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金边:睡地铺的韩国白领

时间:2013-03-13 14:20   来源:中国台湾网

  (一)第一次出国,第一次为旅行耽误了一天工作

  首次解禁出国的目的地定在了柬埔寨,是大眼妹妹提供的建议。签证简单,初次出国的单身女不会被拒签。

  并不是每天都有往返航班,按计划往返共八天。硬着头皮跟新任职的F企业的新老板多请一天假。不巧,假期后第一天公司有例会,目的是统一思想,再战下半年。多年的惯例,我并不知情。新老板还算大方,尽管脸色有点儿不好看。“谢谢您能理解,我下次一定注意,回来后把会议精神补上。”先把感谢的这些软话说在前面,让老板有点儿不好意思,多请一两天就不碍事了。记住,旅行回来给老板带点儿小礼物,为了感谢宽容,为了下一次请假。其实我知道,新老板也好奇并羡慕我的旅行。“怎么去柬埔寨呢?太特别了,安全吗?”

  同行的大眼妹妹是我先前供职六年的S企业的部门同事,充满灵气的美丽的川妹子,自称为四处乱跑的野孩子。我们这次都是第一次走出国门。也是在这次旅行后,我们成为彼此最好的旅伴,从同事成为可以交心的朋友。

  先得说说解禁出国的事。

  2000至2006这六年间,我不能出国。原因是本姑娘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神秘工作。入职九个月后,每天看着办公室窗外那棵郁郁葱葱的大树一点点变化,办公室里加我在内,一共三个年轻人却谁也没有推开那扇窗,去亲自摸摸那棵树。有一天,我鼓足勇气决定去做这个推开窗户的人。我把这段还挺煽情的话写在了辞职报告里,毅然决然砸掉了当年以笔试面试都是第一名的成绩考到的公务员的金饭碗(我自己觉得也就是个铁的)。后来办离职手续时,同事告诉我,看到辞职报告中的那句话,局长想起了自己的年轻时代,不忍心不签字。

  我辞职付出的代价是接受长达五年特殊时期的特殊规定,不能办理护照只是其中的一条。中途我也曾试图闯闯出入境中心,被严厉的警察叔叔好好数落了一通:“你也是在那里待过的人,怎么这点儿规矩都不懂!”灰溜溜回家,不得不耐心期盼特殊时期快快过去。

  2006年初,特殊时期终于结束了。天是那么蓝,水是那么清,弄得我心里好喜欢。第一件事就是跑到拒绝我的警察叔叔面前大大方方地把护照办了,还要加一个港澳通行证。哼,我自由了!

  曾经一起在二十岁时经历草原沙漠之旅的Z,在我出发前短信我说:“在第三世界人民币值钱,感受一下富人的感觉和朋友出门互助的乐趣,你就找到出游的真谛了。”在认真看过Z曾经在信封上写下的《盛夏的果实》的歌词后,旅行也许是我们之间最安全的话题。

  当年大概知道穷游的概念,觉得就是少花钱去旅行。但对于到底怎么能少花钱,我也是菜鸟。机票订晚了,当时天津也还没开通亚航的航线,大眼妹妹从北京某机票代理公司寻到北京往返金边四千多的票价,肯定就不能算穷游了。

  飞机预计半夜到金边,俩单身美女,也怕不安全。我突然想起某大哥,他曾经热情地告诉我,他从在老挝工作的亲戚那听到老挝多淳朴多简单的故事。拾起大哥的电话,心想老挝毗邻柬埔寨,多少应该有些认识的朋友吧。大哥果真是古道热肠,联系了几天后,被告知,预订了一辆汽车,可以到机场接我们,负责送到帮我们预订的酒店。大哥千叮咛万嘱咐,到了金边有任何需要都可以联系在那边的朋友。

  记好大哥朋友的电话,我们就背包上路了。

编辑:杨旋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