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三节 创设怡和行

时间:2014-04-28 13:45   来源:中国台湾网

  《粤海关志》记述:“国朝设关之初,番舶入市者仅二十余柁,至则劳以牛酒,令牙行主之,沿明之习,命曰十三行。”由是,十三行是广州所有经营进出口贸易的机构的统称,并不代表确切的商行数目。自乾隆帝一道圣旨,广州“一口通商”后,商行数目逐渐增多,已达三十多家。

  清帝国国门紧闭,犹如一片天光幽暗,包裹着日渐腐朽、没落的内核。地处偏远一隅的广州,门户开放,成为国人“开眼看世界”的唯一窗口。透过这扇窗口,文明与财富一起涌来,直接受益者便是行商。

  一时之间,开办商行成风,薄有资产者纷纷向清政府请旨。时势易变,唯真正的智者能洞悉天机。一切如伍国莹当年料想的,对于行商,这是一个想不赚钱都难的时代。

  上承天子恩泽,下得地缘优势,广州一时成为创富者的天堂。虽然朝廷审批相当严格、繁琐,众多豪商巨贾仍蠢蠢欲动。圣旨初降,形势大转,财运当前,伍国莹却并未“见势起意”,仍旧在同文行本本分分地做着账房先生。当时,他只有二十多岁,于商业一途,尚未达到纯熟精明之境,既没有盘根错节的人脉,也没有相当的资本,想要自立门户,谈何容易?

  此外,性情影响人的命运走势。伍国莹天性沉稳,思想保守且传统,很难一下子顺应时局,做出巨大改变,任凭外界风起云涌,始终岿然不动。

  同样是商界成功的典范,潘振承白手起家,创办同文行时只有三十岁,堪称真正能够把控时局,抓住商机的创富者。潘振承身上颇有一种投机和冒险精神,单就这一点,与伍国莹形成鲜明对比。伍国莹则需万事俱备,一切风险都被排除,或者在自己预期和把控范围之内,才会有所行动。

  对于账房先生的身份而言,这一特质是难得的优势,但对于一个创业者,却注定了伍国莹属于厚积薄发、大器晚成的类型。事实上,伍国莹的创业确实经历了一段相当长的蛰伏期,怡和行成立时,他已年近六旬。

  因天性沉稳,少有出格之举,伍国莹大半辈子顺顺当当,四平八稳,既没经历太多挫折,也没取得太大的成就,始终在潘家做账房先生。

  时间辗转到1769年,于广州一处旧式老宅中,伴着响亮的啼哭,一个婴孩来到人世。

  在收生婆欢天喜地的叫嚷声中,伍国莹将婴孩接过来,抱在怀里,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已届不惑之年,遽然得贵子,伍国莹心中的喜悦自不待言。

  伍国莹以“秉鉴”二字为儿子命名,有秉承、借鉴之意。伍秉鉴又名“敦元”。“敦”在粤语中的发音同“堆”,是古代一种食器,在祭祀和宴会时,用来盛放稻、黍、稷等粮食。单从名字,就可看出伍国莹对这个儿子寄于厚望。

  岁月流转,一转眼,伍秉鉴已长成沉静寡言的少年。这一时期,伍家的怡和行还未创设,伍秉鉴偶尔跟父亲去同文行,印象最深的,是潘家的奢华宅邸,进进出出的伙计和长衫豪客,以及父亲埋头做账的场景。偶有相熟的伙计或潘振承与他打招呼,伍秉鉴一概只略略点头、躬身。时间久了,人们都知道伍家的这个少爷与乃父颇为相似,不善言辞,亦从来不是人群中令人瞩目的角色。

  对伍秉鉴来说,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没有过多的关注和打扰,使他更专注于学习。数十年来,伍国莹的业务能力日臻纯熟,眼界和见解也有所增益。伍秉鉴常跟在伍国莹身边,也暗暗学到一些,且长了不少见识。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