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5

时间:2012-03-09 10:07   来源:中国台湾网

  我被文化局的领导和派出所所长请进派出所后,听派出所周所长说明原委,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我在翻越送郎山返回松柏镇的途中,我背着土铳走进半山腰的一间小茅屋时,我说了姓名和工作单位,找一对老年夫妇弄一碗粥充饥,吓得他们的一个哑巴孙女“哇哇”的叫唤起来,躲在房里不敢吃饭。我走后,那位姓钟的驼背老人告诉村里人,说他家来了一个人,叫黎国华,背着枪,很像逃犯。村里一个民办教师,以为我真是逃犯,便旋即下山到松柏镇派出所报了案——我进山考察野人的秘密,就这样被暴露无余。 

  就在我进山考察这段时间,文工团发生了一件新闻。那个平时教我们武功,本来就有精神分裂症的文工团员肖利雄,因性格孤僻,忧郁成疾,导致神经错乱,被送到了武汉市汉阳精神病院治疗。我回到文工团不久,林区文化局安排我带上1000元钱,到武汉汉阳精神病院,给正在那里治疗精神病的肖利雄交纳住院费。然后让我与几个小学员一道,在湖北省京剧团学习翻跟头。 

  1976年9月9日,经过两天旅程,乘坐汽车、火车到达省城后不到两小时,我刚刚与任传江等一群男女小学员,沉浸在久别重逢的欢乐中,广播里传来了一个异常沉重的声音。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告全国人民书”播报了毛主席逝世的消息。紧接着,武汉三镇汽笛长鸣,祖国山河笼罩在了人民失去领袖的哀痛中。因为全国要举行悼念毛主席的活动,我和几个小学员,在武汉拍了一张纪念毛主席逝世的合影照片,第二天,我们就一起踏上了返回神农架的旅程。 

  在山河呜咽,大地恸哭,举国哀悼一代伟人毛泽东的日子里,心中的太阳永远落去,一下子刺痛了我的心。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只要看见毛主席的画像,我就会泪眼汪汪。我崇敬毛主席的雄才大略,崇敬他的“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击水三千里”的伟大胸襟和信念。我这辈子能自强不息,就因为有共和国的无数伟人们、英雄们、模范们的崇高精神,构建了我的精神支柱。 

  我的故乡位于长江西陵峡北岸的莲沱镇。这里是万里长江穿过千山万壑,就要进入长江中下游平原的最后一个峡谷——西陵峡的入口处。在长江没有得到治理的解放初期,每当夏季汛期来临,平日温驯多情的长江,便会以倒海翻江的气势,在我家门前呈胃状的宽阔江面上,形成几公里的回流和无数漩涡,日夜咆哮怒吼。解放初期,长江两岸的人民还是依靠各种落后的木船在长江里跑运输。站在我家门前,每天都有来自上游金沙江、嘉陵江、大渡河、乌江的各种木船如百舸争流,穿梭在水流湍急的江面。 

  流经我家门前的一段长江航道,属长江西陵峡中的第一道险滩,这里航道复杂,滩多水急,回流、漩涡变化莫测。每年夏季都有途经我家门前的木船,行至被称为死亡水域的莲沱三漩,要被足球场一般大小的漩涡所吞噬。那些在绝望中呼喊救命的客商、船夫随着漩涡沉入江底销声匿迹的悲惨情景,几乎每年都要无数次出现在我的眼前。那些与恶魔般的莲沱三漩英勇搏击的船工们,一边划着桨,摇着橹,一边用不屈的精神——引吭高歌那悠扬婉转的  

  川江号子、乌江号子、峡江号子: 

  长江滩连滩哟——哟嚯,哟嚯…… 

  都是鬼门关哟——哟嚯,哟嚯…… 

  魔鬼不眨眼哟——哟嚯,哟嚯…… 

  齐心闯险滩哟——哟嚯,哟嚯…… 

  前边是漩涡哟——哟嚯,哟嚯…… 

  漩涡像坟墓哟——哟嚯,哟嚯…… 

  舵把子要握紧哟——哟嚯,哟嚯…… 

  撸片子不能停哟——哟嚯,哟嚯…… 

  小命系在桅杆上哟——哟嚯,哟嚯…… 

  闯过险滩是好汉哟——哟嚯,哟嚯…… 

  咬紧牙哟——哟嚯,哟嚯…… 

  憋足劲哟——哟嚯,哟嚯…… 

  妻儿在把咱盼哟——哟嚯,哟嚯…… 

  船夫快把家还哟——哟嚯,哟嚯…… 

  小命系在桅杆上哟——哟嚯,哟嚯…… 

  闯过险滩是好汉哟——哟嚯,哟嚯……

编辑:刘承思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