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3

时间:2012-10-29 00:16   来源:中国台湾网

  这是我们第一次看电影的入场券。看看上面写了什么:《荒野中的葛瑞塔》,学生日场,10月5日——那个总让我心乱如麻的日子。我不知道这是你的还是我的票。不过,我仍清楚地记得:那天我买了两张票后,就一直在电影院外守候着。当天的天气很冷,我尽量不在严寒中走来走去。你差一点迟到了,不过后来我才知道这不过是家常便饭而已。我原来预计你不会来了,这就是我当时的感觉。看,我的电影镜头摇到了10月5日那天。摄像头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扫来扫去,而我面色苍白,独自一人在镜头前来回踱步。我心里想:如果你来了,那又如何呢?你是艾德斯拉特顿。出现吧,出现吧,你在哪里?你他妈的,别人对你的看法都是对的。来,证明给他们看,他们都错了。老天,你到底在哪里?

  就在那时,你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再次出现在我的生活中。你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只见你头发湿漉漉的,不过梳得很整齐。你满面笑容,或许是因为紧张,就像我这样。

  “嗨。”我尖着嗓子叫道。

  “嗨,”你回应了一声,“对不起。如果我迟到了,请原谅。我忘了是在哪家电影院。我从来没来过这儿,我把它跟国际大影院弄混了。”

  “国际大影院?”艾德,国际大影院可不是红宝石剧院。国际大影院不断上映的是改编于简奥斯丁三部小说的英国电影,还有一些关于环境污染的纪录片。“那么,谁在国际大影院等你?”

  “没有人啊,”你回答我说,“什么人也没有。相比之下,我更喜欢这里。”

  我们站在那儿,然后我把门打开了,“那么说,你从来没来过这儿?”

  “八年级的时候,我来见习过一次,看二战的片子。在此之前,我爸带我和琼来过。不过老早以前,在他遇到金之前,就是那种黑白影片。”

  “嗯,我每周都来这儿。”

  “幸好知道了这个,”你插了一句,“以后我就能找到你了。”

  “哦。”我应了一句,细细地品味着你的话。

  “好了,说说我们要看些什么?”

  “《荒野中的葛瑞塔》,这是PF梅勒的代表作。很少有人能在大银幕上看到这片子。”

  “嗯,不错。”你一边说一边看了看稀稀疏疏的大厅。那里只有一些满脸胡须的男人,他们常来看电影是为了驱赶孤独。还有一对来约会的男女,他们可能是大学生。此外,剩下的就是一个头戴一顶漂亮帽子的老太太,她的帽子是如此美丽,我一直盯着她看个不停,“我去买票。”

  “我已经买了。”我回答说。

  “哦,”你说了一句,“那么,我买些什么呢?爆米花?”

  “好主意。红宝石剧院的爆米花货真价实。”

  “太好了,你喜不喜欢加了奶油的?”

  “随你的便。”

  “不,”你碰了碰我——你只是碰了碰我的肩膀。我肯定你不会记得这个细节了。可是,这却让我神魂颠倒,差点晕过去。“我听你的。”

  我终于如愿以偿。你看,我们坐的第六排是我总喜欢坐的位置。影院里的壁画渐渐褪色,地板也黏糊糊的。那些看起来长得差不多的满面胡须的男人们分散地坐在影院的角落里。那个老太太背对着我们站着,脱下的帽子放在旁边,只留给我们一个侧影。艾德,当影院内的灯光暗了下来,我们坐在黑暗中,你伸出手臂搂着我,顿时一种惊喜将我紧紧包围住。   

  《荒野中的葛瑞塔》开演了。幕布一拉开,如此优美,如此华丽!洛蒂卡森是合唱队的一个姑娘。她的小酒窝让她成为了美国银幕上的小可爱,也让她成为了PF梅勒的情人。《华灯渐熄:电影简史及插图》就有他们在宴会上的照片,照片上的他把她搂在怀里,态度极为亲密。银幕上的洛蒂卡森比我大不了多少。她手持一把有蕾丝花边的扇子,头戴一顶小帽子,唱着一首名叫“亲爱的,你是我的宝贝”的歌曲。电影里鼓乐喧天,笙歌鼎沸,闪闪发亮的纸板苹果从房梁上悬挂下来,好一幅花天锦地的热闹场景。迈尔斯德拉拉兹目不转睛地看着洛蒂卡森。他的纤细的胡须被打理得油光可鉴。他坐在包厢式座位里,保镖们阴沉着脸站在一旁。银幕下你双手紧紧握着我的手,那么的温暖。我们都沉浸在这种触电的感觉中,爆米花也被我们抛到了一边。

  后台下的他是个蠢货,仅凭他那几根胡须我们就应该能看出来。“葛瑞塔,我告诉你多少次,不要跟那个没用的吹长号的二流子说话,”“噢,乔,他只是我的一个朋友,仅此而已。”等诸如此类的对话。此时,电影上出现了更多的对话和另一首歌曲。我还在想着这首歌,但是——

  ——就在这个时候,你亲吻了我。我觉有点突然,虽然别人约会时,亲亲对方并不显得突兀,特别假如你是艾德斯拉特顿的话。当然如果我要说出真相,如果你是米妮格林,这也倒不显得突兀了。我们的初吻多么美妙,柔情蜜意,令人神魂颠倒。现在即使我坐在艾尔爸爸的货车上,却仍感觉到脖子上的那个吻,它让我如沐春风,旭日暖阳。我暗暗问自己,你接下来会有什么举动。银幕上的机枪哒哒作响,子弹射进巷子里的仪表盒,划出一道弧线,而身穿貂皮大衣的洛蒂卡森被吓得尖声惊叫。伴着这些声响,我也亲吻了你。

  影片中的洛蒂卡森被迫离开了小镇,而我们仍可以呆在我们的座位上。迈尔斯德拉拉兹的得力助手是个秃子,他在另一部影片《夜宴》中饰演了一个戴着眼镜并患上了感冒的人。这个男人把洛蒂带到火车上。洛蒂撅着嘴怒气冲冲将貂皮大衣摔到他的脸上。你可能不记得这个场景了,因为那时我俩还未从之前的法式热吻中回过神来,你嘴唇湿漉漉的,嘴里还留有刷牙后的淡淡薄荷味。其实早在高二时,艾尔和我就看过了这部片子。我们还接着看了另一部影片《握紧枪》。那时我俩在艾尔家吃着披萨,喝着冰咖啡,看着影片。披萨和冰咖啡让我变得絮絮叨叨,一直说个不停,艾尔却紧张得全身发抖,膝盖不断抽动,手也不知道往哪儿放。因此,我对这个场景记忆尤深。洛蒂卡森一定会为刚才把貂皮大衣摔在那秃子脸上而后悔不已。因为火车一直向北开,这时电影里使用了我喜欢的蒙太奇手法。大银幕上的画面边缘变得模糊不清,效果看起来更为不错。火车的大喇叭喊道:“布法罗!下一站是布法罗!”接下来提到的是一些更为奇怪的小镇名字:伍斯特,巴德伍得,乔基庞德,达克斯布莱斯。最后,她和威尔林格来到了见鬼的育空。他们挤在雪橇上,做好准备要前往洛蒂的藏身之处。正在此时,你把手放在我的脖子上,我不知道你的手是否会顺势一路滑下,手掌覆上玉峰来回爱抚——我胸前样式奇特的扣子是珍珠制成,这意味着你只能帮我手洗这衣服——或是握住我的蛮腰,然后手继续滑下,探入我的底裤里。如果我愿意,我可以阻止你,但如果你出去到处乱讲,这是我们第一次约会第一次看电影,而且电影开演仅仅二十分钟,你的手就已抚触了我的每一寸肌肤。因此,我毅然结束了我们的热吻。此时,银幕上的洛蒂卡森独自一人在雪屋里睡着了,威尔林格的胡须结满了霜,可他却不得不将胡须剃掉,因为洛蒂要求他这样做,也因为威尔爱着她——他只能跟雪橇狗一块睡。此后我们在黑暗中一直静静地坐着,手握着手直到电影结束。我们激情亲吻过后,站在大厅里眨巴着眼睛。接着,我问你觉得电影怎么样。

  “呃,”你答了一声,耸了耸肩,然后看着我,又耸了耸肩膀。接下来,你左右摇摆着手臂,做了一个“还可以”的手势。我想要抓住你的手腕,把你手掌摊平,放在刚刚阻止你放在的地方。艾德,那时我的心为那样的渴望而跳动地厉害,砰——砰——砰。那时那刻,十月五日,红宝石剧院。

  “呃,我喜欢这部电影,”我说道,心里却希望不会因为想着这个事而脸蛋发红,“谢谢你跟我一起看电影。”

  “嗯,”你应了一声后又说道,“不用客气。”

  “不用客气?”

  “你知道我的意思,”你说,“对不起。”

  “你的意思是对不起?”

  “不是,”你急忙说道。“我想说的是,哎,我们接下来去做什么?”

  “嗯,”我也应了一声。然后你看着我,就好像忘记了自己的台词似的。我能跟你做些什么?我希望你也有些计划,毕竟看电影是我的主意,“你饿了吗?”

  你微微一笑。“我是打篮球的,”你答道,“所以,这个问题的答案总是肯定的。”

  “好吧,”我想我们可以一起去喝喝茶。可是,让我看着你狼吞虎咽地大吃大喝?这好像不太妥当。整个下午都用来喝茶, 十月五日就这样打发了?葛瑞塔仍在我的脑中盘旋不去,我想我们可以干些其他有趣的事情,况且我也不知道——

  可是就在那时,我屏住了呼吸,我真的停住了呼吸。我必须给你指出那条通向某个地方的道路,毕竟这不是你马上就能找到的。它将是一个离奇故事的开场,让十月五日这天发生的事像我们刚刚看完的电影那样引人入胜,趣味横生。不只是一个老太太从我们身旁走过,也不只是任何你在平凡的日光下可以看到的泥泞午后。它是一出即将拉开大幕的梦幻演出,而我拉着你手穿越其中,来到某个地方——这远远不是一个高二和高三学生在电影院约会时所能发生的一切——这个地方胜于平常下午女孩喝茶和球员吃饭的地方。它宛如大银幕上上演的神奇故事,如此与众不同,如此——

  ——不同寻常。

  我屏住了呼吸,向你指明了道路,让你体验了全新的冒险。艾德,它就在你的前方,可是你浑然不觉,直到我为你指出。这就是我们为何分手的原因。

  把这个还给你真让我心碎。然而,你早就心碎了不是。所以,我想:我们扯平了。不管怎样,我再也不会看洛蒂卡森一眼,原因不用说明,自己摆在那儿。所以,如果我不把这个还给你,它只能被扔到垃圾堆的某个角落里。与其这样,倒不如还给你。以后每当你一打开箱子,它可以抬头凝视着你,然后让你在洛蒂卡森优美的微笑中痛哭流涕。

  “什么?”你问道,然后眼睛盯着那个沿着街区往前走的老太太。

  “洛蒂卡森。”我回答说。

  “她是谁?”

  “电影里的人。”

  “对了,我看见她坐在后排,还戴着帽子。”

  “不,那就是洛蒂卡森,”我解释说,“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她就是影片中的葛瑞塔。”

  “真的吗?”

  “没错。”

  “你肯定?”

  “噢,那倒不是,”我说道,“我并不肯定。不过,也有这个可能。”

  我们走出去,你眯着眼睛看了一下,皱起眉头说:“她看上去一点也不像电影上的样子。”

  “那电影是很多年前拍的了,”我解释道,“你必须发挥你的想象。如果真的是她,那么她悄悄地溜进红宝石影院,就是为了看看狂野中的自己,而现在我俩是唯一知道这事的人。”

  “即使是她,”你重复道,“那么你怎么能确认呢?”

  “现在我们的确没办法百分百确定,”我说,“起码不是现在。不过,你知道吗,我那时感觉到了,就在最后热吻的时候。”

  你笑了笑,我马上知道你脑袋里想什么,“你真的感觉到了。”

  “我指的不是我俩的那个热吻,”我分辨道,但是那种感觉又涌上了心头——你的双手充满爱意地将我的头发撩起,露出我们的脸庞,“我指的是电影中的热吻。”

  “等一下。”你说完后又重新跑进了电影院。门砰的一声关上了。我透过满是污垢的玻璃往里看,如同在看一部镜头失焦的电影或是一张未被还原的照片。只见你快步走到墙边,俯下身去。然后一番忙乱之后,你又跑出大门回到了我的身边。你抓住我的胳膊就往外走。我俩不管不顾地穿过第十大道,来到那家干洗店。店里的衣服架子上方挂着一个大钟。我抬头看了看上面的时间。与此同时,他们围着衣服架子转来转去,到处找你的衣服。我发现我们刚才看的那部电影并不长,而我还有充裕的时间呆在外面。于是我打电话告诉妈妈我今天会回家的,同时也告诉艾尔我会打电话向他报告全部的细节。店里的衣服整齐地排成一列,在塑料袋里晃来晃去,好像在搞消防演习似的。然后店员们找到衣服后,一件难看的衣服终于又与它的主人重聚。它被主人随意地抱在怀里,又变得皱巴巴的。就在我饶有兴趣地看着周围的一切,你却把我的脸侧到一边,你的手真暖和。其实,我已经知道你想让我看什么——小型电影海报——这是人们通常的叫法。不过,这个名称倒是我从《华灯渐熄:电影简史及插图》上了解到的。你刚才从红宝石影院偷偷拿走的就是这张小型电影海报。那是真货,古董,从印刷的色调可以看得出来,海报在你手中皱皱巴巴地带着些许欢愉。洛蒂卡森身后的背景是漫天风雪,而她身穿一件裘皮大衣,看起来非常可爱,真不愧是美国银幕的小甜心。

  “这个少女,”你说,“银幕上风情万种的影星,还有走在街上的这个老太太。你说她们是同一个人。”

  “看看她,”我一边说一边拿起海报的一角。光是用手触摸它都让我兴奋得窒息。我俩各自握住海报的一角仔细端详起来。它的一边角是比克斯比兄弟电影公司的徽标,另一边角却不见了。海报被撕下来后那边角仍被图钉钉在影院的大厅里。不过,正是因为你冒着风险把海报偷来,我们才能像这样一起好好地欣赏洛蒂卡森。

  “如果真是她,她可能就住在这里。”我忽然意识到这点。这时,身着大衣头戴帽子的她距离我们有点远,她已经走过了半条街,“我是说,她家就在附近的某个地方。那可能是——”

  “如果那个人真是她。”你又重复了一遍。

  “眼睛看起来一模一样,”我继续说道,“还有下巴。再看看那酒窝。”

  你的眼睛顺着街道望下去,然后你看看我,又看看照片。“不错,”你开口说道,“这照片上的人肯定是洛蒂。不过,至于这个老太太,倒不一定。”

  我不再盯着那个老太太看,反而把目光投向了你。老天,望着你的感觉是如此美好,我吻了你。现在我仍感觉到自己的嘴唇轻轻压在你的唇瓣之上。当时的那种感觉又在我心中纠缠,虽然此刻它已不复存在了。“即使不是,”我对着你的脖子小声地说道,这时一位干洗店顾客冲着我们清咳了一声,示意我们让让路,她手臂上软绵绵地搭着一件难看的大衣,我把你推开——“我们应该跟着她。”

  “什么?跟着她?”

  “对啊,”我说道,“我们发现如果真是她,那么——”

  “总比你看着我吃东西要好。”你对我的心理真是了如指掌。

  “嗯,不过我们可以一起吃午餐,”我对你说,“我不知道你是否还有其他安排——回家或其他事?”

  “不。”你回答说。

  “你是说不想做,还是你不用回家?”

  “我的意思是可以。好吧,如果你真的想,我们就跟踪她。”

  你准备要穿过马路,走到街道的另一边,我一把拉住你的胳膊。“不,就呆在这儿,”我说道,“我们得小心保持着距离。”这一招我是从《午夜摩洛哥》那儿学到的。

  “为什么?”

  “这会容易些,”我向他解释说,“她走得很慢。”

  “ 她毕竟老了。”你附和我说。

  “岁月不饶人,她不得不变老呀,”我感叹道,“她就像什么呢,我也不知道如何形容。瞧,她在电影《荒野中的葛瑞塔》里是那么地年轻。那部片子是在——我们来看看。” 我把海报翻过来,却惊愕地发现了一个铁铮铮的事实。

  “如果真是她。”你说道。

  “如果真是她。”我话音刚落,你牵着我的走往前走去。其实,即使那个老太太不是洛蒂卡森,我也想对着你的耳边喃喃细语,嗅着你刮脸后的香味和你的汗味。当时我在想,就让我们义无反顾地往前走吧,看看前方等待我们的到底是什么。要知道,那电影还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宛如飞机过后留下的飞行云。让我们看看这冒险之旅会把我们带到何处。顿时我的脑袋里浮现出电影中的音乐和漫天的风雪——洛蒂卡森阔步走出雪屋,威尔林格在一旁嘀嘀咕咕,不停地跺着脚。当然,在此之前他唤醒了雪橇犬,一路驾着雪橇前来找到洛蒂卡森的。因此,葛瑞塔终究会选择这个适合自己的男人,哪怕他的雪屋如此简陋不堪。葛瑞塔流下了喜悦的泪水,它们在严寒中凝结成一颗颗小钻石,挂在她的小酒窝上。当然,世上只有米勒才能将它们据为己有。让我们走把,朝前走吧,朝着这个美好的结局奔去——葛瑞塔终于得到了梦想中的貂皮大衣,这是威尔林格自己硝的纯白色北极熊毛皮。葛瑞塔被紧紧地裹在其中,她开心极了,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而口袋里的订婚戒指更让她惊喜不已,她的心里变得暖洋洋的。这时,“结束”两个大字飘落到银幕上,昭示着圆满的结局。当然,还有他们的热吻。亲爱的,那就是我的宝贝,我最喜欢看到的场景。我有种感觉:十月五日那天的冒险之旅会把我们带到某个地方。这种感觉就在我看见海报背面时突然掠过我的心际——它的背面是一份洛蒂卡森的宣传资料,上面有她的个人简介以及作品介绍。她的生日即将来到——转眼间她就差不多八十九岁了,我心不在焉地走在大街上,这样想。十月五日我们一起漫步在大街上时, 十二月五日这个特殊的日子正好落入我的眼帘。那么就让我们往前奔吧,一起朝着那个非同寻常的未来奔去。看,我已经开始制定计划,想着我们如何一步步地到达那个目标。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