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8

时间:2012-03-09 10:08   来源:中国台湾网

  那是1974年春天的一个黄昏。我正沿着陡峻的小道朝小山梁上攀登,前边出现了一个少女的身影。她正默默地朝山梁上走着,从山梁上方的第一道阶梯上,突然传来了令人不寒而栗的“啊!啊!”的怪叫声。走在前边的少女,像是被这突如其来的粗犷的吼叫声吓破了胆。扭过头,战战兢兢地朝山下冲来。由沙砾石形成的山梁小道又陡又滑,少女朝山下奔跑时踉踉跄跄地失去了控制。看着她像是要跌倒的样子,我忙伸出一只手拦腰搂住了她。少女脸色苍白,眼睛紧闭,不省人事地倒在了我怀中。 

  “啊!啊!”山梁上的怪叫声,再一次响了起来。直到这时,我才意识到,那声音是文工团的精神病人肖利雄发出的。因碰上了一个精神失常的人,受了惊吓猛然撞到我怀里的柳青青,少顷才渐渐地睁开眼睛。“你怎么了?”我见她有些眩晕的样子,问着她。她看一眼我,像从噩梦中醒来,说一声:“对不起,我有低血糖。”说完便从我手中挣开,忸怩着身子,一步一步地朝山下走去了。一个清纯、文静的少女的身影,印在了我的脑海里。 

  1974年初秋,在我参加林区文化调查组,不断深入林区边远地区开展社会文化调查工作期间,我在林区文化馆,见到了郧阳地区党委宣传部副部长李建。李建对我们讲了十多个发生在房县的野人故事,接着向我们建议说:“你们在林区搞文化调查,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工作。我建议你们还应该根据神农架的特点,展开一些野人调查工作。你们能揭开野人之谜,就是对世界作出的最大贡献。” 

  几天后,我随李建副部长一道,乘坐吉普车到神农顶附近的巴东垭观光。李建听说酒壶林场有七个干部、工人同时见过野人,吉普车走到酒壶坪,李建就专门走进工程队的队部,找到几个干部、工人进行座谈。一个叫向丕海的工程队书记和工人陈怀林,听我介绍李建是郧阳地区的党委宣传部副部长,是专门调查野人的。他们说,1968年夏天,他们一行七人,在巴东垭附近的箭竹林中寻找一种叫“头顶一颗珠”的中草药。在准备下山时,他们突然看见两个高大的人影,就在离他们20多米远的公路路基下方朝着他们爬上来。当他们发现这两个白色的人型动物,是披头散发的野人时,一下子都紧张了起来。为了壮胆,七个人朝着野人一阵吼叫。两个野人抬头看见公路路基上有一大群人,这才转身迅速朝着大神农架南坡的原始森林中快速奔逃。 

  1975年5月,松柏镇发生了一件新闻。蔬菜队有个叫杨维方的青年,在送郎山碰上了妖怪,吓得他在床上昏睡了几天。为此,我一连几次走进了杨维芳的家中展开调查。自从杨维芳在送郎山差点被红毛妖怪吓死的事件发生后,送郎山便成了我经常进山探险的地方。松柏镇就在送郎山南坡山谷的青阳河边。每当文工团组织小分队到基层的林场、工程队和边远的农村宣传回来,我都会利用文工团员休息几天的时间,或者利用平时的星期天,攀登到高耸入云的送郎山,在密林中不断寻觅野人的身影。 

编辑:刘承思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