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一章 金融危机,中国有话说

时间:2009-09-25 13:47   来源:中国台湾网

  在世界金融危机阴云的笼罩之下,举世瞩目的G20金融峰会于2009年4月2日在伦敦召开。而就在伦敦峰会召开前夕,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副总理王岐山、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财政部长谢旭人等权威人士密集发表文章或者谈话,阐述中国政府的有关原则立场。

 

  这一次中国采取了主动出击的姿态,此番“不同寻常”的举动,让世界高度关注这些来自东方大国的声音,中国似乎从来没有展现出这样的自信,中国政府正开始努力承担起维护世界经济稳定发展的“大国责任”。

 

  总理一席话为何让美国如此紧张

 

  2009年3月13日,温家宝总理在十一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闭幕记者会上,对中国持有的巨额美元资产的安全性表示担心。

 

  在记者会上,温家宝总理在回答美国记者“您是否担心中国在美国的投资呢”这一提问的时候,温家宝实实在在地回答:“我们把巨额资金借给美国,当然关心我们资产的安全。说句实话,我确实有些担心。因而我想通过你再次重申要求美国保持信用,信守承诺,保证中国资产的安全。”

 

  温家宝一句对借钱给美国“的确有些担心”的话,大大震撼了华盛顿,在华尔街与美国政府引起了不小的反响。

 

  次日,《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的头版头条,以及《洛杉矶时报》的头版第二条都在谈论同一个话题:如果中国不愿再借钱给美国,奥巴马的拯救经济计划将成空中楼阁。

 

  对于中国总理温家宝担心借给美国的巨额资产的安全,美国官方立即作出回应:世界上没有比在美国更安全的投资了。

 

  当天,美国白宫发言人吉布斯回应:“世界上没有比在美国更安全的投资了。”他敦促国会必须尽快通过奥巴马的财政预算案,在4年内将美国财政赤字减少一半,使财政重回可持续支配的正轨,从而表现出美国人“明智花钱、将来不再借更多钱”的承诺,这是对外国投资安全的进一步保证。

 

  同日,奥巴马的首席经济顾问、国家经济会议主席萨默斯也在一场演讲中称,奥巴马已承诺所有外国对美国的投资都会得到“完善的管理”。

 

  3月14日,奥巴马本人又进一步出面释疑,在华盛顿与巴西总统卢拉举行会谈之后的记者招待会上表示:“我不仅仅要告诉中国政府不要担忧,也要告诉其他每一个投资者,你们应该对投资美国抱有绝对的信心。”奥巴马此言被解读为对温家宝总理在两会记者会上对美国外债信用度担忧的保证。显然美国政府的确如媒体观察的那样,不敢轻忽中国的担忧。

 

  对于总理的担忧,国内学者和民众都有同感,美国历来是国家利益至上,所有信誉都将让位给国家利益,这使得美国在考虑利弊的时候,必然要站在自己的一边,而不会替他国着想,更何况由于意识形态不同,中美两个大国在今后必将还有很多较量,其实这种暗中较量从来没有停止过,金融危机造成的美元缩水、财政部欲大量发行美元,都将对中国投资美国国债造成很多的冲击,作为美国最大的债权国,中国债权的风险系数的确令人担忧。

 

  众所周知中国经历了30年的改革开放,积累了巨额贸易盈余,成为了世界最大的外汇储备国。据央行透露,2008年年底,国家外汇储备余额为1.95万亿美元,同比增长27.34%。全年国家外汇储备增加4178亿美元,同比少增441亿美元。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中国当前的外汇储备已经突破了两万亿美元的水平。

 

  如此快速的外汇储备增长,对中国而言已经变成了一个极为棘手的问题,甚至可以说正埋下制约自己经济平稳发展的定时炸弹,必须制定出相应的应对策略。

 

  从美国引爆的全球金融危机,不仅使美国自身经济体系受到巨大打击,而且累及世界各国。事实上,美国的国库债劵已成了中国2万亿美元外汇存底的主要投资管道,而在美国,无论是先前布什的7000亿美元问题资产解困计划及奥巴马的7890亿美元经济刺激计划还是美联储的各种创新信贷机制,都有可能成为未来美国国债价值下跌、美元贬值的动因。这势必造成美国国债的持有人,尤其是在过往低利率时期买入的国债持有人的资产大幅缩水。

 

  但凡深入了解这场金融危机根源的人,就不难理解温家宝总理的担心,金融体制几十年的弊病集中爆发出来,能量非同寻常,起死回生之路更是坎坷艰难。虽然美国政府已经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挽回经济损失,但要取得效果仍然有待时日,中国的担心不但自然而且合理。

 

  温总理直截了当地说出自己的担忧,是一种对国家对人民负责的态度,也可以说是对美国的一种警告。

 

  在温家宝表示了“担心”之后,《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的头版头条,以及《洛杉矶时报》的头版第二条都在谈论同一个话题:如果中国不愿再借钱给美国,奥巴马的拯救经济计划将成空中楼阁。

 

  美国《商业周刊》在题为《中国大笔借贷的后患》评论中称,在美国对人民币汇率和对中国补贴出口表示不满后,温家宝总理选择在两会中外记者会上对美国展开评论,并且“直言不讳”。美国主要依靠中国在其国债上的投资来填补在财政上的大额赤字,而中国也正是借此成为美国最大的债主,随着全球经济的下滑,中国手里攥着的钱正面临巨大威胁。

 

  一些美国知名评论家也借此警告白宫,认为奥巴马政府大规模的经济复苏计划不被看好,伴随而来的将是政府大量的财政赤字,进而使美元表现疲软,威胁到中国的债券投资。温家宝的此次言论正是在对美国发出这样强烈的讯号——如果美元相对于其他货币不断变化的话,那么中国很有可能采取一些必要的应对措施。

 

  在这些专家看来,尽管温总理话语不多,但“火药味十足”。总理的话,暗示了对华盛顿的警告:“不要通过鲁莽支出来使美元贬值。”很显然,白宫不大可能会误解总理的意思,因为美国还要靠北京为其经济刺激计划买单。中国已经是美国的最大债主,美元走弱会削减中国的资产价值。虽然温总理没有明说北京是否要求华盛顿改变政策,但是,经济学家们纷纷表示,总理的话反映出了对美国7800亿美元刺激计划的担忧,因为美元很有可能因此被拽低身价,中国持有的国债亦将贬值。

 

  美国媒体对温家宝为何公开表达中国对美国的投资安全的看法有不少推测。基本上,大家都同意,一个投资人对投资表达关心是十分自然的,但国家领导人对美国国债的安全表示担忧,是极少见的事。美国政府向来认为美国是投资者的天堂,现在听到有人对美国国债这个投资者天堂里最安全的产品表示质疑,其震撼力可想而知。

 

  当然更具想象力的推测,就超出了经济的范畴,有分析家认为这是中国对早前几天中美舰船在南海发生摩擦的一个回应,也有分析家认为,这是中国对即将召开的20国集团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没有给予中国更多的重视而表达不满。

 

  更进一步的,有分析家认为这是中国对美国发出的一个警告,希望美国不要轻易在两国贸易及有关人民币汇率问题上轻举妄动。

 

  此前,奥巴马曾强调:“熬过这段艰难困苦的时期,美国不能单独行动,必须与其它国家协调,以确保我们在美国的措施与海外的强大努力相呼应。”这句话可谓道出了白宫迅速回应温家宝“担心”的原因:美国不能单独行动。

 

  事实上,美国确实无法单独行动,在目前的经济危机之下,美国特别需要中国的支持。联想到希拉里?克林顿访华时关于“同舟共济”和人权问题不能影响中美合作的谈话,以及中美舰船摩擦事件上奥巴马破例高规格对话杨洁篪的行为,白宫在经济“坠下悬崖”(巴菲特语)后,在对中国软硬兼施的套路中,软的身段已经放得很低了。

 

  虽然温家宝并未透露中国政府下一步将如何做,是继续加码持有,还是抛售求现,但美国媒体更关心这个问题。他们认为即使中国不抛售美国国债,但却不愿意继续购买美国国债,奥巴马的救经济计划就可能成为泡影,如果中国对美国失去信心而抛售美国国债,美国的市场将会崩溃。在这种情形之下,中国的投资将几乎丧失功能,而美国的市场也将形同对中国完全关闭。这种两败俱伤的后果,使得中美两国别无选择,只有紧密合作,中国继续投资美国国债,而美国停止对中国的威胁,即保证中国投资的安全。

 

  问题是,中美两国的关系不仅仅是经济问题,还有军事问题及政治问题,哪一个方面出问题,都可能触动经济神经,因为中美经贸关系处于一种恐怖平衡状态,没有哪根神经比其更为敏感了。中国的学者,对中国将其多年增长的储蓄的一半投资在美国国债上表示极为担忧,因为美国如不守信用,就可轻易地将中国多年的辛劳化为泡影。

 

  不过从另一方面看,如果真的到了中国在美国投资泡汤的那一天,美国的以“出口美元换取国内繁荣”的路也就走到了尽头,当美元市场崩溃,没有人再买美国国债的时候,美国这个金元帝国也就日薄西山了。换句话说,到了两败俱伤的地步,中国丧失了三十年的辛劳,而美国却有可能丧失掉国运。美国人,尤其是美国国会,他们能意识到这一点。奥巴马能迅速回应温家宝的担忧,就是意识到了这一点的具体体现。

 

  美中的这种债权债务关系,以及高层的各种评论和忧虑,实际上反映了两国经济前所未有的相互依赖度。最大的经济体和最大的债权国成了利益共同体,必须“其相救也如左右手”。总之,美国战胜这场金融危机,需要中国的支持,中国也必须对投资安全密切关注。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温总理的一席话让美国如此神经紧张了。

编辑:徐维彬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