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六 天赐福女

时间:2014-02-08 10:19   来源:中国台湾网

  “天鹰”的分店——1936年的春天在山东省会所在地开设了。父亲派孙柱去那里管理技术,并让自己的外甥去那里当管家,又从店里派出几名优秀的技术伙计,还从家乡招了一批新人。

  省会乃是全山东省的政治、文化和交通中心,亦是历史文化名城,政府各大部门均设在此地。此时,良仁已经被聘任为省建设厅的总工程师了,瑞芬也一起跟着他去了省会,他们享受将级待遇,厅里配给良仁夫妇一栋小楼,并有专车接送、专人照顾他们的生活。

  父亲把“天鹰”分店建在这里,是一个高明的选择。开张不到半年,这个店就显现出光明的前景。“天鹰”的名声在省会似乎比小城还要响亮,这也是政府的各大部门都设在此地的缘故,买卖十分红火。

  祥涛自有了分店以后,每个月都要去一次省会,那里的管家也是按月来小城交一次账。

  有一天,舜瑶正在客厅与父亲说话,一个伙计告诉父亲,分店来人了,随后,父亲就对她说:“三丫头,去看看你妈那里,有什么事情没有?”舜瑶明白了父亲的意思,她知道,一定是分店来人送钱了。

  省会的店铺,每个月的进账都是现大洋,舜瑶经常听到里面数钱的声音。每当这个时候,大哥必定跟父亲在一起。其实,舜瑶并不在乎父亲支开自己的做法。因为家里的钱是属于男人们的管辖范围,就连母亲都不去看一眼。但是有一点,她非常清楚,每次分店的人走了以后,父亲的脸上都会飘逸起满面的春风,他的大耳朵也会涨得通红。再看大哥祥涛,更是得意洋洋。

  “天鹰”应接不暇的生意让房子变得越来越拥挤不堪。几个女孩子不得不腾出房间,挤在两间屋子里,男孩子们也挤在了一间屋子里睡觉,其余的房间则用来堆放各种原皮,这些皮子从地上一直堆到了屋顶。

  祥涛每个月都要去码头办一次货,他在舜瑶的眼里是个既能干又会交际的大忙人。白天,“天鹰”人来人往,只有到了关门的时候,家里才会安静下来。由此,父亲打算把店铺和居住分开,让妻子有一个更安静的环境去生活。很快,父亲就在离海边仅隔一条街的寺船路上买了一块地,盖起了一座两层小楼,楼上有十间卧室,楼下是客厅,饭厅,厨房,澡堂,卫生间,房屋宽敞明亮,远离嘈杂的安盛路,优雅清静。房子盖成以后,父亲对妻子说:“孩子妈,这里太乱了,住到那边,清静一些,你和孩子们都搬过去吧!”

  母亲执著地对丈夫说:“孩子爸,我就喜欢热闹,听着机器的声音,我睡觉都踏实。我不会离开这里的。”父亲看着妻子顽固的样子,没有再劝她,盖起来的房子就这么一直闲置下来了。

  1935年夏天学校放暑假,祥涛要去上海办一批皮货,他通过朋友在上海为“天鹰”开了一个港口货位,可以从上海的码头进口一些皮货,比只有小城一个码头要多了一个保险。父亲对他说:“涛儿,这次,你带着你三妹去吧!”舜瑶为此高兴得睡不着觉。

  在舜瑶的心里,父亲高大无比,严肃的面孔看上去有些吓人,父亲做的每一件事情,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必须要做到最好,在这一点上,他丝毫不讲情面。舜瑶清楚地记得有一次,她们学着包饺子,父亲看到她们一点一点往饺子皮里放馅,生气地大声教训着:“干什么都要专心,一个饺子只能放一次馅,夹准了再包。”孩子们看着父亲严肃的面孔,吓得直吐舌头。父亲不允许她们反复加减馅,他要求一筷子夹准,不能夹多也不能夹少,饺子的形状还要包得漂亮。

  父亲对皮鞋的要求更高,他绝不让客人的脸上出现一丝不悦的表情,他要求伙计们干活一定要专心致志,不得走斜一个针眼儿。如果走歪了一个针眼,他都会让伙计拆了重新来。他们家的皮鞋就是因为做工精细、经久耐穿,人们才愿意花钱买。

  如此严谨的父亲能够让女儿去大上海见世面,舜瑶猜不出他的用意来。第一次与大哥去上海,她的心情激动而又紧张。祥涛也很高兴此次带着三妹去,他们乘船来到上海后,他的大学同学热情地接待了他们兄妹。

  在上海,舜瑶也有两个同学。她们因喜欢小城的气候和风景,来到小城上中学,假期就回上海。同学见到了舜瑶,高兴得直蹦高,带着她逛城隍庙,去吃各种小吃,她们走遍上海最繁华的街道,舜瑶对那高楼大厦感到很是新奇。可当她看到上海的女孩子穿的旗袍很短,两侧的开口很高,还紧紧地裹在身子上的时候,惊讶地问同学:“怎么这里女孩子穿的旗袍这样短呐?你们穿得却很长?”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