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书评:一则充盈着诗意和哲理的人性寓言

时间:2013-04-07 14:35   来源:中国台湾网

  无论就出身,人生经历、信仰和一生功业而论,赫连勃勃和鸠摩罗什都不仅毫不沾边,而且完全处于道德信仰的两级:大善与大恶。鸠摩罗什,是一个承传释迦牟尼所创立的佛教教义的僧人、宗教学者和佛典翻译家,对佛典的中国化,以及三论宗、天台宗、成实宗、净土宗的确立作出了决定性的贡献。而赫连勃勃则以匈奴与鲜卑两族的混血生命,信仰复仇,以连绵不已的征战,先后征服了威协铁弗族的东西匈奴,建立了威震北方的大夏国,修筑了统万城,后又南下攻关中,即位灞上,是一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恶魔式的战争之神。这两位年龄相差了37岁的历史人物,却被作家高建群注意到了,并将他们结构在《统万城》这部历史小说中,以巨大而辉煌的想象力,再现了他们各自非凡的人生经历和历史业绩,在遥远的时间和空间背景上,让大善和大恶相望、相交、相撞击,成为一则永恒的历史和人性的寓言。

  早在写《最后一个匈奴》、研究陕北高原“造反”文化和人种血缘时,大夏国——统万城——赫连勃勃这段历史就如闪电一样划过高建群的脑际,并萌发了写这一题材的强烈愿望。后来他接到出版和影视制作单位让他写鸠摩罗什的稿约,又开始了写作的准备和研究,然而可信的历史资料太缺乏了,仅凭想象力很难支撑起一个传奇式宗教人物的艺术大厦。在鸠摩罗什研究中他却发现了历史的另一种形式的巧合,即作为后秦皇帝不惜用几次战争请来的座上宾,与当时投奔后秦的赫连勃勃,曾经同时期在长安生活过,这两个人很可能见过面。于是他产生了将这两个极端的人物融合在一部结构中的奇思异想。这个想法得到了敏锐敬业的太白文艺出版社副总编辑韩霁虹女士的大力肯定和支持。历时五年,经历了一次提前来的老年病的严重考验与拖延,一部善恶同一历史舞台的长篇小说《统万城》终于问世了。

  早从出道那篇享誉文坛的《遥远的白房子》开始,高建群就是中国文坛一位踽踽独行的骑士,我行我素地高举起在当今文坛很不合时宜的理想主义、浪漫主义的大旗,以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诗意盎然的宏大叙事,赋予那怕是凡夫俗子以真命天子般的心灵视野和精神履历,在被科技主义和物质主义所瓦解的崇高的文坛上,将高贵的精神、不屈的意志、伟大抱负与人格尊严融进他笔下的一个个人物形象,使他的小说既有如歌如诗的语言特质,又充盈着大写的人的神秘而高贵的气质。《统万城》可以说是他将爱恨交织的人的欲望生活诗意化、神圣化,将凡俗生活精神化、理想化的人格天赋和文学才能发挥到近乎理想状态的小说文本。

  在精神信仰的意义上,鸠摩罗什是在基督教的耶稣、印度佛教的释迦穆尼之后的又一个学者式的宗教圣徒。而赫连勃勃,却是一个信仰暴力,以征服和杀戮为职业的战神。相同的是,他们都是伟大的成功者。一个的成功在于精神信仰方面,影响当时后世的伟大贡献,一个的成功在于超额完成了部落和家族的期望和荣耀,创立了历史上如电光石火般灿烂的大夏王朝,并留下了当时“徽赫连天”,今天却已成为神秘的文明废墟的统万城。在一般眼中,结论和评价是显而易见的:一个速朽,一个流泽百世。而高建群却抛弃或屏蔽了世俗社会的道德唯一的评价,不仅写出了他们各自不同的人格光辉,而且肯定了他们对中华历史文化、民族文明的杰出贡献,特别是肯定了他们作为大写的“人”的精神价值。“我向大地上遇到的每座坟墓致敬”,(高建群语)表现出的是作者尊重所有人的生命和价值的博大的人道情怀。因为无论是功业显赫的“成功者”,还是老死一隅的“失败者”,都是曾经为妻儿温饱、家族延续的奋斗者。在生命和人的意义上,他们都是平等的。即使那些为了自己的利益和目的而给他人造成痛苦、伤害的人,他们或已经忏悔罪孽,或已经受到惩罚,即使寿终正寝的死也是自然的惩罚。我们致敬的是曾经鲜活的生命,是已经无害的逝去的灵魂。鸠摩罗什死于寿终正寝,赫连勃勃死于他的妻子鲜卑莫愁的报复,已以生命偿还了自己的罪孽,留下的却是属于一个民族的奋斗者曾经创造的辉煌。

编辑:杨旋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