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你有没有分手的那道菜

时间:2014-10-13 13:16   来源:中国台湾网

  文/Jacqueline Yeung

  最近接连收到闺密分手的消息,一个七年,一个四年。

  在二十四五岁的年纪,这事其实并不是特别着急,我指男生。摊上女生,摊上这个动辄讲“剩女”的年代,一段这么长的感情瞬间没了,冲击好像来得尤其迅猛,于是少不了一顿大哭,或者关上房门封闭自己。

  她们在分手后找我倾诉,我们成了抱团取暖的企鹅。我曾经是失恋同盟军的首领,为一段感情傻过、伤过、哭过、闹过,最后从前任那里毕业。现在想起来,伤痛倒是记不清,记住的反而是分手的那一道菜。

  作为被甩的那一个,总有各种理由约对方出来,企图谈谈复合的事情。当年我选择了一家西餐厅,一家在当时算是挺贵的餐厅。他如约而至,面无表情,一开始就注定这次的饭局我是输家。我们都点了黑椒牛扒。他从中学开始就喜欢吃黑椒牛扒。我们吃过很廉价的:一块牛扒煎熟,淋上稀稀的黑椒汁,佯装高级货趾高气扬地在食堂最闪亮的窗口待售。稍稍有业界良心的,会烧浓一点汁,配上一点小菜,校外的快餐店就能做到。再来就是西餐厅里,手持研磨器的服务生亲自为你撒上一些新鲜黑椒粒,仿佛是就餐前的仪式,瞬间提升档次。

  上菜了。很讽刺的是,这家颇负盛名的西餐厅,竟用日式便当盒呈上牛扒,那种滑稽的感觉至今还在我脑海里打转。餐厅贴心地把牛扒切开,你稍稍用力就能扯下送入口中。黑椒下得还算得宜,多一分只会尝到辛辣,掩盖芳香;少一分则糟蹋了牛肉,倒不如随便蘸蘸什么酱将就着吃。心里暗想这些有的没的,只因是对着一位“陌生人”吃饭,不知道要说些什么,而他曾经是你说什么都爱听的人。

  该吃的吃完了,该说的也说完了,我唯独保留一句“不如我们重新来过”没有说。我承认我没有《春光乍泄》里的何宝荣勇敢,我放弃了我的黎耀辉,我只有祝福他“前程似锦”这些泛泛的话。而黑椒牛扒,是我从那之后很久也没有点的一道菜,直到我遇到现在的他。

  面前的一块黑椒牛扒,我大口大口地吃,吃到嘴里,辣是辣,香是香,再也不是掺杂着爱恨情仇却又寡然无味的一块红肉。因为时间是最佳的调味剂。

  摘自《深夜谈吃》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