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翠眉低

时间:2011-12-02 15:33   来源:中国台湾网

  梦江南·怀人·其一 

  人去也,人去凤城西。细雨湿将红袖意,新芜深与翠眉低。蝴蝶最迷离。 

  【翠眉低】 

  情商高的人,视爱情为骨血,一旦失去,便断了生命之源;智商高的人,爱情只是皮毛,没了,难看一阵子,再长出来便又风采依旧。好女人,应该是“情场”上的变色龙,随着情感环境的变化,随时随地,随心所欲地转换情商与智商。 

  一 

  最欣赏勇敢地面对强敌,忠实地对待朋友,真诚地对待爱情的骑士。可惜,“骑士”只是西方土地上的庄稼,中国这块土地上长不出“骑士”这种品种来。一些所谓的“骑士”,只是一些半吊子的“骑士”,他迷惑的对象是对骑士只有半吊子理解的女人。 

  在柳如是的生命中,最最令她痛,却又最最让她爱的陈子龙,就是一个半吊子的“骑士”。他抛橄榄枝,救了她,惹了她,爱了她,却又疏离她,伤了她。 

  说他是个半吊子骑士,是因为明清易代时,他没有像侯方域那样,为一杯羹,而向新主子摇尾乞怜,做没有骨气的男人。 

  提起柳如是,不免要八卦下同为秦淮八艳的李香君,还要将两位风尘佳丽身后的男人,从幕后推到台前品头论足一番。陈子龙为民族而战,最后被捉跳水身亡;而侯方域却为寻求功名利禄,让李香君血溅桃花扇。一个人以死殉国的民族气节是值得称颂的,因此,陈大帅哥要比侯公子更爷们那么一些。但他的人性和人生,却因为他在与陈、柳恋中的不作为行径而打了折扣。因此说,他只是个半吊子骑士。 

  “人去也,人去凤城西。细雨湿将红袖意,新芜深与翠眉低。蝴蝶最迷离。” 

  一年春事,桃花红了谁?一眼回眸,尘缘误了谁?我要离开了。离开你,离开居住的地方,独自去往横云山。虽然依依不舍,但我还是去了,低垂着头,任伤心的泪沾湿了衣袖。 

  柳如是离开陈子龙后,从南楼搬了出来,住进了几社成员、陈子龙好友李雯在横云山的别墅中。但她并没有完全从他的视野里消失,她居住的地方仅仅离松江城不到十公里。 

  纵观历史上众美女直面情变时的表现,我最欣赏的是卓文君。她文可以勇斗大才子司马相如,武可以抛头露面当庐卖酒。关键时刻,她不纠缠,不抱怨,不使用女人三宝——一哭二闹三上吊来撒泼使疯,而是文绉绉地挥笔写下了《白头吟》: 

  皑如山上雪,蛟若云间月。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 

  今日斗酒会,明旦沟水头。躞蹀御沟止,沟水东西流。 

  凄凄复凄凄,嫁娶不须啼。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 

  竹竿何袅袅,鱼尾何徒徒。男儿重意气,何用钱刀为。 

  听说你变心了,我就来和你诀别吧。我不会死缠着你不放的。我的心里,渴盼一个一心一意爱我的男人,我们白头偕老,永不分离。尔后,笔锋一转,她在后面附上了“朱弦断,明镜缺,芳时歇,白头吟,伤离别,努力加餐勿念妾,锦水汤汤,与君永诀!”的决裂之言。她聪明地先告诉他,自己仍爱他,不想失去他,却又尖利地指责他的负心移情,戳破他虚伪尴尬的面具,并表明自己的立场:你如果要分手,我绝不纠缠,甚至可男婚女嫁各不相干。虽然要与你诀别了,我还是很有风度地深深祝福你——多吃些,吃好些,长胖些,千万不要惦记我哟! 

  这首《白头吟》将昏了头的司马相如雷得外焦里嫩。他猛然清醒过来,明白以文君的身家、美貌、才情,再找个条件比他好的,也不无可能。但自己离开她雄厚的财力支持,前途会是金光大道吗?再说了,他也只是想花心,而非离婚的。 

  因此,有了钱就变脸的结巴才子司马相如,在玩了一阵子的情感漂流后,乖乖地回归了。 

  二 

  爱到荼蘼花事了,千般痴恋终成殇。 

  爱,疼疼地来过,只留下一抹忧伤。我触不到你掌心的温度,也握不住稍纵即逝的时光。我只在似水的流年里,将回忆拈成丝,等待,下一个花期。 

  据陈寅恪《柳如是别传》中记载,柳如是的《怀人》,与陈子龙的双调望江南(怀旧)是相呼应之作。 

  思往事,花月下朦胧。玉燕风斜云鬓上,金猊香烬绣屏中,半醉倚轻红。 

  何限恨,消息更悠悠。弱柳三眠春梦杳,远山一角晓眉愁。无计问东流。 

  陈子龙对柳如是并非毫无感情。但明末时分,是儒家思想的天下。陈子龙又是举人老爷的尊贵身份,明末法律规定官员狎妓是犯法的,陈帅哥虽未跻身官场,但与妓女公开同居本也不太光彩。要面子、要仕途的卧子先生,想要在仕途上有所作为,就不能任绯闻八卦满天飞。他知,最明智的选择是——仕途,让女人走开! 

  因此,陈子龙离开柳如是不是偶然,而是必然。但他毕竟是一个社会名流,是杰出青年的代表人物,是一个有良心的男人,始乱终弃这种勾当岂是他能做的?于是,他采取了古往今来男人百试不爽,女人刻骨痛恨的方法——疏离! 

  喜欢泡泡妞、打打牌的风流才子陈子龙,去南楼的次数越来越少,回家的次数陡然增多,渐渐疏离了柳如是。风月场上看惯男人喜新厌旧朝秦暮楚嘴脸的柳如是,岂能不明白陈大帅哥有意抽身了? 

  对于深爱你的女人来说,“疏离”是一把钝刀子,让人除了疼,还是疼,直到痛彻入骨。你可以打她,可以骂她,但不可以疏离她! 

  爱情中,有一条潜规则,谁先提出分手,谁就更有面子。与其被动挨打,不如主动出击。经历了被驱逐出周府、与初恋情人抽刀断琴而断情的柳如是,情感再次风云突变。痛定思痛后,她主动向陈子龙提出了分手。 

  不要求赔偿巨额青春损失费,没有用艳照勒索就能轻松打发掉过期情人,陈子龙当然求之不得。于是,他面容悲凄,从心底使劲往外挤出一些伤感,哽咽着声音答应了柳如是。 

  读着这段记载,我不无小人地猜测,彼时,陈大公子发出的哽咽之声,是否因为嗓子发炎,而非离别? 

  然,国人向来有哀兵必胜的嗜好。对于柳如是的离开,陈子龙心头悬浮着那么一点的歉意。毕竟,她的黯然离去,是因为自己情感不作为所致,他这个青年才俊有些愧疚也在情理之中。一个寂寞的夜晚,卧子诗兴大发,叫了声影怜,无人应答时,方醒悟那红袖添香的佳人已然离去了,心中突然升起一丝失落。就像一个习惯伸手向熟悉的地方拿取茶杯的人,杯子打碎了,可那个拿杯喝茶的动作已经保存了下来,伸手没能触到,心中的失落是难免的。为了抚平这点小惆怅,陈子龙挥笔写下了这首《双调望江南》(怀旧)。 

  陈大帅哥可是松江十大杰出青年,粉丝之多,不亚于当今明星加“V”后的微博,爆棚现象自是必然。《怀旧》像神曲《忐忑》一样,很快就蹿红了整个松江城,自然而然地就传到了女主角柳如是那里。 

  旧事,旧物,旧人。心中牵挂的,也在怀念自己。柳如是哪能不感动得泪水汪汪?为了回报这份情,她一气呵成,提笔写下了三百年来广为传唱的《梦江南?怀人》二十阕。 

  只是,她不知,那人,那情,那景,因那个“怀”字,而变成了水中月,镜中花。 

  芙蓉梦。胭脂泪。夜深沉。 

  良宵独卧,清寂浸骨,万般皆成空呵。

编辑:刘承思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