢牢地夺到自己手里。”

  对于那些配得上“哲学家”称号的哲学家来说,他们的职责是启发人们的智慧,提示生活的真理,概括和总结世代积累下来的知识财富,帮助人们认识世界和认识自己。关于死亡,他们有着常人无法理解的观点和做法。但哲学家也不是超脱凡俗,不食人间烟火的圣人。他们也有普通人的情感、兴趣和弱点,也过着普通人的生活。每一位哲学家都是一个神秘故事的作者。

  人的一生,最关心的事情莫过于生死。人从哪里来,又将往哪里去,这是一个相当具有诱惑力,但是又常常被人避讳的话题。假如神赐给人类永生。几十年、几百年,甚至几千年过去后,也许人们看到的会是这个星球上万物腐朽,到处生活着的是脸上布满皱纹的老者,而且注定这些还将永远地衰老下去,永远得不到解脱。在这样一幅触目惊心的画面中,你会感到,其实死亡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

  对于生命的终极思索,赫拉克利特说:“死亡是醒时所看见的一切”;德谟克利特说:“死亡是自然之身的解体”;奥古斯丁说:“天主负担了我们的死亡”;苏格拉底说:“死可能比生更好”;伊壁鸠鲁说:“死亡是和我们毫不相干的事”;柏拉图说:“死亡是灵魂从身体的开释”亚里士多德说:“神圣理性不死”;奥勒留说:“以愉快的心情等待着死亡”。

  死亡是人生必经的过程,那么面对疾病、意外,直至死亡的时候,我们又应怀有一种怎样的心态呢?罗素说:“让死亡的恐惧缠住心是一种奴役”;狄德罗说:“活要充实死要愉快”;克里希那穆提:“生命是与死亡携手并进的”;王国维说:“五十之年,只欠一死”;季羡林说:“面对死亡不饮恨不吞声”;梁漱溟说:“不求生,不求死,顺其自然”;卢森堡说:“我愿成一支两头点燃的蜡烛”;韦伊说:“生于他人的苦难死于自己的痛苦”;波伏娃说:“死是人比神更强大的地方”;莎乐美说:“爱的神秘比死亡的神秘更伟大”;桑塔格说:“死亡是对人性的否定”;海伦·聂尔宁:“安然告别挚爱美好人生”;法拉奇说:“没有后代而死等于死了两次”;萨特说:“人的死亡和出生一样是荒谬的”。

  其实,我们在何时何地死亡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如何面对死亡,我们知道死亡会来临,我们等待着它。在等待死亡的过程中,如何活得更充实、更浪漫?当一个人有能力时,可以选择自己的死亡方式,有尊严地离开人世。

  人活着,就要认真地活;人走了,便要洒脱地走。只有坦然面对生死,超越生死,才能使你的一生变得丰富而长久。真正属灵的人,都是真正活在永恒里的人。

编辑:杨旋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