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二)到底什么叫穷游?

时间:2013-03-13 14:19   来源:中国台湾网

  亢奋地飞行了五个小时后,平安到达柬埔寨首府金边。接站的司机师傅准时出现在出口。到了酒店才知道房间要二十五美金一晚,接站的车费也要十美金,完全超出预算。我们坚决停止了这种“富游”的行为,转天一早果断把酒店退掉,出行也改为电动三轮车,这里称TUKTUK。

  电动三轮车将我们拉到家庭旅馆的聚集区域,寻到了十美金一晚的双人房间,有空调和独立浴室,虽然小点儿,但干净能洗澡,守着柬埔寨的“生命之湖”——洞里萨湖,自我觉得超划算。直到在金边的街道上遇到了一个韩国哥哥。

  韩国哥哥主动用“阿尼阿赛哦”搭的讪,以为我们是韩国美眉。后来我们已经习惯在异国旅途中被认为是韩国人或日本人,在他们眼中这些都是东方面孔,且中国的自由行背包客当年确实很少。当韩国哥哥知道我们来自中国北京的时候分外惊喜,边走边聊地“供出”了自己的工作和生活经历。

  哥哥供职于韩国某金融企业,收入不菲,曾在北京和首尔间往返工作多年。工作曾是他生活的全部,为此丢掉了相恋多年的韩国女友。几年间,工作职位的薪水迅速增长,但快乐却一点点地减少。有一天,他意识到生活不能再这样单轨运行。三十岁那年,他主动申请调换了岗位,工作压力减轻,不用两地奔波,也终于可以背起行囊,便利用假期跑遍了东南亚。

  是不是年轻时都需要有这样的付出和经历,才能明白生活的真谛?

  这是我工作后第一个不在劳动中度过的劳动节。2000年,我打破金饭碗后进入了一家叫做S的地产企业,当年它从在津城小有名气到以超快速扩张名震全国,我算是全程跟进的一位忠实的老员工,同时对它名震全国这事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当然,代价是牺牲了大部分休息和假期,除了偶尔的周末可以补补觉逛逛街之外,每年只有春节半个月的长假期。虽然每个春节都坚持旅行,但因为无法办理护照的原因只限于在国内诸省游荡。我还“假公济私”地利用S企业全国化扩张的机会,周游了诸多分公司所在的城市,曾跟老板戏称:“公司全国化圆了我旅行的梦想!”

  那是一段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激情燃烧的岁月。

  经历过其中的人除了记得辛苦外,都无法忘记“夜总会”、“7×24工作法”、“女人像男人,男人像驴”、“使命般的激情”、“战略地图”、“零容忍”等热门词汇。在S企业工作的六年奠定了我的事业基础,形成了我的工作风格。在那段岁月里,我曾写下了无数的文字,包括对内的和对外的。它们是我的工作职责,更是内心最真实的感受。甚至之前从来没有想过会离开它。

  当年我带领的那个部门和企业的创始人一起把S企业推到了全国舆论的风口浪尖,像一群无畏的年轻战士,要在狂风暴雨中长成参天大树,以为冲锋是唯一的选择。

  当有一天我决定离开的时候,这个企业还在,只是生存得有点儿艰难。

  同行的时间太短暂,哥哥已经走到了家庭旅馆附近。他骄傲地告诉我们,这家旅馆的老板娘给他一美金的价格睡地铺,用自己随身带的睡袋。这也是他跑遍东南亚惯用的休息方式。我和大眼妹妹一起张大了嘴巴,很不好意思地把我们“豪华房”的价格打了个六折告诉他。

  “哦,女孩子也很不简单!”韩国欧巴这样夸奖我们思密达。

  告别韩国哥哥后,我和大眼妹妹恍然大悟,是不是睡地铺才能算是穷游呢?

  但迄今为止,我仍认为,穷游是一种态度,不能完全用金钱多少衡量。我不会选择豪华的酒店,但至少住处要安全、干净,可以洗个澡,不能每天臭烘烘地上路,弄得自己心情不佳,旁人也闻着难受。我会和当地人一起坐公交车,一起坐夜车,体验民情,但不一定非要选择在火车上站十几个小时考验自己的意志品质。我会在街边小吃摊吃得满嘴酱汁,用手背擦擦嘴,接着喝口啤酒,也会偶尔选择一家贵一点儿的餐厅点一顿带饭后甜品的特色大餐……

  但韩国哥哥的生活态度是我们向往的。

  想起大四那年去济南看望Z,回程的火车上邻座是个读旅游管理专业刚刚毕业一年的哥哥,他听说我是利用毕业论文空暇时间到济南旅行后,用很肯定的目光告诉我:“有这种态度,以后工作也累不着。”

  可是我还是觉得我被过去六年的工作累着了。脑血管痉挛、颈椎生理曲度变直、腰椎间盘突出、浅表性胃炎都在二十五岁前得过了。而且一年只能春节期间旅行一次,快憋死了。

  虽然工作的充实忙碌和巨大的成就感会让我偶尔忘记这种憋屈,但它依然存在。我依然忘不了大学时代心里默念的在路上的生活态度。

编辑:杨旋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