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书评:走吧!玩勒个去

时间:2013-03-13 14:31   来源:中国台湾网
   玩是当下盛行的生活方式,各种玩的花样、方法在亭台楼榭漫天飞。见多了各种翩然而至的指南和介绍,为了工作更是为了家庭苦逼地生活着的我们似乎还是放不下许多,更多的只是在那瞎想、抱怨,缺少一点飞鸟鱼孤身独闯世界的豪情与壮志。在留与走中纠结久了,发现生活就是一本书,里面全是错别字;所有的山山水水、沟沟坎坎全都逻辑不搭配···与其在不搭配的生活中煎熬着,倒不如放纵一次,就当是对这平淡生活的一点激情点缀。故,与其说飞鱼鸟是有目的地去旅游,我倒宁愿把她的行为看作是“随心所欲”不断地在固定节奏的生活之外游走,不一定非要有详细的规划也不一定非要有雄厚的财富,要的只是玩的心态和游走的勇气,就这,是最难得也是最令我们向往的。

  这些年,我不知道飞鸟鱼到底走过了多少地方,在她的文字中,我仿佛寻觅到灵魂最深处状剑执马行江湖的冲动,只是,飞鸟鱼比我也比我们中的很多人更践行,以一个背包、一双脚、一灵性的脑袋和一腔的热情在世界各处游走,留给我们的只是无限的艳羡和对自己苦逼生活更深的抱怨。

  从柬埔寨、老挝、越南、泰国、马来西亚这些我们周边的邻居到大洋彼岸的欧洲,字里行间透露着作者一路的所感所得,风土人情扑面而来,令人由然而生身历其境的动力。

  “电影《古墓丽影》中的大嘴朱莉曾经在这里的参天大树上摘下一朵美丽的茉莉花,然后敏捷低跨过一道道被青苔覆盖的古墙”。“电影《虎兄虎弟》就是在吴哥拍的,看了以后会对那一片片丛林更有感觉”。“越南导演陈英雄镜头下的西贡,有浓烈的铭黄、粉蓝、洋红、果绿漆成的墙壁,有繁忙杂乱的街巷内的三轮车夫,还有古旧的老屋下坐着的穿棉布短裤上衣的安静、温柔、多情的越南女子”。 飞鸟鱼巧妙地把电影甚至小说中的情节与游历的场景相接,景点的人文厚重感就自然生出,而且还更有种精神的寄托。这样的一种抒写方式倒让我想起了余秋雨在《文化苦旅》等一系列散文中惯常所用的方法。

  我觉得,与某个场景的相遇是种缘分,缘分让我们更想走近这一个个别样风采的景点,或许,一次不经意的遇见,冥冥中注定走进了,这样的走进使我们有了青春年华里的喜悦,也让我们有种原来生活还是无限美好的窃喜,这种苦苦寻觅的情愫真的直击心田!或许,这相遇的缘分和喜悦会穿过这寒冷冬季绽放在如花的夏季,平淡生活中的我们就有了内心情感世界的寄托方式。有些情和景,是绕在掌纹间不灭的萤火,虽双手不曾触碰到,却旋成年轮里生辉的印记。那一炉岁月沉香,可能随时会在不经意间被点起,熏染生活中欲说还休的幸福与快乐,一次次地游走,总会落下温柔的情怀侵染诗行,那浸进骨子里的情愫凝结成继续游走的诗篇,掩盖生活的冷清与枯燥。所以,只要在路上,一切变得简单、纯粹和自然,毕竟,快乐其实很简单,幸福其实一点也不奢侈。只是我们太多的人因太多无法诉说的这和那的原因一次次与幸福擦肩而过。当生活菱角慢慢被磨灭后,此时才意识到哪怕是简简单单的游走都是一种幸福!

  如果想知,如何令雪地花开,如何走过茫茫深海,超乎奇迹以外,那就在

  飞鸟鱼的《玩勒个去》中去寻找。 (胡慧华)

编辑:杨旋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