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二歌 生在高车上的男丁

时间:2013-04-07 14:33   来源:中国台湾网

  赫连勃勃出生在一辆高车上。他出生的那一刻,这辆高车的两只大轮子正在辚辚滚动。出生在路途上,这是宿命——匈奴人的宿命。这个游牧民族从我们知道它的那个年代起,就是这样风一样地往来无定,云一样地漂泊为家了。

  那是高车。两个奇大无比的大轱辘是用白杨树木做的。吱吱呀呀的车轴,是枣木,或者槐木的,或者青冈木的。轮子之所以如此的巨大,是为了能碾出路程——道路确实是太漫长了。两根长长的辕干,里面往往塞着一匹老马,或者一头长着弯弯犄角的驮牛。然后就是车厢部分了。通常的车厢,只铺着一层薄薄的板子,用来装载物什,使役者翘着屁股坐在辕干上或者骑在马背或牛背上。但是也有另外一种高车,两只夸张的大车轱辘上面,驮起一个小小的篷屋一样的东西,那里面住着老幼妇孺,那是匈奴人移动的家呀!

  从地平线渐次隆起者,是青海的高车;

  从北斗星宫之侧悄然轧过者,是青海的高车;

  而从岁月间摇撼着远去者,仍还是青海的高车呀!

  高车的青海于我是威武的巨人,青海的高车于我是巨人之轶诗!

  瘦瘦的,脸色苍白的,神经质的,留着乱蓬蓬的头发、戴着眼镜的诗人昌耀这样惊呼道。

  从那昌耀的高车上传出一声婴儿的哭声。哭声很响亮,很尖厉。尽管有马蹄的踏踏声,有车轮的辚辚滚动声,但是这婴儿的哭声顽强地盖住了它们,从而让这个世界知道自己来了!

  一个独眼的女萨满从血水中将婴儿捞出。“是个男丁!”她瞅了一眼说。女萨满那只鹰隼般的独眼闪闪发光。她说:“他是逆生的,脚先出来!他首先伸出一只脚,不停地摇晃,好像是在试这世界的水深水浅似的,好像不愿意走出来似的!那脚丫子上的小拇趾头是浑圆的一块,虽然角质还没有变硬,但是那粉红色的指甲盖,是浑圆的一块!”

  女萨满继续说:“需要将这孩子拽出来,慢慢地拽。逆生,不正常出生的人,按照民间的说法,会是一个不安生的人,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哎呀,他露出了小鸡鸡!祝福草原人丁兴旺,百草繁茂!现在,他彻底地出生了,扁平的头颅,粗短的脖子,两颗黑豆颗儿一样的眼珠。哎呀,这样的体型,正适合在马上行走!”

  喋喋不休的女萨满从血水中捞起这个婴儿。她把手伸出车外,看也没看,顺手接过一把业已在牛粪火上烤红消毒过的刀子,顺过刀来轻轻一割,为孩子剪掉脐带。孩子睁开眼睛,在颠簸中努力地瞅了一下这个世界,哇哇地哭起来。

  “你那么地弱小呀!你会长大吗?你能承受住这流离颠沛长途迁徙吗?你会成为一个男人吗?”女萨满感慨地说。

  女萨满叹了一口气,仍旧用这把刀割下自己袍子的一角,熟练地将孩子包起。“告诉主公,孩子降生了,是个男丁!母子平安!”女萨满探出头来,朝窗外随马车一起行走的士兵说道。

  孩子被载在了车上继续行走。他将在这大轱辘高车上长到三岁,然后跃上马背,在马背上又长到七岁,最后在一次满门三百口被杀的重大变故中,只身一人逃出,开始在大河套地面风一样奔走,开始他的事业,他的霸业。

编辑:杨旋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