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入城与反入城

时间:2013-08-05 14:49   来源:中国台湾网

  五口通商后,因经济上的实际损失,向来中外双方相处比较融洽的广东出现极端严重的排外情绪和大规模自发排外运动。他们不仅利用一切机会冲击在广东的外国人,杀害外国人,而且极为坚定地拒绝外国人入城。

  根据《南京条约》第二款规定,五口通商后,中国政府准许英国人连同他们的家眷,寄居在广州、福州、厦门、宁波和上海这五个通商口岸。这是一个纯粹的商业决定,因为中国已经允许五口通商了,允许外国商人常住在这几个口岸照顾常年生意,不再像过去那样每年两次“广交会”了,外国人也就无需去澳门过冬,或动辄回国休假。生意毕竟就是生意。

  条约还规定,英国政府可以在这五个通商口岸派驻领事、管事等官员。他们的职责,主要是照料自己的臣民,遇到什么事情,代表英国政府与中国方面进行交涉。

  这些规定放在今天,根本不值得一提。中国现在与任何国家建交,首先必须解决这些问题,而且是双边互惠,没有人会对这样的互惠提出任何异议,然而在那个时代则不然。清政府在条约签订之后又有一些反悔。

  清政府一些官员认为,根据条约,外国人入住通商口岸是指可以住在“城邑”,并不是指必须或应该住在城里。城邑并不是城里。条约没有给外国人入住城里的权力。

  中方官员盯住的这一点也不能说没有一点道理。因为《南京条约》的英译本把中文本中的“港口”、“城邑”,一律翻译成了CitiesandTowns。这显然有点小问题。

  按照英国人的理解,CitiesandTowns就是指城里,因此英国人按照条约当然有权入住城里,甚至有权在广州任何一个地方居住。换言之,中英两国对条约的这一条规定有理解上的分歧。

  其实,《南京条约》的中英文文本都是英国人提供的。英国人在中文本中将城邑与港口做了区分,港口并不意味着是城邑,城邑并不必然是港口。这也是中国人的通常理解,没有问题。问题在于,英国人在英文本中似乎并不认为这个区别有多大,这或许是英国人的岛国意识决定的。在英国,很重要的港口都是城邑,稍微重要的城邑一定是港口。城邑与港口在英国人的概念中区别不大,因而英国人就没有在中文中作更细致地区分。

  面对这样的差异,中英之间的矛盾是否无法化解,是否必然要重借武力用军事冲突去解决呢?显然不应这样想。道理很简单,如果英国人刻意在文字上耍花样,凭借英国人的实力,他们完全可以在《南京条约》签订时就用一种表达方式,不用“城邑”或“港口”,那么中国在那个时候也必然接受。此一时彼一时,中国一些官员之所以到了这个时候,到木已成舟、米已成饭的时候,还来争这样的细节,主要还是内心深处的不平衡。 

编辑:马小璇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