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一章 生命的终极思索

时间:2013-04-17 13:39   来源:中国台湾网

  第一节  赫拉克利特:死亡是醒时所看见的一切 (一)

  公元前2000年,在爱琴海岸有一个爱奥尼亚人部落,他们本来散居在这里,后来在小亚细亚定居后开始形成一个共同体。公元前6世纪左右,在希腊殖民的爱奥尼亚地区有两个最著名的城邦,一是米利都,一是爱菲索。因为地处海上交通要道,这里商业繁荣,人才济济,除了盛产商人外,还有比商人更让人珍惜的哲人。米利都向人类贡献了最早的哲学家泰勒斯、阿那克西曼德和阿那克西美尼,史称“米利都学派”。和米利都比起来,爱菲索显得逊色不少,没有形成什么爱菲索学派,但也有一位赫拉克利特(前535—前475)足以让后人铭记。

  赫拉克利特一生的经历极富传奇色彩。他出生在爱奥尼亚地区的爱菲索城邦的贵族家庭里。他是祭司王巴斯鲁斯的儿子,原本可以承袭王位,但他还是让给了他的兄弟;他也可以应波斯王大流士之邀去波斯宫廷讲授他的哲学,但他毅然拒绝了,他说他对显赫有着本能的恐惧,只喜欢所有渺小的东西;他经常跑到阿特米斯神庙附近,同孩子们玩掷骰子的游戏,认为这也比同一些人一起参加所谓的政治活动更有趣。他一生没有结婚,一生只有一个好朋友——赫尔谟多罗,他的朋友被无故迫害时,他愤怒地高呼:“爱菲索的成年人都应当被绞死,把城邦留给未成年人。因为这些成年人放逐了他们之中最高尚的人。”这个诅咒让我们看到了高贵的哲学家也是性情中人,为了一个优秀的朋友,敢于与整个城邦作对。

  他生性孤傲,不屑与任何人为伍。有人因为他行为怪异,竟怀疑他精神是否正常。希腊哲学家讲究师承,唯独他前无导师,自己也说他不是任何人的学生,后无继承,他也不像别的哲学家那样招收门徒,延续谱系,好像天地间偶然蹦出了这样一个人。世俗的一切,包括家庭、财产、名声、权力,都不在他的眼里,他讥讽那些有声望的人说“博学并不能教会人们拥有真正的理解力”,“像荷马一样,人们在认识事物时往往容易相信表面现象,而荷马比所有希腊人都聪慧”;他思想独特,被人称为“晦涩哲人”;他也曾因认识到“万物常流,无物常驻”的道理时,十分悲哀地痛哭了一场,被人冠以“哭泣的哲学家”称号。

编辑:杨旋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