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序歌 走失在历史迷宫中的背影

时间:2013-04-07 14:34   来源:中国台湾网

  哦,可怜的不幸的面色苍白的歌者啊,你走入了一座迷宫——历史的迷宫——距离今天一千六百年的历史迷宫。你试图走出来但是走不出来。你像一匹被关在马厩里的马一样,不管往哪个方向碰,碰到的都是栏杆。

  “带我走出去吧!”你在胡碰乱撞中,试图寻找把你领出这迷宫的人。

  那是一个乱世,中国历史上一个被称为“魏晋南北朝五胡十六国”的乱世。那也许是中国历史上一个最为黑暗、最为动荡的岁月,那同时又是一个张扬激情、张扬个性的岁月。那是中华民族的一个南北大融合时期,正如卡尔·马克思所说:“民族融合有时候是历史前行的一种动力。”那又是这个苦难的东方种族历史大链条中不可或缺的一截。

  在那乱纷纷的时代里,英雄美人列队走过,各种魅力四射的人物纷纷登场。

  不幸的可怜的面色苍白的歌者,他看见了一个人的背影,接着又看到了另一个人的背影。他走上前去问路。

  那第一个背影回过头来,这是一个身披黄金袈裟、深目高鼻、胡貌番相的高僧。“你好呀,僧人,我认出了你,你就是那伟大的智者,被称为大智之华的鸠摩罗什。一千六百年的草绿草黄之后,一千六百年的春凌秋汛之后,你的前额依旧光洁,你的目光依旧睿智。那么,你是在这路口等候我吗?”

  “是的,我在等待,等待一位面色忧郁的行吟歌手,等待一个周旋于历史与现实两个空间、长袖善舞的歌者。我已经等待了一千六百年之久,终于等到了一位能够写我的人。”

  “我——笔力不逮的我,能够胜任吗?”

  “可怜的人,写一部《鸠摩罗什大传》吧!你会写好的!你将因为我而不朽。”

  “我感到自己有些头晕,不过我应承下这件事情。高僧啊,能为我写这部书说几句祝福的话吗?”

  “我送四句偈语给你,它将佑护你一路走过,直到完成这部书。这四句偈语是:  云远天高古道长,沙漠驼铃震四方。晶莹最是天山月,为尔遍照菩提光。”

  “让我试一试吧!”歌者有些惶恐地说。

  当歌者说完这句话,抬眼看时,那位身披黄金袈裟的僧人,已经远远遁去了,消失在迷蒙的远方。而在那迷蒙的远方,一千六百年前的另一个岔路口上,一位面色愁苦的将军在那里站着,正在向他招手。

  歌者认出了那位将军。

  他和鸠摩罗什高僧一样,同样是一个有着一身故事、一身传奇的人。不过鸠摩罗什被称为“大智之华”,这位将军则被称为“大恶之华”。

  歌者走上前去,他说:“我认出了你,王——万王之王,你就是五胡十六国时代的那位显赫人物,匈奴末代大单于赫连勃勃。你那脸上的三道刀痕告诉了我,是你!你那一身朽了的铁衣告诉了我,是你!你身后那些昔日曾辉煌无比、现在已被风沙掩埋、颓败坍塌的统万城告诉了我,是你!”

  “是的,我是伟大的王者赫连勃勃,一个曾经在塞外旷野之上筑过一座匈奴城的赫连勃勃。请问,歌者啊,坊间还在流传着我的故事吗?众口滔滔,以讹传讹,还在到处传诵着我的恶名吗?”

  “是的,不好意思,还在流传着,关于王,关于城,关于那个乱世纷争的时代。不独有传说,还有歌,比如,最近就流传着一首歌,人们把那歌归入流行歌曲!”

  “我也能进入流行歌曲吗?我真想听听那歌是怎么唱的!”

  “那歌得让大男人用女人的假嗓子来唱,我唱不好,不过我可以试一试——

  酒高歌的男儿是北方的狼族。

  人说北方的狼族,

  会在寒风起站在城门外,

  穿着腐朽的铁衣——

  赫连勃勃听了说道:“这说的是我——确实是我!他们看见了我穿着腐朽了的铁衣,像一个孤魂野鬼一样,在我的城——统万城的大门口,拍打门环,扬声叫门的情景!那些传说我不认可,不过,这首歌我认可!”

  歌者说:“我想我有责任,把将军的认可和不认可告诉世界——只要我能走出这个一千六百年前的迷宫!”

  “你能够走出的。这历史的迷宫虽然叫人一头雾水,尽是盘陀路,但是有一个办法,可以走出。你找一个或两个人物吧,靠他们领路,你就能轻易地走出。那历史的景况虽然光怪陆离,但其实是有迹可循的,抓住一两个历史人物,让人物从历史的大事件中穿肠而过,这历史就立刻尽收眼底了,你就能轻易走出了!”

  “那么,请你,尊贵的王者,为我带路吧!”

  “我当然会为你带路。跟着我走吧,这一段历史我走过来了,一个真实的草原英雄——匈奴末代王的故事,也就告诉你了。加上你刚才遇见的鸠摩高僧。匈奴王的故事,高僧的故事,这个时代就基本可以概括了!”

  “那么,王的意思是为赫连勃勃也写一部大传吗?”

  “是的,我已经在这城外游荡了一千六百年,等待一个能写我的人,能将一位真实的草原英雄写出的人从这儿经过。很好,我等来了你——这位行吟歌者!”

  “让我尝试着写吧!我不知道能不能写好。”

  “写吧!可怜的人,写成一部赫连勃勃大传,把一个真实的赫连勃勃告诉世界!把一个为匈奴民族发出天鹅最后一声绝唱的王者告诉世界!”

  “歌者啊,值得写的——你将因为我而不朽!”赫连勃勃最后说。

编辑:杨旋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