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苹果的种子

时间:2012-06-07 20:45   来源:中国台湾网

  1975年初,史蒂夫20岁了。无论他打算怎样走一条有创意的道路,首先都要找一份工作。于是,他回到了之前工作过的公司——雅达利。 

  像那些我行我素的人一样,史蒂夫穿着很有个性的衣服来到了雅达利的办公室。他从不梳头,也不穿鞋,甚至身上的衬衣也是脏兮兮的。当他走进办公室的时候,他就像一位印度的智者,打着赤脚,身披一件橙色的花里胡哨的长袍。同事们热情地欢迎他归来,而且并没有对他的衣着感到惊奇。 

  史蒂夫也与沃兹重新取得了联系,沃兹从1973年开始就一直在惠普公司工作,他曾经梦想的工程师职业已经成为了现实。当史蒂夫身在印度的时候,沃兹还在继续做那些他喜爱的事情:设计各种各样的电子项目,并尝试制造他自己的电脑。他已经成功地将一台廉价的电视接到他的电脑上,作为显示器。他还连接了一台便宜的打字机键盘,可以很容易地将信息输 入电脑。沃兹主要的目的是造出一台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个人电脑,这台电脑将使用最少的零件,却能做最多的事情。那个时代的电脑只能通过一种方式输入数据,那就是按一个特定的按钮,关上或打开前面板的开关。这是一件相当烦人的事情。 

  当沃兹沉浸在惠普的工作和自己的业余爱好时,史蒂夫来找他为雅达利做一个额外的项目。当时,史蒂夫正在开发一款新的视频游戏──《打砖块》,这是雅达利的创始人诺兰布什内尔设计的。这款游戏与《乒乓》很像,但在游戏中,需要游戏者“打掉”一堵墙上的砖块。 

  沃兹同意帮忙,但是他白天需要在惠普上班。于是,他在夜里与史蒂夫并肩埋头苦干。 

  让他们倍感压力的是,这个项目只给他们4天的时间,而且要尽可能使用最少的硅芯片。沃兹不知疲倦地进行着设计,而史蒂夫则专心致志地布线、安装游戏所需的芯片。他们最后完成了这项工作,但是沃兹回忆说:“结束的时候,史蒂夫和我都患上了单核细胞增多症。”在一起工作的时候,两人也会聊天,史蒂夫告诉沃兹,雅达利非常希望在他们的视频游戏中使用新问世的微处理器。 

  1974年,随着那些足以永远改变电脑产业格局的新发展和新突破,电子产业出现了大繁荣的景象。其中一个最重要的时刻出现在1974年的夏天,英特尔公司宣布他们创造出了微处理器。微处理器提高了电脑的速度和性能,并缩小了电脑的尺寸。这一微小却有力的薄片是一台电脑的“司令部”。它的出现也意味着家用电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可能成为现实。 

  沃兹并不是百分之百确定微处理器能做成哪些事情。但是,他清楚地知道,在游戏中使用微处理器,就相当于将一台微小的电脑安装在游戏里面——这一行为潜在的价值令他感到兴奋、鼓舞。 

  其他人似乎并没有对计算机世界表现出特别的兴趣。他们并不知道——或者说,并不关心——正在发生的一切。而那些生产巨大的中央处理器的公司,也固执地认为商业和工业才是小型电脑仅有的市场,他们觉得人们并不需要在自己家里放一台电脑。 

  但是,那些住在硅谷的电子天才们则不这么想。 

  凭借着当时所有先进的技术,一个主要由加州的电脑迷们组成的俱乐部出现了,他们和其他爱好者以及那些梦想着制造出自己的电脑的工程师分享和出售自己的创意。他们自称为家酿计算机俱乐部,并于1975年3月,在门罗公园中戈登弗伦奇的车库里召开了第一次聚会。 

  这个最初只有30名成员的俱乐部迅速成长,很快就拥有了几百名参与者,而他们的聚会场所换到了门罗公园里的斯坦福线性加速器中心。 

  一些业余爱好者单纯地对这一领域和其中新的进展感兴趣。在聚会的时候,他们讨论那些正在制造家用电脑(这些电脑中的功能并不多,想配备更多的功能需要另外购买配件)的新公司,而这些家用电脑的价格,普通人仍然负担不起。 

  最初,史蒂夫并不像沃兹那样痴迷于家酿俱乐部。从一开始,沃兹的价值观就和俱乐部十分吻合:“我们认为,低成本的电脑会让人们做许多他们从未想过的事情……从这点上说,我们是革命者……人们的生活和沟通会因为我们而改变,而且是永久性地改变,任何人都无法准确地预言这种改变……就像我所说,几乎所有大型的电脑公司都公开表示过,我们所做的事情无关紧要。但结果证实,他们错了,我们是正确的——而且自始至终都是正确的。但早在20世纪70年代,就连我们自己都不知道我们有多么正确,也不知道这将对未来产生多么巨大的影响。” 

  两个月前,也就是1975年1月,一台名为阿尔泰的家用电脑问世了。 

  史蒂夫这样评价这件事:“某个人已经通过某种途径真正地造出了一台你可以拥有的电脑,这对我们这些人来说,简直太奇妙了!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但是,就是现在,有史以来第一次,你可以真正地买到一台电脑。阿尔泰在1975年左右问世,只卖不到400美元。” 

  人们可以购买整机,或者购买它的全套组件。这家公司从没想过会卖出那么多台电脑,而家酿俱乐部的成员也都觉得阿尔泰还有许多值得改进的地方。阿尔泰是一台装在金属盒子里的电脑,它的前部装满了各种开关和指示灯。至于显示器、键盘,以及存储能力,这台小型电脑并不具备。 

  尽管如此,这些计算机方面的重大突破让史蒂夫有了一个主意,而这也关乎他想要选择的人生道路。他需要做的就是说服沃兹。为什么是沃兹?因为对史蒂夫来说,选择沃兹做他的搭档是一个符合逻辑的明智选择。他们俩有着同样的目标——为普通大众制造出一台便宜的电脑。史蒂夫想到了像沃兹这样的人、快速发展的家酿计算机俱乐部和《全球概览》的那些忠实读者们。他发现了一种方式,可以满足他们所有人不同的需求。 

  史蒂夫同时发现,这些技术人员缺少时间和财力去设计和制造他们自己的计算机。但是,如果他们可以买到一个经过初步设计的印制电路板——这块电路板上装载了一台电脑所有的内部组件——他们就可以省下非常耗时的第一步。 

  史蒂夫预见到,沃兹设计的完美的电路板将会成为一个畅销产品。 

  史蒂夫知道,沃兹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他埋头制造电路板上精密的线路,力求实现小而高效。他将电线焊接在电路板上,而不是绕在上面,这样电路板上就不会出现难看的电线。将沃兹的电路板印制并销售,使其进入商业流程,则是下一步应该做的事情。 

  1976年的1月到2月期间,史蒂夫一直在跟沃兹讲他的生意规划。史蒂夫承诺说,沃兹仍可以留在他心爱的惠普工作,而史蒂夫也会继续去雅达利上班。他告诉沃兹,他们可以在业余时间里从事商业。非常羞涩的沃兹担心自己要去推销产品,而史蒂夫则会打一些必要的电话进行电话销售,得到的收益他们五五分成。 

  一天,他们坐着史蒂夫的大众汽车,飞驰在85号公路上,史蒂夫突然明白了该怎么劝说他的朋友。“我记得他(史蒂夫)当时是怎么说的,就好像事情发生在昨天一样,”沃兹回忆说,“‘即使我们损失了所有的钱,但我们将有一家公司。这是我们生命中第一次要拥有一家公司。’那句话说服了我。而且我一想到我们未来的样子,也感到无比激动。两个好朋友一起开一家公司,这感觉太棒了!” 

  之后,沃兹问史蒂夫,应该怎么给他们的公司命名。 

  “苹果。”史蒂夫随口说出了这个词。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