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二章:自信最重要

时间:2013-07-22 15:38   来源:中国台湾网

  收拾好心情,进入高中。可能是初中的风光蔓延到高中,我竟在上学第一天便被班主任点名担任军训时期的排长助理,军训结束后,顺理成章成为班长。

  高中的课业很繁重,早于10点钟睡觉既是奢侈也是罪恶。除了一周两三节的体育课和每周五的班会课,其余都是主课将每天填得满满的:语文、数学、英语、物理、化学、生物、政治、历史、地理……而且一不小心,可能连体育课和班会课都会被霸占。紧张的学习氛围让时间显得格外紧迫,老师每天要耳提面命一遍“高考不远了。”对于我来说,压力除了来自于学业,还来自“非上海户口学生不能参加高考”。

  记得我中学三年级自我鼓励的那句话吗:车到山前必有路。可铺这条路的成本比想象中大很多。正当我们担忧无法高考到麻木的时候,父亲的一位朋友送来的消息让我们重新燃起了希望——非上海户口的上海生源学生可以参加高考,但须支付5万元(约25万台币)借读费。这个政策当时只施行了2年。

  距离我们买房已经过去一年多了,生活条件也慢慢开始变好,家里全新装修了一番,把没有太多光芒的“过去”连同旧家具一起抛掉,采购了崭新的电器、家具,焕然一新。我很矛盾,难道又要为了自己、为了该死的政策、为了要命的借读让父母再次背上负债吗?2003年的5万块都够买一套房子的首付了。

  那些天,父母也很纠结,每天讨论到很晚,其实狠一下心让我回浙江真的可以让家庭少很多负担,可最终他们还是决定花这样一大笔钱为自己女儿买一个“在上海的高考权”。他们只是自苦,从来没有抱怨过政府政策“朝令夕改”,也没有不甘过——为了这座城市建设奉献了十几年青春热忱却换不到子女的一个高考资格……钱交了,心安了,也酸了……

  虽然这所市重点云集了上海不少的优等生,但我的成绩和能力在这里还是游刃有余的。几次期中期末的测验中,我轻而易举地稳坐前三。各学科或大或小地都拿过奖项。

  但我的古怪就在于我并没有安分地沉浸在高中疯狂的应试教育中,反而开始反叛——到底什么才是我想要的?牵制自己活泼的思维去按部就班地“思考”问题?磨掉自己发散的创意去循规蹈矩成思维定势?——我一定不能让自己沦为这样。

  我这么说并不是表明学习知识不重要。知识的汲取当然重要,而且对于很多把不爱学习或者学不好的过错都归在中国教育制度上的同学,我认真地想讲讲我对于学习的观点:培养学习的能力很重要。比如为什么要学语文——因为腹有诗书气自华,是练气质的;为什么要学数学——因为锻炼了最基础的逻辑分析能力;至于为什么要学英语,我就不说了,理由人人都知道……所以每门课都有值得学习的价值。 

编辑:马小璇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