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Hello, 长白云之乡!

时间:2014-04-09 14:12   来源:中国台湾网

  搭乘机场巴士,司机师傅比划了一个动作,两根食指从嘴角滑到耳根—

  Smile(微笑),这是长白云之乡要教给我的第一个本领吧。

  到了新西兰——长白云之乡,却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感觉。从新加坡到新西兰,这一趟飞了9.5 小时,差不多飞了1 万公里,真的是我有生以来的最高纪录。晚上在印度洋航行,闪亮的星星像是钻石散落在黑丝绒的夜幕上,又继续飞行,看见海岛上星星点点的灯光连成一片。新西兰时间凌晨6 点多,看见海天相接处白亮亮的一条线,太阳就要升起了。再往前飞行,就看见白云低低地浮在空中,从上往下看,就好像是蔚蓝的大海上盛开着大朵大朵的长绒棉。新西兰真是个海岛国家,据说从任何一个地方开车到海边都不会超过半个小时,连奥克兰机场都是建在大海旁边。

  下了飞机,走长长的通道出关,有欢迎的木雕拱门,还有鼓乐,我猜想这些都是毛利文化的标志。新西兰在土著文化的保留方面做得很好,文化、民族的多样性切实能让人感觉得到。这让我想起之前豆瓣上的一篇文章,讲汉办赴国外演出,法国的教授质疑我们的少数民族歌曲都是用普通话来演唱的,怎样体现民族的特色呢?在这一点上,新西兰做得很好,公共标志都是几种语言分别标注的。新西兰机场的Welcome 旁边也有毛利文字的欢迎,这样才能让少数民族真正体会到自己是国家的主人。进得拱门往里,有长长的走廊,两面的墙壁上是各种大幅图片,展示的是新西兰的各种绝佳风景,配以海浪声、鸟叫声、风涛声、流水声,如身临其境般在新西兰的各种美景中穿行一遍,只待日后再按图索骥,一一探访。

  搭了Air city express 前往市区,上车的时候司机师傅说了一句话我没听懂,后来他比划了一个动作,两根食指从嘴角滑到耳根—Smile(微笑)。我想他刚才说我too serious(太严肃)了。 在中国,习惯了大家都冷漠地绷着一张脸,脸部肌肉是很少运动的。2011 年到菲律宾旅游,很开心,所有的人都对我很和善,微笑着说话,以至于笑到我脸部肌肉都有点酸,缺乏锻炼啊!

  可是开心确是真心的。我坐到Queen street(昆街)的尽头,折回去一点去搭乘Onehunga(火车站的站名)的火车。等绿灯的时候我看到有人拖车里放着小艇去码头,应该离下车的地方就一步

  之遥,拖着行李负担太重,明天一定专程来一饱眼福!

  Britomart( 火车站的站名) 的车站是年久弃用的Postoffice(邮政大楼)改建的,顶棚有细腻的雕花和教堂彩色玻璃的装饰,从外表看,是绝对想不到地下是火车站,就好像一脚踏入了《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火车站的照明灯,是顶棚上开的11 个透明天窗,圆锥形的设计仿佛灯罩一般,据说这个象征着新西兰是一个多火山的国家。在后面的旅途中,每遭遇一次地震、火山,总让我想起Britomart 火车站这些圆锥形的照明灯。

  我在便利店买了2 degree(通信公司)的充值卡,拨打200激活,给Viv 发了短信,她居然回复火速来车站接我。见到她和侄女Eron,我放心很多,不用睡大街了,哈哈!

  摘自《脱掉高跟鞋:我在新西兰打工旅行实现66个梦》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