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04 千呼万唤,南山老翁垂钓归来

时间:2012-11-20 15:21   来源:

  04 千呼万唤,南山老翁垂钓归来

  左宗棠密会洪秀全

  1853年年底的某一天,石达开正在大营中处理公务,突然间兵卒相告:“禀翼王,辕门外有一人求见。”“什么人?”“那个人说他叫左宗棠”“左宗棠?”石达开不禁一愣,“就是随张亮基镇守长沙城的左季高?”“是的。他说曾经击败过……”

  “哈哈。有请,快快有请!”石达开连忙迎候左宗棠。左宗棠进到大帐后,与石达开交谈甚欢。“左先生来此的用意我已经明了,我明日护送先生前往天王处。先生所说真是至理名言,我想天王和东王一定会接受您的意见。清妖荡平之功,必有先生一份呀!”

  “多谢翼王,宗棠还有一语,儒教乃我国立国之根本,万万不可毁弃。若想得天下,必以此为根本。”石达开闻听,面露难色“先生,时机未到,到天王处望请勿言!”

  左宗棠在石达开的军卒护送下,面见了天王洪秀全和东王杨秀清。“天王、东王,现太平军只求速战而不求恒守,这样恐对最终时局不利。”“先生所说极是,我们正积极准备进攻北京。”东王杨秀清说道。“进攻北京之前为了号令天下汉人,我们将占领南京之后建都。”洪秀全说道。

  左宗棠闻听,连忙说道:“天王,南京霸气不足,万不可定都于此。”“哈哈。之前无天父天兄庇佑,而如今我们有天父天兄相助,推翻清妖指日可待!”

  “天王,中国人怎能信外教,请天王改奉儒教!”

  “胡说!”天王厉声怒道。杨秀清一见,立刻笑道:“左先生一路风尘,肯定是累了才说些昏话。来人呀,送左先生先去驿馆休息。”左宗棠一看便知自己无法说服他们,心中颇为懊悔,便悻悻然跟着兵卒前往驿馆休息,就在这时,一名兵卒偷偷来到左宗棠面前。

  “左先生,您不认识我了?可我还记得您。那年大旱,您在柳庄设粥厂接济灾民,而我就是得您活命方才逃生。后来太平军来,我便参加了太平军。您走后,天王的妹妹肖王妃便说当年若不是您帮助张亮基镇守长沙,萧王的仇就可以报了。因此,王妃要杀你祭天,先生快逃!”

  左宗棠听罢,连夜逃出。石达开听闻此事,大惊失色。“左宗棠乃是人才,我必将其收归帐下。此人如不能为我所用,必杀之!若为清廷所用必为一大劲敌!”

  其后,石达开派出三十多名士卒前往左宗棠所居的白水洞。哪知,左宗棠听到了这一消息后,立刻投奔了湖南巡抚骆秉章。

  上面的这段故事,杜撰的成分很大。然而,自太平军兴盛之日起,民间就有一种观点:左宗棠曾经面见过洪秀全。其后,逐渐被一些正史专家认同,例如简又文的《太平天国全史》、范文澜的《中国近代史》、肖一山的《清代通史》、张家昀的《左宗棠:近代陆防海防的实行家》、稻叶君山源(日本)的《清朝全史》等。

  左宗棠的暧昧

  真的是否有如上一幕,其实并不重要。在洪秀全起事之初,左宗棠并没有像好朋友罗泽南等人那样立刻站在晚清政府那边,而是屡次推辞邀请,一心躲在自己的“世外桃源”中。反观他在第一次鸦片战争中的举动,一听交战立刻希望投身其中抗敌,使我们不得不怀疑左宗棠对于太平天国运动有着某种寄望。

  草根出身的左宗棠,因为屡次科举失败,所以对于清王朝的腐败心怀怨气是可以理解的。同时,又因为作为底层知识分子的他,受当时已经有了一定民意基础的“反满”思想影响也是必然的。所以,当太平天国运动刚开始的时期,他持有较为暧昧的态度。

  由于当时晚清政府在经济政策、人才政策、民族政策、对外政策等方面的诸多失误造成了民不聊生,特别是荒政政策的失败,更加重了危机,晚清进入了灾害频发的一个阶段。虽然,这一时期的灾害较明末清初的大灾害要轻,但作为中国历史上四大灾害频发时期之一的晚清,百姓遇灾之后的缺衣短粮更使得造反成为必然。

  作为自然灾害的承受者,左宗棠虽然没有性命之忧,但眼看着中华大地灾民遍布,对农民起义存在同情是必然的。

  虽然太平天国运动现在被许多人诟病,但任何人都不能否定如果不是晚清政府的政策失误,以汉族知识分子洪秀全、杨秀清、冯云山,壮族青年俊杰石达开、肖朝贵、韦昌辉等六人为代表的金田起义,就不会在1851年1月11日爆发。

  太平军在经过一年半的转战之后,经蓑衣渡之战,太平军冲出广西,进入了湖南。在湖南,太平军连克道州、郴州等军事重镇。广西钦差大臣并剿总司令赛尚阿、湖广总督程裔采等的相继失败,更说明晚清政府的无能。对清廷早有不满的汉族底层知识分子,其实早有异心。

  如此情况下,谁能获胜左宗棠并没有把握。1851年,咸丰皇帝改元加考恩科,左宗棠却并未参加,依然关注着事态的发展。相反,老同学兼好朋友罗泽南及其弟子李续宜、王錱、李杏春等却积极参加。由此可见左宗棠的暧昧态度。他对友人的说辞是:“太平军主要是攻打大城市,行军速度快,我呢不招惹他们,他们自然也不会害我,我谁也不管。”

  因此,他和在家丁忧的翰林院庶吉士郭嵩焘兄弟、左宗植等人便在1852年秋在湘阴东部的白水洞避乱。

  幕府生涯

  1852年,太平军进入湖南,左宗棠仍然在白水洞隐居。这时,林则徐的得力干将云南巡抚张亮基接替回北京待命的骆秉章赴任。胡林翼接连数次向张亮基推荐左宗棠,张亮基先后两次邀请,这一下郭氏兄弟便开始劝左宗棠出山,而胡林翼和江忠源也来信敦请。一看张亮基乃为林则徐向其推荐的好官,二是为保家乡免遭战乱,左宗棠终于答应出山。

  1852年9月11日,西王肖朝贵率军抵达长沙城外,作为壮族才俊的他勇武异常,每次战役必身先士卒,是为军中楷模。在肖朝贵的攻击下,长沙城一日三求援,晚清政府立刻调张亮基驰援长沙。路上,忽闻肖朝贵被炮火击中,生命危险。闻听此言,张亮基大笑不止,左宗棠则沉默不语,毫无高兴之态。

  张亮基甚为不解,左宗棠的回答令他大惊失色,左宗棠说,肖朝贵若亡,太平军必然孤注一掷,为其报仇,太平军大部人马也必然赶来复仇,长沙危矣。

  张亮基闻言,立刻催动人马火速前行。10月7日左宗棠跟随张亮基来到了长沙城。11日洪秀全、杨秀清率领大军赶到,全军挂孝,扑向了长沙城。远处一望无际的白浪,左宗棠看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此时的他,心中所想的便是:一世英才已死,我左季高何日能棋逢对手。

  张亮基和左宗棠扼守长沙。左宗棠建议官军围困太平军于城南,并提请铁公鸡提督向荣西进,堵住太平军唯一缺口,全歼太平军。不想,向荣在牛头洲大败于太平军第一帅才壮族俊杰石达开之手。左宗棠又提请各路清军围困长沙城西,防止太平军撤退。但各路人马见死不救,二人只得困守内城。死守长沙四十多天后,太平军在石达开、杨秀清的建议下于11月30日兵退湖北。湖北巡抚、白袍儒将胡林翼则接待了不请自来的太平军。

  因左宗棠协守长沙有功,官封知县加同知衔。其后左宗棠又协助张亮基镇压了浏阳征义堂会党起义。1853年1月12日武昌城被攻破,胡林翼无法抵挡太平军接连败退。官军的无能,促使左宗棠向张亮基提议组建民兵团练。三日后,负责组建湘军的曾国藩来到,曾左张三人畅谈一夜后,达成了初步共识:建立起一支由绅士管带、招募乡勇并采用戚继光带兵之法进行编练的军队。

  之后,曾国藩又前往湖北和胡林翼等商谈,最终达成共识。其后,左宗棠跟随升迁为湖广总督的张亮基进入湖北武昌。后因张亮基调任山东巡抚,左宗棠便离开了张亮基幕府。10月6日,左宗棠和林则徐的幕府师爷王柏心一同来到监利做客,几天后赶往白水洞,10月25日回到家中。

  自11月开始,左宗棠从对抗太平军的队伍中退出,骆秉章、曾国藩、江忠源等人数次邀请都被左宗棠拒绝。1854年3月,太平军再次进入湖南。左宗棠听说太平军在找自己便携家连忙前往长沙。而这时,左宗棠听说女婿陶桄被抓,连忙拜访骆秉章希望释放陶桄。

  哪知刚一质问骆秉章,骆秉章便哈哈大笑:“谣言,谣言,纯粹是谣言。陶澍的儿子、左季高的女婿怎么会被抓起来呢?哈哈,左先生息怒息怒,在下几次去信您都未大驾光临,如今来了,我们好好叙叙吧。”

  就这样,左宗棠被骆秉章用计请入了幕府,当然,此时的左宗棠已经没有任何办法拒绝了。因为不但太平军容不下他了,而且当今的咸丰皇帝也开始注意他。远在北京的咸丰皇帝,突然想起了陶澍临终前的奏折,向大臣们再次打听起左宗棠的下落,并且认为左宗棠不出来办事的行为很可疑。好朋友郭嵩焘听罢,连忙说:“这个人脾气古怪,不爱做官。但皇上让他出来,他肯定会出来的。”

  郭嵩焘这么一搪塞,咸丰便告诉他转告左宗棠:“让他出来给我办事!”事已至此,左宗棠必须要出山了。在众人的千呼万唤中,左宗棠进入了骆秉章幕府。从1854年到1859年,

  左宗棠在幕府中一干就是六年,要不是樊左互控案的爆发,左宗棠可能还要干下去。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