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序一 台湾“清华大学”陈力俊先生序

时间:2013-04-02 11:03   来源:中国台湾网

  王国维先生是一位传奇人物,不幸在八十五年前以英年早逝,而他的长女王东明女士,正以百岁人瑞,撰写传奇,而这本《百年追忆》(台湾繁体版书名)正是两个传奇的交会。

  去年台湾“清华大学”庆祝一百周年,历数奠定建校璀璨百年之基的清华人,国学院四大导师自是首选之一。今年有机缘自大陆邀请清华名师后裔参加校庆,适见台湾《中国时报》报道高龄逾百的王东明女士在台北每周仍票戏的新闻。经与王女士联络,得以面邀参加校庆活动,而当王女士于校庆日应邀出现于庆祝大会、午宴,并参与下午座谈时,以健朗之姿、稳健台风、亲切温馨声调,侃侃而谈,立即

  风靡全场,成为活动焦点,并赢得许多粉丝(fans)。

  在与王女士的晤谈中,得知其正在写回忆录,当即表达希由台湾“清华大学”出版的愿望,王女士也很爽快地应允,后来台湾商务印书馆也来邀约;基于王国维先生在身前身后与两个单位的深厚渊源以及王女士的首肯,决定共同出版《百年追忆》。这是两全其美的办法。

  王国维先生于1925 年受任清华国学院导师。清华在此前以留美预备学校著称,王先生与梁启超先生等受聘清华国学院,震动学术界,开启清华迅速成为国内学术重镇之先河。近一年来,我在台湾“清华大学”的活动中曾屡次引用他的“人生三境界说”以及对诗人的看法:“诗人对宇宙人生,须入乎其内,又须出乎其外。入乎其内,故能写之。出乎其外,故能观之。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同时日本京都大学松本纮校长在台湾“清华大学”演说中也提到王先生对文化交流的见解,都可看到王先生对台湾“清华大学”、台湾地区及日本文史思想界的影响,仍方兴未艾。王先生身后,知友陈寅恪先生撰文的《清华大学王观堂先生纪念碑铭》有云:“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诚如王女士所言,王先生学术是我中华民族的文化瑰宝,也是全球的文物遗产,我们有责任维护它!宣扬它!

  本书分两部分,上编《记忆中的父亲》记述王先生之家世背景、为学历程、生平轶事、家庭与休闲生活、清华园故事、亲子互动以及投湖经过等,引人入胜,并能使读者对王先生行谊有进一步了解。下编《王东明的百岁自述》,包括一生回顾与生活杂记,可看出王女士平凡中之不平凡。她在父亲身后,不足十四岁时无意中看到母亲遗书,能冷静地设法说服母亲打消死志;抗日战争爆发先逃难至浙西一带,后随叔叔在上海英租界集资为流亡失学青年办建“浙光中学”。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本入侵上海英租界,“浙光中学”被迫解散,再辗转到达后方。1948年,由上海至台湾高雄任教师。1950 年秋与陈秉炎先生结婚并在私立泰北中学任教。1953年春起,负责台北县永和镇消费合作社“中央”公教人员实物配给,工作了二十多年,一直到1982年,年届七十岁,随消费合作社停办而离职。退休后在家养老,除了整理父亲的遗物外,有时到各地旅游探亲访友;1994年开始迷上京剧,坚持学唱了十多年,增进身心健康,延年益寿,顺利达成“唱到九十九”的愿望,可看出她刚毅进取、开朗豁达的个性,行文亦庄亦谐,充满人生智慧,可读性甚高。

  清华校友胡适之先生在晚年常阐述 “交友以自大其身”,王女士可以称得上这句话的践行者,结识了爱京剧又爱阅读、写作的“忘年交”李秋月女士。李秋月女士愿意悉心采访整理王女士的记述,促成这本精彩的《百年追忆》早日问世,亦为王氏传奇,再添佳话。最后也感谢台湾商务印书馆共襄盛举!

  台湾“清华大学”校长陈力俊谨识2012年10月于台湾“清华园”

编辑:杨旋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